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侦探司马懿圣诞特别篇——曹操梦中杀人事件!

发表于 2017-12-26 10:10

公元184年到280间,这段星汉灿烂的的历史被后人称之为三国乱世,多少爱恨情仇、英雄事迹在这百余年间如黄河中的浪花般冒出然后转瞬即逝。无论是新晋历史学家陈寿所著的《三国志》,还是元末明初的小说家罗贯中的长篇章回体历史演义小说《三国演义》中,“挟天子以令诸侯”的一代枭雄曹操和其手下一众名将人物,无疑是令读者印象最为深刻的阵营。

三国演义

发生在曹府的离奇命案

“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就在这天下正一分为三的某一年年末,农历二十三日,这个民间传说灶王爷上天汇报的日子,却冥冥之中和公历的十二月二十四日撞在了一起,导致了一件离奇案件的发生。

这是一个并未在任何史书或小说上提及的天寒地冻的日子,在有着赫赫威名的曹家府上,一大清早起来劳作的仆人在距离曹家家主曹操的卧室只有一步之遥的地方,发现了一具无名尸体。

这发现瞬间传遍了曹家上下——除了还未起身的曹操本人,曹魏军旗下的武将文官纷纷齐聚一堂,想将这事情弄个明白。

“想要知道真相,首先要知道5W1H。”观察过尸体状况,抛出了一个莫名其妙的理论后,刚进曹营未多久的司马懿施施然地坐会了原位。

三国演义

眼见急性子的许诸要拍案而起追问这装腔作势的新人,被誉为曹操麾下第一智将的贾诩接过了话头:“5W1H意思是What\When\Where\Who\Why\How,仲达的意思是发生了什么、什么时候发生的、在哪发生、谁做的、为什么会发生的和事件的进展,不愧是被推举为上计掾的才子,果真是学富五车。”

听闻此言,司马懿微笑点头并未接话,带着眼罩的夏侯淳插话道:“其他的我不清楚,但是就算我瞎了一只眼,也看得出这人明显不就是蜀汉军刘备的得力干将关羽吗?”

“话可不能乱说!云长兄义薄云天,即使意有所图也不会出此下三滥之计谋夜袭曹公,更何况以他高超的武艺,谁有自信能在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毙命他于此地?”和关羽曾出生入死的张辽提出了反对意见。

现场一度陷入胶着,众人对着大堂中央转移过来的无名尸体面面相觑。“不如,让丞相来看看?”一向稳重的曹仁瓮声瓮气的说道。

“万万不可!先别说丞相睡梦之中无人可接近,退一万步说此人真是他大力赏识的关羽,如此良才无声无息暴毙于他房前,你让丞相如何作想?”张辽再次急道,众人纷纷点头应和。(此时,在千里之外的蜀汉军营中,某位正在抚须休整的红脸大汉连着打了几个喷嚏。)

三国演义

关于5W和1H的推理

“我们还是先还原现场吧,毕竟丞相睡醒之后,还是需要一个答案的,仲达兄有什么高见?”曹操帐下成名已久的谋略家郭嘉提议道。

“等的就是你这句。”司马懿心中冷笑一声,沉着冷静的将自己的推理有条不紊的细细推导而出:“首先,这里很明显是发生了凶杀案,这就是第一条W——What;其次,根据某位不愿透露性别的张郃张大人得知,昨晚他睡前‘偶然’路过丞相房门前之时,并没有人员经过的痕迹,可知凶杀案发生在深夜,这也是第二条W——When;其三,根据最先发现尸体的下人处可了解,昨晚下过雪后,今早尸体周边既无来时的脚印,也没其他人离开的痕迹,可见发生地点正是丞相卧室门前,这即是第三条W——Where。”说到这里司马懿顿了顿,大家下意识的看了眼老脸一红的张郃,静待他的下文。

三国演义
不愿透露性别的张郃将军

司马懿收其云淡风轻的语气,严肃道:“接下来就是重点了,这件案子有两个Who,凶手和被害者都是谁?Why——为什么凶手要选择此地将其杀害?最后一个疑点就是How——这件凶杀案是事件的开启还是结束?解决了以上三个问题,真相自然大白。”

“他娘的,不就杀了个人吗,这死的又不是我们自家人,谁做的说出来得了,别影响兄弟几个训练!”对这些“Who”、“When”等生僻词汇绕来绕去,典韦早已不耐烦,忍不住叫嚷起来,看见此景,司马懿眉头一皱。

一时间屋内陷入混乱,众人纷纷互相指责,此时,一名小将来到此地,在司马懿耳边轻言几句后便退下,司马懿听过后细细端详了半刻,拍拍手后再次开口:“先停一停!不知名人士在曹公卧室门前毙亡,此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有一件事情我想请问一下李典将军,听闻今早您那边的队伍收获颇丰,所以急着赶回去?”

九头怪鹿、载具和失踪的主人

被司马懿说破,成为全场焦点后,李典和场上的典韦、许诸等武将交换了下眼神,闷声道:“昨晚由末将的队伍负责守夜,今早有手下来报,说在曹府外发现九头怪鹿和驾具,蹄宽尾短,那鹿角生得繁复异常,虽不见主人,却十分乖巧。我见这大冬天的,就命部下先将怪鹿拖回了营地,准备叫上几位兄弟一起开开荤,大冬天的喝喝酒,吃点肉,大家乐呵乐呵。”

“果真如此?”司马懿再次追问。

“并无虚话,若太尉不信,我可以让部下将怪鹿及驾具一并带过来。”李典说罢,不等司马懿答话,便遣手下前往军营。

待到怪鹿、驾具以及无名尸体均被摆在堂中,众人细细查看之后,荀彧第一位提出了疑惑:“既有坐骑,也有驾具,可见此人是驾驭者的机率很大,但是如此大的驾具上竟空无一物,李将军从何解释?”

李典见此连忙摆手,急道:“这可与我没半点关系,我可是连那几个手下的帐篷都翻个底朝天,毛都没半根!”

“搜!一定要在丞相睡醒之前找到这些东西,万一是火药等危害之物藏在府中,后果无人能担!”在旁沉思了许久的贾诩急忙下令,一群人乱哄哄的开始逐渐搜查。时间逐渐流逝,神秘货物始终没有找到,只剩下曹操的卧室和夫人们的居所还没搜索,站在将后院与正厅隔开的后花园中,众将领一筹莫展。

就在此时,一名雍容大气的女子在下人们的搀扶下走了出来,正是后世被称为武宣卞皇后的曹操妻室之一卞夫人。

三国演义

后院的女人们与神秘货物

“见过诸位将军、军师,怎么今天有雅兴来此地赏花?还是说找妾身或是院内的姐妹们有要紧的事儿?”行过礼后,卞夫人皱眉问道,毕竟后院鲜少如此热闹过。

提出搜查的是贾诩,他只能硬着头皮上前应对。“打扰到夫人们休息,万分抱歉。请问昨夜夫人可有见过眼生的人在这附近走动?再冒昧的问一下,昨晚到曹丞相房中侍寝的,是……”

卞夫人思考半刻,利落道:“昨夜本该轮到王昭仪前往陪同夫君过夜,但晚膳之时夫君说近日政务繁忙,便让王氏自行回房休息了。说到眼生的人倒没见到,奇怪的事倒是有一件,但不知与你们所寻之事有无关联。”

贾诩连忙回复:“夫人请说。”

“今早下人在夫君卧室外的屋角之处发现一个红色大袋子,打开后发现是些大大小小的红绿色方盒,本以为是夫君为臣妾们准备的礼物,便派往院内各个姐妹们的内室了。”

“夫人万万不可!那些可疑的物品可能有危险!请速速回收……”贾诩话音未落,只听后院内传出一声女子的惊呼。

“是王昭仪的声音,快去看看!”贾诩、司马懿等文官情急之下随卞夫人进了内院,一众武将则在后花园面面相觑。

待众人来到王昭仪的卧室,只见会客的桌子上有一个从未见过的盒子,里面伸出半只不断弹跳的鬼脸小丑,四处散落着红色和绿色的彩带和纸屑,王昭仪在一旁轻拍胸口,女仆们则不断安慰。

三国演义

见到众人进来,王昭仪收起惊慌青涩,片刻后便整理好仪容,开口便是一把媚到骨子里去吴侬软语:“见过姐姐,见过各位军师,妾身失礼了,实在是丞相赠予的小玩意过于新奇,拆得急了些,便被吓到了罢。”

司马懿并未理会,走上前去拿起那盒子仔细端详,不时用手摆弄那不断乱斗的小丑。“只是些由懂机关术的技师制造出的小玩意而已,并没有丝毫伤害力,莫不是孔明那家伙出手了?”他出了初步的结论。(就在此时,千里之外的蜀汉营中,某位作羽扇纶巾打扮的军师没忍住打了个喷嚏,正在弹的曲子也因此中断。)

三国演义

众人将夫人们房中的玩意全都收集聚堆放在了议事厅,打开后都是一些从未见过的玩意儿,后院的小孩们玩得爱不释手。无名尸、怪模怪样的鹿、稀奇古怪的物件、无人驾驭的驾具,真相似乎马上要大白,又毫无头绪。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李典急了,问道:“几位军师探讨出结果来了吗?丞相可马上要……”正在此时,服侍曹操的下人们来到议事厅,朗声喊到:“丞相驾到!”真是说曹操曹操到。

“真相只有一个”——名侦探司马懿

曹府议事厅,大堂中间是无名尸体、瞪着大眼的怪鹿、造型奇特的座驾和一堆看不出是啥的玩意儿,曹魏军团的将领文官们齐聚一堂,而正座上,则是不怒自威、却稍显疲惫的曹操。

三国演义

“说说,这是怎么回事儿?”曹操不带感情的问出了堂中大多数人的心中的疑问。

贾诩正要上前,谁知司马懿则抢先一步,不卑不亢的回答:“回丞相所问,这件事的前因后果微臣尚不清楚,但是关于事件真相却大致推理了出来,请容许微臣发表一己薄见。”

见他如此胸有成竹,曹操露出了一丝赞许的神色,点头道:“说。”众人的目光再度聚集到了司马懿的身上,而他也不疾不徐地,将他所认为的真相还原了出来。

“昨晚大雪,李典将军的部队负责守夜巡逻,想必曹府外部必定是守卫深严,从正门后门肯定都无人能躲过他们的视野,但如果那人是用飞的呢?根据这造型古怪的座驾底部可以看出光滑无印,只有白雪的痕迹,泥土印迹十分稀少。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这九头怪鹿身上,他们宽厚的蹄子只有新雪的痕迹,如此巨大繁复的鹿角却没有挂上一点树叶,据士兵所说,它们虽然乖巧,却对喂马的饲料、稻草一概不碰,想必不是寻常之物,很有可能,是从那处地方而来。”说到这,司马懿指了指上方。

三国演义

“昨晚这人应该是驾驭这鹿车来到了曹丞相的屋顶,进入丞相卧室后被熟睡的丞相‘失手’所伤,赶忙原路返回的他伤势过重,只来得及将货物往屋角一丢,让鹿车自行找地方避难后,就失足跌落到了丞相卧室门前,失血过多而亡。”司马懿顿了顿,继续道:“至于丞相今日睡到日上三竿才起来,想必是昨晚被惊醒后,以为砍伤的是‘关羽’,自己曾经惜才放过一马的他居然恩将仇报半夜来袭,才会导致心中不痛快,以至于昨晚无法安眠吧。”

曹操听到这,脸色顿时一黑,沉声道:“并没有此事,只是最近政务繁忙,过于劳累而已。”

司马懿连忙作了个揖,答道:“丞相请仔细再查看此人面目,虽然同样须长过膝,面色潮红,但并非那关羽。”曹操闻言走近前一看,躺在地上的那陌生男子虽有胡须却花白,五官更是和关羽并无半分相似,身材高大却虚胖,是一位年岁偏高的老头,穿着一身少见的红底白边棉袄,头上也戴着一顶有着白边的深红色帽子,显得十分喜庆。

“这,难道是那掌管厨房的‘灶王爷’?按黄历来看,约摸着也是这两天了,但灶王爷不都是来往于厨房的烟囱之间吗?怎么会到丞相的卧室来了?”郭嘉细细观察了一下那老头,推算一番后说道。

三国演义

曹操闻罢说道:“前些日子气温骤降,王美人服侍孤的时候抱怨室内缺一方暖炉,便命工匠在卧室修建了一道烟囱烧煤取暖,既然这人只是不相干的小神,杀了也就杀了罢,来人,拖出去埋了吧!”

但随着一阵寒风从议事厅外“呼~”一声的吹进室内,众人顿时被风雪迷了眼,不禁纷纷闭上眼睛、或用衣袖遮挡。

片刻过后,议事厅再度回归平静,此时现场哪有那红衣老头、怪鹿、驾具和盒子的踪影,只留下白雪融化过后的水迹,还有听似“HO~HO~HO”并逐渐远去的老人浑厚笑声,室内的曹魏众人面面相觑,场面变得鸦雀无声。

“罢了!罢了!想必又是那劳什子左慈的妖术,每年都会来那么几次,切莫对外声张,都散了吧!”因没睡好而犯偏头痛的曹操扶额坐回了主座,心想不如叫上那王美人回房睡个回笼觉,补补精气神。

同一时间,在曹营会议厅的不知多远的高空上,那九头怪鹿正拉着那木车踏空而行,刚才还宛如冻尸的红衣老头似乎刚睡醒地稳稳坐在车中,翻弄着红色的大布袋,喃喃自语数着盒子:“……1189、1190、1191,还好一份都没漏。”说罢拍了拍零头那只怪鹿的头“噢,鲁道夫,我的老伙伴,看来你说的对,这三国还真和游戏里的不太一样,我们还是回去将这些礼物派给那些听话的孩子们吧,启程回2017年!”

三国演义

尾声

随着老头的话音一落,光芒一闪,载着老头的鹿车逐渐消失,只余下铃铛的清脆声响,和一句尚未消失的咒骂“该死的鲁道夫,你把我手机踢下车干嘛,我体力还没刷呢……”

在鹿车消失的同一时间,一个黑色方形物体从空中急速下落,即将坠地摔碎的那一瞬间,一位路过的老头以神妙的手法将它接住。这位鹤发童颜的老头穿着打扮像是一位游方术士,他好奇的点开了那物体,只见上面显现了一幅奇异的画面——一位妖艳不可方物的女子仿佛活过来般望着屏幕外的人,还冒出了话语:“主公~我是左慈,在《全民英杰传》中等着你哦~”

三国演义

“可笑!可笑!世上居然有比那曹操小儿更可笑的事情!”老头见状不能自控地大笑了起来,但笑了片刻后,似乎想到什么好玩的点子,手中拄着的拐杖往地上一敲,赫然变成了画面中的那位妖艳女子。“不知曹丞相见到这幅皮相,又会不会上当呢?”声音未落,女子调转了个方向,发往曹府缓缓走去。

(本文纯属虚构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看了上面似假还真的“圣诞夜曹府凶杀案”,是否对圣诞老人手中的《全民英杰传》有些好奇?这是款采用了国漫画风的三国主题手游,还邀请了国内顶级动漫声优为超过200名武将进行配音,潇洒威武的赵云、神机妙算的诸葛亮、勇猛刚烈的吕布、婀娜貌美的貂蝉……他们“真的”都在游戏中等着你们哦!

三国演义

搜索“任玩堂”或“appgamecom”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每天都有海量热门游戏礼包上架,近期新增《中国惊奇先生》《乱世王者》《啪啪三国》《全民英杰传》《小米枪战》等游戏独家礼包,留下您的评论还有机会赢取精美游戏周边!

renwant2weima

您可能还喜欢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