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莉虽然有毒,但是耐不住很萌呀

发表于 2018-02-18 18:05

花黎抱着她的笛子走在临安的街头,小小的个头,再加上脸上脏兮兮的,看起来可怜极了。
磕磕绊绊地走了几步之后,一个踉跄,跌到了一个叫花子旁边。花黎哎呦了一声之后并没有站起来继续走,而是转了身坐在了草席的一角。
破旧的草席是旁边那个叫花子的,叫花子微微抬眼瞥了一眼旁边的小姑娘,正好看到花黎看过来的笑脸,叫花子顿了一顿,复又阖上双眼,不去理会。
花黎看他不理会的样子,全当成是默认,从包袱里拿出了一个破碗,放在了前面。
“啧啧,你看看,自己要饭还要亏待闺女,拿闺女博同情,唉!”有人路过,看到两人并肩坐着,出言感慨,然后朝花黎的碗中放了两个铜板。
叫花子头上的青筋跳了跳。

“小姑娘真可怜呐!”又一个人看着他俩感慨,这次给了花黎五个铜板。
叮当当又一阵的脆响,这次叫花子睁开了眼,在来人开口之前抢先说:“可怜这个姑娘的话就送给你带回家当童养媳吧!管饱就行!”
来人一个惊吓,忙道:“不不不,在下有妻有子,这可不能乱说。”说完就慌乱地跑开了。
“终于见你开口了。”花黎转过她脏兮兮的笑脸,却笑得异常灿烂,“我还以为你不是叫花子,是老僧入定了呢。”
森牧又撇了撇那张笑意妍妍的脸,算作回应。
“以后我们就是邻居了,我叫花黎,你叫什么?”花黎却好似没看见似的,跟他打招呼。
“森牧。”森牧眼都不睁地回。
“你这么高冷是要不到钱的。”花黎一副好心的样子教导,“乞丐就应该有乞丐的样子。”
“不需要。”森牧拒绝,却看到花黎撇着嘴挑着眉,眼神在两个碗间飘忽。很明显,他的碗里一贫如洗,而花黎的碗里却已有半碗的铜板了。
赤裸裸的鄙视。

森牧终于转头看她,脸上尽是不满:“自己跑过来占我地盘,抢我生意,现在还自来熟地要教我一个叫花子怎么要饭?”
花黎抿嘴一缩脖子,停了一下,左手把半碗铜板伸到了森牧的面前:“你不愿意的话,这些都给你吧。”
“啧啧,小姑娘好可怜,没人性啊!”又有路人开口。
森牧忍了。花黎却又将碗向他这边递了递,森牧看了看伸手去接,就在接到碗边的时候,森牧另一只手迅速伸到自己的身后一抓,然后腾空飞起,在空中转了一圈之后落在花黎的面前。
“这就是你接近我的目的?”森牧捏着手中蛇的七寸,挑眉看着她。
“嘿嘿。”花黎笑得一派纯良,“听闻丐帮帮主有神龙护体,百毒不侵,我就想来试试。”
森牧看着她的笑脸,无奈多过无语,却不知该拿这个脸皮厚还卖萌的人怎么办。
甩手将蛇扔还给花黎,森牧将铜板全收到了自己怀里,复又把碗放到花黎面前。
当花黎碗里的铜板又有半碗的时候,花黎又将碗递给了森牧。

上一幕又一次重演。
于是,似乎成了一种默契,花黎给钱森牧任由她放毒。
这么过了几天后,连连失败的花黎转了转眼珠,看了眼已经半碗的铜板,没有给森牧,却放出了袖中的蝎子。
“反正都会给他,晚会儿应该也没问题,这样我就能成功了。”花黎这么想着,忽闻旁边一声闷哼。
花黎猛然扭头,看到了倒在地上的森牧。
这一刻,她心里却没有终于毒到他的喜悦,反而有点慌乱。

“喂!”花黎拍了拍森牧的脸颊,翻了翻他的眼皮,看着他越来越乌紫的嘴唇,总算想起来似的翻出了解药,抖着手要塞到森牧的嘴里。
森牧却是嘴唇紧闭,不管花黎怎么掰都没用。
花黎带了哭腔:“喂,你别死啊,我只是想试试,没想要你的命啊,我一直备着解药呢,你张开嘴吃啊!”
森牧微微转了头,悠悠开口:“吃了才会中毒。”
“你?!”花黎惊讶地轻呼,然后就看到了森牧递到她眼前的蝎子。

翌日,森牧撇了撇旁边的小萝莉:“试也试了,你该走了吧?”
“我学要饭!不行啊?”小萝莉气鼓鼓的样子,森牧忍不住想要捏一捏。
“嗯,可以。”森牧点头,低眼看着花黎勾了勾唇角。

http://app.appgame.com/game/14262262385.html?from=onebo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