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台之外的甲级电竞战队 追逐信仰的“老男孩”们

发表于 2017-10-06 18:27

我不喜欢把电竞称作梦想,我称之为‘信仰’,这是一种不够努力就不配拥有的‘信仰’。——K2斯诺氏队长·黄诚成

“虽然我年纪大了,但还是想搏一搏。”面前长相清秀的22岁青年这么对我说道。已经28岁的我握着笔的手抖了一抖,但还是无奈的同意了他的说法,毕竟在电竞圈,22岁确实不小了。

K2斯诺氏战队 宋康

今年22岁的宋康来自江西,他负责的位置是上单,在加入K2斯诺氏战队前,他当过主播、做过快递、还靠着代练陪玩曾经月入上万。“我觉得我这一路都是玩儿过来的,并不是说不努力工作吧,就是比较爱玩。”两年前他只身前往上海,在某直播平台上以“冷瞳”之名成为了一位游戏主播。两年后他还是想走职业比赛这条路,便受黄诚成之邀加入了K2斯诺氏战队,来到战队位于广州番禺的训练基地。

三人,四年,两千公里,一个信仰

和宋康一样,抱有“电竞梦”的“老男孩”还有另外七、八人,他们最远的来自天津,跨越了两千公里来到广州,就为了成为一名真正的电竞职业选手,尽管他们知道,对于现在的《英雄联盟》电竞圈子来说,他们已经年岁偏高了。

K2斯诺氏战队K2斯诺氏战队

在《英雄联盟》刚面世的时候,他们还年少,还只是把游戏当成闲暇时间的消遣,但当他们慢慢地打上了白金、钻石、王者,又看到了WE夺下了IPL5冠军,他们开始觉得,“我也可以”。但是在那个电子竞技行业远没有现在发达的时代,他们的这个念头只能暂时放在心底。

与电竞圈内成名已久的“WE”、“OMG”等一线战队不同,K2斯诺氏战队前身是一个专门参加网吧赛、杯赛的半职业战队。直到在今年的首届LDL英雄联盟发展联赛上,他们获得了出线的机会,成为了广州赛区的五支战队之一,同时也正式从半职业战队转变为职业战队。

K2斯诺氏战队的主心骨,负责打野位置,24岁的队长“官总”黄诚成是战队最早的创始人之一。他从《英雄联盟》封测玩到现在,不仅是老队员的好兄弟,新成员也由他一手招揽而来,而且战队的幕后老板更是和他有着一段不解之缘。

K2斯诺氏战队队长黄诚成

黄诚成现在面临着一个艰难的抉择,已经24岁的他在反应、操作上很多时候已经跟不上队友,而且他还有蒸蒸日上的直播生意需要打理,每天直播7~8小时之后再训练7~8小时的生活逐渐变得不太现实。是退役让位给新人、转战幕后,还是继续自己的电竞信仰?

这个两难的选择让黄诚成仿佛回到了大学军训后的那个国庆假期,当时他在上海和OMG的无状态、灵药等人一起吃饭,在那时就已经开始职业化训练的选手们朝他抛出了橄榄枝。不过在继续学业和进入职业电竞这条路上,他选择了前者,毕竟那个年代没有“电竞选手”,只有“网瘾少年”,无论是黄诚成、还是他的家人,都还没有做好把他的未来都压在这个新兴行业上的准备。

黄诚成并没有放弃,虽然不能将全部精力投入电竞行业,他还是在兼顾学业的同时不断来回天津和贵州,参加当时举办的各种大大小小的网吧赛、杯赛等线下比赛。还因此遇见了陈洋、谭宇健,并将他们招揽进了自己刚成立的战队,这也是K2斯诺氏战队最早的雏形。

他们一起住在黄诚成学校旁边的一间出租房里,当时战队用的电脑、桌椅都是黄诚成省吃俭用存钱低价从网吧老板处买来的。因为当时出租房只有一个房间,架上双层铁架床后,由于床位不够,体型较为壮硕的陈洋甚至要睡在阳台。虽然陈洋是天津本地人,不过为了可以时刻和战队在一起提升技术水平并省下来回奔波的时间,他选择了长期待在这间出租屋。

正是这样一步一脚印的走过来,当黄诚成联系上了广州这边的老板林彬彬,并且挖掘到了这边的种子选手梅鸿辉之后,为了让战队的水平更上一层楼,K2斯诺氏战队跨越两千公里,从天津来到了广州,并顺利从半职业战队打到了职业战队。这不是追梦,这是朝圣,他们踏上的是一段朝着心中信仰修行的旅程。

我不喜欢把电竞称作梦想,我称之为‘信仰’,这是一种不够努力就不配拥有的‘信仰’。”这是队长黄诚成经常勉励自己的一句话。

年龄不代表一切,重点是队伍能走多远

相对于队里其它成员,仅比队长小一岁的江西人谭宇健显得成熟而老道,他戴着大大的黑框眼镜,不训练的时候喜欢缩在椅子里看B站的视频放松,平时兴趣是看英雄主题电影。他是K2斯诺氏战队里的辅助位,喜欢玩风女等法系辅助,而且他还特别喜欢《X战警》里面的暴风女,他认为她在剧情里经常起到力挽强澜、帮助团队取胜的作用。

K2斯诺氏战队谭宇健

谈起年龄,谭宇健有点自嘲地说道:“本来还不怎么觉得,但是前两天去比赛的时候,看到参赛列表上那些95年、97年、98年,甚至还有99年的选手,真的觉得已经不是自己的时代了。”虽然目前他觉得自己还能打下去,但是也承认如果真的到了那一步也不会硬撑,会以其他方式帮助队伍,不过当前的目标还是想看看自己能和队友一步步走到多远。

毕竟这么多年过来了,特别是在现在这个比较浮躁的大环境下,很多和他们一样的半职业战队解散的解散、转型的转型,谭宇健觉得支撑队伍走到这一步的是队长黄诚成。“就算在最艰难的时候,在每年回家过年、人心最散最容易跑路不回来的时刻,他也总是能用自己的行动来带给我们希望,令我们肯死心塌地地跟着他走下去。”

作为队里最早的成员之一,21岁的天津本地人陈洋一度是团队的核心成员,他打的是中单,和队长相遇在一场网吧的线下比赛。在加入了黄诚成的队伍后,陈洋也参与了非常多大大小小的杯赛、网吧赛,甚至在腾讯官网上,还留有他们曾获2014年天津省赛冠军的报道。

K2斯诺氏战队陈洋

在战队最艰难的时候,身为本地人的陈洋宁愿睡在阳台上也要和队伍待在一起,不过这些恶劣的环境并不影响他们这些一心扑在电竞上的人。对他来说黄诚成与其说是队长,倒更像是一名导师,因为在陈洋入队之前队伍的中单正是黄诚成,可以说是黄诚成将陈洋一步步带到了现在的位置。

当提到现在那些比他们年轻的对手,陈洋和老搭档谭宇健的想法一样,觉得年龄暂时没有影响到他们,到了该退的时候就会退。而且年轻人之所以有优势,更多地是因为现在这个良好的电竞背景,如果他们当年也有这样的条件和环境,能达到的水平将远远不止于此。

我们靠着兄弟情走到了现在,目标还是没变,就是想看看三个人可以一起走多远。”虽然队长黄诚成面临退役,而为了丰富战队的战术丰富选择、谭宇健不再是队里的唯一辅助,另外,队里的重心Carry位置也逐渐从陈洋转移到了新入队的ADC身上,但是只要他们还在,初心就不曾改变。

“老男孩”战队的新血液

可能是由于做过两年游戏直播的原因,文章开头提到,年仅22岁的宋康颇为健谈,有一种天生的镜头感,总是以一副小鲜肉的模样称自己“老了老了”。早早进入社会的他在S2赛季末期接触了《英雄联盟》,当时刚从老家来到广州打工,他一有空就跑去网吧玩游戏。

那个时候宋康完全没想到自己会走向职业电竞这条路,不过当他游戏水平逐渐上升,发现代练、陪玩已经比打工收入高,便自己租了个房子一心打游戏。但是在家里人看来,这始终不是一条正道,一度拉着他出门做做小生意,他也不会执着于游戏,只要空闲时间能给他玩玩就行。“我不太在乎收入什么的,整天24小时代练我也受不了,我宁愿每个月挣个几千块,然后日子过得轻松些。”这是宋康当时的想法。

K2斯诺氏战队休息时在楼下逗猫的宋康

不过当机会出现,没有人会错过。两年前,当打到电信一区艾欧尼亚的王者之后,宋康收到当时已经退役从事直播行业的卢本伟邀请来到上海。但是在多支战队的邀请下,他却选择了从事游戏直播。提起当年的选择,宋康笑了笑说道:“当时觉得游戏直播会更轻松些,加入战队就是每天不断的训练了。”

可是在两年后的现在,当K2斯诺氏战队的队长黄诚成对宋康发出邀请之时,他想再搏一搏,可能是觉得时机到了,又可能是心中那股想打比赛的心已经按捺不住了,他毅然放弃了运营得还算不错的直播事业,来到了广州打比赛。虽然宋康说他是一路玩着过来的,但是在他看似轻松的脸庞上,我却看到了一丝孤注一掷的神情。

K2斯诺氏战队从天津千里迢迢来到广州,有一部分原因是为了迁就定居于此的梅鸿辉,19岁的他不仅年纪最小,而且是队伍里实力最高的ADC选手。作为现在队伍里的“大腿”,队员们都对他赞不绝口,特别是以前负责全队Carry的中单陈洋也十分看好梅鸿辉,队伍的重心也逐渐转移到了他身上。

K2斯诺氏战队梅鸿辉

年龄偏小正值黄金时期的梅鸿辉加入战队后不久,K2斯诺氏就顺利出线了今年举办的第一届LDL英雄联盟发展联赛。相对于还带着一丝迷茫的其他成员,他更加自信也好强,当我问道梅鸿辉想要超越或者喜欢的ADC选手之时,他只轻飘飘的答了句“没有”。

电竞之外,他们还是一群追梦少年

如果没有《英雄联盟》、没有电子竞技,他们现在会过着怎样的生活?面对这样的一个假设性的问题,队员们纷纷陷入了沉思。

今年22岁,和梅鸿辉一样来自湖南,目前是替补ADC的任泽鹏想了想后说道:“我可能会成为一名船员吧。”他也是从《英雄联盟》国服内测的时候就开始接触这款游戏,大学时攻读航海专业,但是在《英雄联盟》打上王者,看到有加入战队的希望后,他始终是没有航向那片湛蓝的大海。

K2斯诺氏战队任泽鹏

陈洋闲时喜欢看看动漫、谭宇健对电影情有独钟、从未接触过单反的宋康对摄影有着不一般的迷恋……在训练赛——休息——训练赛的无限循环之外,这群为了电竞这个信仰而奋斗的“老男孩”们,都有着自己的梦想和追求。值得庆幸的是,他们起码抛掉了“网瘾少年”这个不太好听的称呼。

无论是国内还是国际,现在社会对电子竞技的接受程度远超从前,可以说是“最好的时代”;不过当越来越多资本和人员介入这片市场,绯闻频出、比赛失利……这似乎又成了“最坏的时代”。中国队多年再未夺冠,关于“LOL中国队何时雄起”的争论成为了国内《英雄联盟》粉丝们的日常话题,也成为了压在国内职业电竞选手心中越来越重的一块石头。

但是除了那些于一线奋斗,在舞台上挥洒热血,镜头前拼命操作的顶级电竞选手以外,像K2斯诺氏这样的甲级联赛战队来说,他们脑海里想的只有怎样变强。虽然说目前已经出线了LDL,但是他们的目标远不于此,英雄联盟职业联赛LPL、每年一度的英雄联盟世界总决赛才是每一支职业战队的落眼之处。

K2斯诺氏战队

每天凌晨五点,是黄诚成关直播下线休息的时刻,关灯之后他望向窗外,虽然太阳尚未升起,但是天色也已经不再阴暗,逐渐开始泛起了鱼肚白。“不够努力就不配拥有信仰,即使将来有一天我不再参加比赛,也会在其他地方努力,这样,才配得上我们战队所有成员为之奋斗的信仰。”

这是他所想的,也是他正在做的。

K2斯诺氏战队

搜索“任玩堂”或“appgamecom”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每天都有海量热门游戏礼包上架,近期新增《魔法门之英雄无敌:战争纪元》《征途手游》《英雄战歌》《魂斗罗:归来》《封神召唤师》等游戏独家礼包,留下您的评论还有机会赢取精美游戏周边!

differ

您可能还喜欢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