Waking Mars《火星漫步》评测:圆梦之旅

发表于 2012-03-05 17:25

有人曾说过,喜欢科幻小说的往往是对现实不满的追求完美的人士,谁知道呢?其实科幻迷都是从小而成的,那个年龄根本还不懂现实是否令人满足这个问题,只是可能在不经意间“误撞”上一位大师,不管是儒勒·凡尔纳、艾萨克·阿西莫夫还是道格拉斯·亚当斯或埃德加·赖斯·伯勒斯,他们总是能以其生花妙笔,指引我们进入一个个完全没见过,没听说过,甚至连梦中都未必出现过的,光怪陆离而又引人入胜的奇妙世界,然后你就会义无反顾的爱上它。可惜的事,这样的世界只存在于文字中,不能够直观的感受,后来有了电影,你也只能作壁上观,直到游戏出现,科幻迷才真正得到互动体验的机会。不过,考虑到受众的广泛性,多数厂商推出的产品都是以科幻为“皮”,包裹在里面的实际是动作或射击的老套路,真正的“硬科幻”游戏少之又少,正因为此,Waking Mars《火星漫步》推出前受到科幻迷的高端关注便不足为奇了。

waking mars (1)

如果光看游戏视频,很多玩家的第一眼会觉得看到了《安琪拉之歌》的姊妹篇,甚至会觉得有点山寨,我一度也有些疑惑,直到玩进去后才发现这完全是一种错觉,事实上两部游戏南辕北辙,除了第一印象的些微相似外,没有任何关联。不同于《安琪拉之歌》的诗情画意,《火星漫步》是迄今为止我玩过最“严肃”的游戏之一,从体验上来说,开发商也力求“代入感”,但代入的并不是世界尽头的冷酷仙境,而是一个 “生机盎然”的“真实”的生态环境,仿佛是一种预言,若干年后真的载人登陆火星时,会真的发现如发光念珠般的危险食人生物,动植物一体的荆棘刺虫,长得象章鱼和蜘蛛合体般狰狞却胆小而温顺完全无害的洞穴异形,而这一切,你探索的越深入,就会吸引你更加深入的探索下去……

waking mars (2)

在一些玩家来看,《火星漫步》的画面较为缺乏变化,并不能很出色,但就是这样,如果你还是沿袭地球上的思维你就输了。自从1965年美国“水手四号”发回第一张火星照片开始,人类就知道数百年来,对火星“宜居”的美好憧憬破灭了。虽然星球结构,距太阳距离等指标与地球差不多,但这颗赭红色星球表面却是一片荒芜,沙丘、砾石遍布,大气既稀薄又寒冷,常有尘暴发生,单调、迷蒙的地上部分难免让人心情有点失落,不幸的是,这就是真正的火星。还好一切只是开始,靠自己努力发掘和探寻,才是惊喜的源头。

waking mars (3)

游戏只有三个“人物”,火星实地勘察员Liang(似乎是个沧桑的中国大叔,中国人的学习能力和劲头还是世界公认的),基地联络员Amani,还有就是在深入洞穴通讯断开后伴随Liang的人工智能。贯穿始终的英文对话恐怕会让不少人头痛,但其实游戏上手几乎没什么难度,完全不懂对话内容基本也可以打穿,只是这样会在很大程度上丧失剧情发展和探索所带来的乐趣,其实除了一些生造的科学术语外,对话本身内容比较浅显,有一定英文基础的玩家还是耐心一点,会得到回报的!

waking mars (4)

接到任务,Liang就从基地下到地下深处洞穴中探险了,游戏采用非常友善的指点式触摸操作,玩家点击屏幕中任何地方,Liang身上背着的火箭动力背包就会喷射火焰,向你指点的地方飞去,这基本就是全部操作了。在游戏中,不用担心能源问题,反正大概采用了非常非常先进的科技,随你玩多久,氧气和能源都不会耗光。另外因为是不断向下探索,切记落地前用火箭做一个缓冲,否则自由落体摔下去,人类是吃不消的。

waking mars (5)

深入地下N百米后,Wow,好一片生机盎然的世外桃源!

waking mars (6)

地球上从未见过的神奇生物!你将是那个创造历史的人!它们的习性是什么,特点是什么?对人类有没有威胁?这一切,只有冒着生命危险深入研究才能知道了,对一个科学家来说,这是义不容辞的责任!

waking mars (7)

喜欢酣畅淋漓战斗的玩家可能会失望,《火星漫步》虽然危机四伏,但是一部彻头彻尾的“Peace”作品,没有武器,没有杀戮,而是不断深入的探索,研究,发现。要说游戏有什么过关必须“装备”的话,就是四处搜寻到的火星特有植物的种子,游戏唯一一个参数称为“Biomass”,也就是“生物量”,显示在右上角,体现的是在洞穴中的生物总量乘以每种生物的权重,若生物被消灭,生物量将减少;若生物增加,则生物量增加,只有生物量到达一定的标准,如图中的“门”才会消失,使Liang可以进入下一个洞穴中,而且事关到探索的星级评价和剧情推进,这就是这部游戏的主要玩法。

waking mars (8)

如何增加生物量?最直接的办法是——种树!游戏中最常见也是最重要的“树种”有两类:其一是Halid Zoa,每株可以提供15的生物量,一旦被浇水就会开花结种,这种情况下所带来的生物量达到20,最为关键的是,这种生物开花后,只要人站在旁边一段时间,就可以自动补充损失的生命值,相当棒的植物;另一种叫Hydron Zoa,头次见到会有点怕,像条蛇似的,但其实完全无害,每株可以提供10的生物量,更重要的是它的果实富含水分,几乎是很多地方唯一的水源,可以帮助Halid Zoa开花结果。不过,这树可不是随便种在哪儿都行的,总不能插岩石上吧,绝大部分植物只能种在散落于各处,如下图所示的“Fertile Terrain”也就是较为肥沃的地块,而且每块地只能种一株植物,如果种满了还未达标怎么办?可以用Halid Zoa的种子去喂洞穴异形Phyta,吃一颗种子就能产卵产生新的Phyta,每个5生物量,所以,要尽可能搜集植物的种子,但每种最多带10个,总的来说,植物合理的安排与分布,对玩家而言是一种考验。

waking mars (9)

waking mars (10)

当然,祥和的气氛并不代表没有隐藏着危机,比如,致命的酸液……

waking mars (11)

表面看像仙人掌,却凶猛异常的Prax Zoa,我给它取名为“荆棘刺虫”,只生长且只能生长在荆棘丛中,为啥要培养这么危险的生物?要知道,它的生物量高达40……

waking mars (12)

“鬼斧神工”这句成语用在这里再贴切不过了!

waking mars (13)

上帝啊,这是什么?水!液态水!火星没有液态水的旧观念不攻自破,翻开了历史的新篇章!这是一个可以获得10次诺贝尔奖的重大发现!

waking mars (14)

找不到路了?毕竟是原始岩洞,很多时候要弯下腰来,甚至匍匐前进才行。

waking mars (15)

从这张地图上就能看出火星地下有一个怎样宏大的世界了!

waking mars (16)

从一个岩洞中发出神秘的信号,进到里面发现了……这是太阳系模型么?难道!这火星的地下深处,有——————————————————人?!或许,Liang先生真正的火星探险才刚刚开始……

waking mars (17)

Waking Mars《火星漫步》是一部非常难以下定义的游戏,在一部分玩家眼中,它光怪陆离,丝丝入扣,步步惊心,足以让人废寝忘食,不眠不休的玩下去;在另一部分玩家眼中,它几乎可以把人催眠,甚至玩到烦躁,其中的分水岭,就看你对“科幻”二字的感情。如果你是爱好者,请与我一起,跟随着科幻大师的脚步,跟随着数百年来人们对这颗热情奔放的美丽星球的憧憬,展开一段奥妙无穷的圆梦之旅吧!

4 stars

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