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字有多少种写法?用48小时开发一款有关树的游戏

发表于 2017-06-24 18:32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那么48小时可以做出一款关于“树”的游戏吗?

一棵根基缠绕、枝繁叶茂的大树,以黑白剪影的形式静静漂浮在虚空当中,就是本次CiGA Game Jam2017的主题。在选题揭开后,全国9个城市数千名游戏开发者组成的上百个小组就将以此为中心,耗时48小时爆发出属于他们自己的独立游戏作品。

在暗无天日的泥土深处,一颗种子缓慢生长,数百上千个日日月月过去,它成为了一颗参天大树。大树植根于泥土之中,为路人遮一方烈阳,如果是果树的话,还会结出鲜美的果实。树的枝干可以用于建材、树叶可以化为燃料,浑身是宝却仍默默的站在那里一言不发。

Game Jam
本次Game Jam主题

面对这样一棵在路边常见的大树,有着奇思异想的独立游戏开发者们,会制作出一款怎样的作品呢?在深圳梦空间咖啡馆里,来自华南地区的百名游戏开发者们,将充分利用人生中的48小时,来参悟一棵大树。

值得庆幸的是,我虽然是作为旁观者参加了本次的CiGA Game Jam,在机缘巧合之下却亲身参与到了现场的一个队伍之中,并通过娴熟的“暗中观察”加上“叫外卖”技术,和其他两支队伍产生了不解之缘。

Game Jam

倒计时48小时

一颗种子埋入泥土当中,吸取养分,抱着生命的渴望做着茁壮成长的美梦。

一叶并不障目的“落叶归根”

8号“随机”队由三名在深圳本地上班的年轻人组成,分别是策划阿浩、美术阿清和程序乐阳,都是第一次参加Game Jam。他们的组队方式十分遵循Game Jam的传统,正如队名所述,“随机”队是在现场随机组成的队伍。

身为策划也是队长,阿浩迫不及待的描述了自己的想法。“一棵大树从黑白逐渐转变为代表生命的绿色,玩家的操作并不会影响它的转变,以体现在大自然面前人类的渺小。”阿浩表述得条理清晰、不紧不慢,带着黑框眼镜的他相比游戏人更像一名诗人。

这个提议如果通过了,或许我们可以看到一款颇有诗意的互动游戏作品诞生,不过被小组的其他成员否决了。“游戏性不足,玩家无法参与进去。”这是他们的建议,曲高和寡的作品的确难以受到大众的欢迎。

最后“随机”队决定以“落叶归根”为题材,开发一款冒险解谜向的游戏。主题虽然是大树,但是“随机”队取那片落叶为主角,用外力“风”来推动它的前行,回到长出的那根枝头之处看一眼会议中的那片风景,再彻底回归到泥土中去。壮壮的美术阿清十分理智,“先定好主题,早点回家休息,明早过来赶工,劳逸结合肯定能行!”其余二人也被他带动了气氛,小组间洋溢着自信的氛围,对这群年轻人来说似乎没有失败的可能,他们甚至已经在制定最后展示的场景。

Game Jam 正在分享想法的“随机”队

作品的呈现,程序的努力一样不可或缺,因为他的技术决定了产品最后的效果。程序乐阳有些寡言,更多时候他都是在听阿浩和阿清议论,时而点头时而沉思。可是当他们问道能不能行的时候,他永远是那句回答“可以。”自信而又令人安心。

此外,乐阳还是二人独立团队SunLight Games的成员之一,他们制作了一款名为《英雄与城堡》的闯关游戏,正准备寻找发行上线,在这个关键的时刻,乐阳选择了参加Game Jam来放松自己的心情。虽然坐着的时候显得略微瘦弱,但是合照之时挺直腰背,乐阳是队伍中最高的一人。

Game Jam 左:美术阿清;中:策划阿浩;右:程序乐阳

专攻邪道的亲友团

本届CiGA Game Jam现场的队名千奇百怪,除了“就有这样的操作”队、“求组”队、“原谅战队”等之外,最令我印象深刻的则是占据了二楼大包厢的7号六人队伍“清补凉鸡煲”队。这是一个配置及其完善的队伍,而且彼此间都互相认识,由吉祥物妹子至秦、美术妹子奇露露、音效东桦和老汉等三名程序员组成。

这个名字清奇的吃货队伍以奇露露和至秦为中心,都是朋友拉朋友、同事拉同事,来自迷笛的专业音乐人东桦甚至是美术奇露露的正牌男朋友(猝不及防的一口狗粮,先吃为敬)。不过到了游戏的设计环节,主导权则潜移默化的移交到了老汉身上。老汉虽然外号老汉(对,就是老汉推X的老汉),实际上是一名活力高涨的年轻小伙,他和吉祥物至秦每人承担了一半的策划活儿。

Game Jam清补凉鸡煲队

第一天由于除了老汉外的两名程序员在公司加班没赶到,“清补凉鸡煲”队的成员们先定下了游戏的主基调、玩法和故事背景。当作为主体的那副仿佛X光照射之下的大树露出身影之后,许多队伍都将它当做正能量主角的方向展开,而“清补凉鸡煲”队则反其道而行之。

在他们的游戏设定中,玩家操控的主角是一棵怪异且残忍的“魔树”,它伸出自己那些茂盛的根须,将接近它的人类一位位残忍虐杀,并且吸取他们的鲜血作为自己的养料,一步步变得更加强盛。这是一个血腥的邪道故事,不过恰恰反映了现在被人类污染、破坏的大自然和环境,现实中那些忍无可忍的植物们,真的会开始反攻吗?

有着大侠风范的单人闯关

Game Jam除了可以激发自己的极限潜能之外,还有寻求志同道合伙伴的作用,现场中呼喊组队的吆喝声此起彼伏,不过有些人却偏偏喜欢自己一个人做游戏。9号“HMH”队是现场少有的单人闯关队伍,从策划、美术到程序都由程序员阿豪一人独立承担。

阿豪坐在梦空间靠栏杆的沙发座位,一人一座一电脑就默默开始了自己的游戏创作,颇有古时候大侠那般一人仗剑闯天涯的既视感。不过阿豪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孤高,当我因为认错人而和他搭腔之时,他虽然如同一般的程序员那样不善言辞,还是解释了自己的一些想法:“这次主题虽然是树,但是突出的是根部和树叶,我觉得在资源方面入手应该会比较有趣,不过……”聊了没两句,阿豪的注意力又回到了作品的创作中去。

Game Jam正在休息的阿豪

这只是第一天,在梦空间中,这群热爱游戏的人们正在酝酿、发酵着自己的热情。有的队伍早已集结完毕、兴致勃勃,有的队伍孤军奋战一人闯关,但是他们的目标都是一致的——不负这48小时,做出一份令自己满意的答案。屋外小雨淅淅沥沥的下个不停,屋内仍残留着小半奋斗的队伍,显示屏蓝光映照之下是他们坚定而又自信的眼神。

倒计时36小时

种子开始喷吐出嫩芽,向上攀登之时开始遇见各种困难,它开始思考。

第二天的深圳,雨越下越大,对于植被来说,甘露能助其成长,这个作用似乎也体现在了CiGA Game Jam 2017 的参赛者们身上。不到早上八点,昨晚默默耕耘了小半夜的队伍们陆续回到现场,有的甚至从未离开。树苗要成长必将碰到各种各样的困难,现场的队伍们也同样遇到了障碍。

Game Jam第二天早上,人还比较少的梦空间

“随机”队迎来第3.5人

阿浩由于借来的笔记本电脑过于老旧,运行Unit程序半小时便会准时关闭,我带到现场的电脑成了他的救命稻草。在犹豫了0.01秒之后,我便忍痛将这暗藏500G“学习资料”的宝贝借给了阿浩暂用,由于电脑等于我的半条命,这意味着“随机”队的第3.5名成员正式加入。

为何会用“落叶归根”作为主题?不难想象,这群在深圳这个先进而青春的城市打拼的外乡人们,或多或少都会怀念故乡,被工作逐渐侵蚀占据的日常,回家看看似乎成为了奢侈的享受。落叶终归会化为肥料滋养土地、被土壤深处的树根吸收殆尽,树枝因此得以再次突出新芽,这是一个缓慢且必然的轮回。

制定好了游戏的核心玩法和故事背景,“随机”队的《Fallen Leaf》也正式启动。经过一晚的思考,策划阿浩决定将场景放置在海边的大树底下,美术阿清偏爱金色的黄昏,“因为那正是叶落时分”,落叶想要回到大树的顶部再看一眼那美景,两人的想法一拍即合。

Game Jam

阿清在描绘封面场景、落叶、蚂蚁等游戏内素材,乐阳开始了游戏玩法和功能的设计,阿浩则开始寻找适合的BGM、并且用Unity引擎准备落叶和蚂蚁的动画步骤,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三人的配合也不紧不慢的进行中。

在中午和“随机”队一起吃饭的时候,我才得知,和大部分半路出家的游戏开发者一样,阿浩大学学的是建筑设计,出生湖北的他在北京工作了一段时间之后,随着心里的梦想来到了深圳。“真正想学会游戏设计,从关卡策划入手是最有价值的,因为关卡设计可以说是一个微型的游戏,你弄懂了一个关卡的同时,就学会了一种游戏的玩法。”阿浩这样说道。

阿浩的本职是策划,对程序懂得不太多,所以这次Game Jam在确定好游戏方向之后他就陷入了空档期,这是平时工作时习惯了忙碌的他不能忍受的。这也是为什么他需要借用手提电脑,因为他计划在这次Game Jam期间开始学习Unity,并承担起《Fallen Leaf》的动画部分。

不知是雨季还是其他原因,程序乐阳开始身体不适,频繁往返厕所与座位之间,组内其他成员不禁担心起来,相比作品能否完成,他们更担心乐阳能否坚持到最后。不过在经过这数十小时的配合,阿浩和阿清十分信任自己的这名队友,放心的将后背交给了他,并专注于手头的工作。稍作休息之后,不负期望的乐阳坚持着完成了当天《Fallen Leaf》所必要的游戏功能设计部分。

到了晚上十一点,阿清终于将美术的大部分素材准备完毕,封面图是海岸边一棵茂盛却孤独的的大树,树枝上一条红丝带随风飘摇,在金色夕阳的照耀之下,它和大海另一边的灯塔、树木遥相呼应。在关卡场景中,皱着眉头的落叶静静地躺在地上,它可以看见那片有着和大海一样湛蓝颜色的天空,在生命即将消耗完毕之前,它想回到树顶上自己曾经生长的那根树枝所在的地方。

Game Jam

落叶本身是无法移动的,只有那海风听到它的回应,但是也不足以让它回到树枝上去。在第二天临回家之前,阿浩和阿清再次进行了脑暴,“是要蜂巢、果实还是花朵?”最后他们决定了取“朝花夕拾”之意,自此,场景中就多了一丛有着金黄色花蕊的洁白花朵,它随意地从大树的背后伸出,滴下花蜜吸引蚂蚁移动,并将落叶带往下一关。即使在时间如此紧迫的第二天,阿浩等三人还是选择了回家休息,并约好了第三天一大早回来完成最后的加工。

“鸡煲”团队全员集结,出发!

在有美术的团队里,当决定好主题方向和画风之后,就是美术的地狱开始之时,而在美术和音效齐备的“清补凉鸡煲”队,这对合作无间的拍档在第二天就开始了疯狂爆肝。早早回到现场的东桦带上了专业的器材——电子琴和吉他,并且再次引起了其他队伍的羡慕嫉妒恨。

Game Jam东桦带到现场的乐器

起先我以为东桦本职也是游戏音乐创作者,一番了解之后才知道原来他来自出名的迷笛音乐,不过这位忠实索粉的梦想则是成为一名全职游戏音乐人。“我还有很多需要学习的,也是这次来参加Game Jam的原因之一吧。”说罢东桦带上耳机开始调试乐器,为游戏的配乐做准备。

“奇露露今天下午之前要把人物设计出来,至秦设计游戏关卡,我和等下迟到的那两个家伙实现功能。”虽然团队还没到齐,老汉已经熟练的开始了分配任务。而声称“好吃懒做”的吉祥物至秦也托腮开始了具体玩法的设计,身为半个策划的她其实对游戏懂得不多,毕竟她的本职是市场营销。“不是说好只要负责叫外卖就好了……”她幽怨的盯着奇露露。

长相呆萌的奇露露装作看不到的忙着人物设计,虽然玩法偏黑暗,但是她还是采用了自己擅长的萌系画风,将角色设计成了一名带着暗红色兜帽、眼睛硕大、还有着腮红、留着三七分刘海的不知名生物。“其实一开始想要设计一家五口的,但是有些太残忍了,连如此腹黑的我也杀不下手呀,哈哈哈哈。”(其实只是偷懒而已吧!)

Game Jam还有两名队员没到现场

在两名迟到的程序员赶到后,以食人树杀人为主题的《fertilizers》(又名:扎心了老铁)的进度突飞猛进,在自带的NSwitch上玩着《马里奥赛车》的至秦声称:“晚饭前就能出Demo,程序汉子们说不出不吃饭!”等再次进入他们的驻地之时,才发现他们都忍不住去吃饭了,而Demo却尚无踪影。

在稍晚之后,“清补凉鸡煲”队陷入了胶着的状态,负责程序的老汉也逐渐变得不拘言笑起来,眉头紧皱的在电脑前赶着代码,修改着一些难寻踪迹的Bug,现场气氛变得有些沉重。而忙了一天的东桦则给我试听了他调制出来的BGM和游戏音效,虽然游戏的画面还没看到,但是闭上双眼光听音乐,的确能感觉到那种阴森恐怖之感。

稳健前行的老司机

相对于或焦头烂额或困难重重的其他队伍,单人闯关的阿豪始终一个人默默的靠着沙发进行一个人的游戏开发。窗外是连绵的暴雨,屋内是星罗分布的游戏团队,但他依然一个人静静的往电脑中输入代码,仿佛在书房中独自创作的作者。

由于我错过了“随机”团队的吃饭时间,顺便就来到二楼问问阿豪要不要一起组队喊外卖,他欣然答应了。深圳物价很贵,但是和广州一样,两个人拼团的外卖价格比一个人吃要便宜上一半。或许团队合作也有着各种好处,比如工作量的降低、沟通交流的学习机会等等,但是对阿豪这种“孤独的游戏人”来说或许单人闯关最适合他。

吃过饭后,阿豪给我演示了一下他的作品《Tree Defense》,这是一款以塔防为核心玩法的游戏,玩家通过在一个光秃秃粗壮的树干上建造获取资源的根枝、树叶,攻击来袭虫子的各种果实,来让大树逐渐变得枝繁叶茂。阿豪虽然也是第一次参加线下Game Jam,但是他之前有过两次参加online Game Jam活动Ludum Dare的经验,所以显得有条不紊,并没有出现太多问题。

Game Jam深夜,还有不少人在奋斗

似乎是老天的垂怜,下了一天的暴雨开始逐渐变小。深夜的梦空间中,一些前一晚通宵的队伍已经离开归家休息,为最后一天的爆发养精蓄锐,而咖啡馆二楼却仍然滞留了数个队伍,究竟他们能否打败重重障碍,顺利作出成品?最后的16小时尤其重要。

倒计时8小时

当幼苗逐渐成长,突破土层之后,将迎来蓄势已久的猛烈爆发,阳光就在眼前。

和第二天的漫长不一样,Game Jam的最后一天往往都是争分夺秒的,游戏的成品要在下午四点前上交,因为这样或那样的问题,很多团队都处于崩溃的边缘。昨天从广州赶过来的“拼命玩三郎”是CiGA的负责人之一,他告诉我和也是首次参加Game Jam的媒体妹子Kim:“别看组队的时候都在求美术、求程序,其实一个好的策划非常重要,能决定队伍能走得多远,作品能成为怎样。”

最后关头的证明——我们来过

早上七点,“随机”队的美术阿清就来到了梦空间,程序乐阳和策划阿浩随后也赶到了现场,由于需要提供硬件支持(笔记本电脑),我也第一时间来到他们的桌前。“随机”队昨晚在十二点赶回家休息,经过了充足的睡眠之后,除了乐阳身体还有些不适,整个小组的精神状况都比较好。

不过事情并没有想象中的一帆风顺,随着时间的流逝,围观群众人数越来越多,许多队伍的作品也已经推出试玩版本,邻桌的“树上猫”团队更是开始布置桌面供玩家更方便的试玩。而“随机”队则由于动画和程序方面的一些原因,迟迟未能成功,连一次测试的机会几乎都没有,不过阿浩特别有信心。“虽然还没能调试,不过《Fallen Leaf》百分百能成,我巨有信心!肯定一遍过!”果然,在最后的30分钟,游戏的Demo赶制了出来,我有幸成为了第一个试玩的玩家,并且一次通关,被队伍称为“单身三十年的手速”!(并不值得称赞好吗!)

提交作品后,每支队伍有五分钟的路演时间,在CGJ赛前的演说上,乐逗游戏的负责人Yakumo曾经说过:“游戏的前60秒决定了玩家会不会关闭它。”对于几乎没赶上摆摊试玩的“随机”队来说,五分钟时间能否将游戏完整呈现给现场的观众?我有些担心的看向作为队长即将上台介绍游戏的阿浩,不过他依然自信十足。

Game Jam正在路演的阿浩

路演按照队伍的排列顺序演示,3号和5号队伍都是特邀嘉宾凉屋游戏的选手组成,特别是5号队“S.A.S”的作品《The Patient》以精湛的美工和玩法引得了满堂喝彩。不过阿浩并没有太过紧张,反而在群里安慰着其他小组成员“看我K.O他们!”

在日常交流和制作游戏的过程中,阿浩都给人一种冷静不失气度的感觉,这是他作为游戏策划的一面;在思考创意之时,他又能从事物的各个方面来发掘不同的亮点,更似一个诗人;而当他走上舞台,似乎平时隐藏在他体内的能量都得到了充足的爆发,就像树苗终于突破障壁来到地面、饥渴的享受着阳光的滋养,我仿佛看到了一名天生的演说家。

阿浩首先用四个假如,点明了《Fallen Leaf》的主题“落叶归根”,这颇有诗意的开头,将观众的视线集中了游戏中的那一片萌萌的落叶上去,跟随它开启了一段回到根枝的冒险。“随机”队的《Fallen Leaf》或许不是现场最优秀的作品,但是队长阿浩绝对是现场留给观众印象最为深刻的演说家,他用一次次的游戏失败重来,为我们详解了作品的玩法、机制和想要表达的信息。

虽然最后“随机”队没有获奖,虽然《Fallen Leaf》还有很多瑕疵,不过队里的三人都非常尽兴,或许这就是Game Jam的意义所在吧——有收获、有成长、有经历。正如《Fallen Leaf》最后的画面To Be Continued……所示,“随机”队播种的幼苗并没有就此夭折,而会逐渐茁壮成长。

Game Jam

有遗憾但友情值UP的“鸡煲”队

在早上回到现场之前,我碰见了在室外抽烟的东桦,短暂寒暄之后,才知道原来“清补凉鸡煲”队昨晚全员在梦空间通宵赶工。抖了抖手指的烟灰,东桦无奈的说道:“昨晚弄完音效后就没我什么活了,其实我对于这种偏血腥、恐怖的音乐不太擅长。”

来到二楼他们的据点,6人队伍中的几个人已经横七竖八躺在了沙发上,老汉疲惫的输着代码,喃喃自语道:“这48小时我都做了啥……”眼皮在打架的至秦则演示了他们忙了一夜才出来的《扎心了老铁》DEMO。

Game Jam

在阴森恐怖的BGM衬托下,一群带着红帽的小人在晦暗的树林中探险,唯一的光源则从他们手中的手电筒发出,玩家用鼠标点击就可以使用荒树的根基悄无声息的扎入小人身体,瞬间将他的养分吸干。在8*8的格子中,六个小人不断的来回走动,如果在被手电筒光芒的时候吸取小人游戏就会失败,荒树就会陷入被砍伐的命运。

虽然故事的主角只有一个带红帽子萌萌的小萝莉,但是奇露露还是设计了非常详尽的美术素材,从背景吊挂着许多萝莉尸体的灰暗荒树、到小萝莉手中的手电筒都仔细雕琢成型,她甚至还给这次的团队设计了一个活灵活现的“清补凉鸡煲”Logo。

Game Jam

关于这次的Game Jam,至秦表示由于整个团队都是第一次参加,时间分配得很不合理,很多原先预想《扎心了老铁》的功能都来不及实现。“这次活动给我最深的体会则是,想要进入游戏行业,必须要有一副倍儿棒的身体!熬夜实在是受不了了,简直是神游48小时。”由于整晚熬夜太辛苦,赶上了路演之后,“清补凉鸡煲”队早早的就各自回家休息了。

随性而至却收获意外之喜

最后一天晚上,许多在2楼的队伍都选择了熬夜赶工,单人闯关的阿豪也不例外。当我清晨来到梦空间时,他还保持着和昨晚离开之时的姿势默默耕耘,其实这三天来阿豪的姿势也没有太大的变化,就如本次Game Jam主题的那颗大树,静静的生长。

早在摆摊试玩环节之前,阿豪的《Tree Defense》就已经调试完毕,在他的指点之下我尝试了该作,并亲身体验到了其中精妙。看上去只是简单的像素画风塔防游戏,不过却暗藏着许多有趣的元素,比如树枝建立在树干之上,是创造绿叶和果实生长的场所,建立在泥土之中则是蓄水的树根。又比如果实的分为黄、蓝、红的防御性炮塔果实射出的弹药根据颜色有着不同的对应效果,而怎样才能最大化的防御从地底、天空袭来的各式虫子,则十分考验玩家对于树枝建造的策略性布局。

Game Jam

在路演环节,阿豪也是如平常一般,一边演示游戏、一边有条不紊的向观众们介绍《Tree Defense》的玩法、系统和各种设定,如他说设想的一样,这是一款较为完整、耐玩性比较高的作品。出乎许多人意料的是,就是这样一款画面略微粗糙、由单人制作的游戏反而获得了当届的三项人气奖之一。

或许是由于《Tree Defense》有着较高的完成度,或许因为这是一款上手简单、易于沉迷的塔防游戏,又或许在48小时内、阿豪不仅在游戏相对完整的前提下还加入了隐藏关卡,总之这款黑马作品获得了在场观众们的喜爱。但是对于本职位程序员阿豪来说,这次Game Jam更像一场游戏,他本来就是抱着玩一下的心态而来。

Game Jam

谈到这一次的Game Jam,阿豪觉得氛围非常好,如果下一次再碰上了,“心情好可能会再来参加,随性而行吧。”而关于《Tree Defense》,阿豪给自己的作品打了85分,“有些遗憾没有加入帮助界面,也没有加入拆除树枝的功能,不过反而令游戏玩法更有趣了。”他自称是一名“略懂一点点美术、想做游戏设计的程序员”。

梦想的种子将随风播种

48小时过去了,被拼命玩三郎称为“参加的有史以来游戏作品品质最好的”CiGA Game Jam2017深圳站拉下帷幕,包括获奖小组在内的25个小组、百余名游戏热爱者用自己的才华和汗水,种出了属于他们自己的青葱树苗。他们有的在小组中收获了友情、有的在作品中摘取了灵感,最难能可贵的是,这短短的48小时极限游戏开发模拟了一款游戏从创作到营销的一系列过程。

Game Jam本次Game Jam全体参赛者合影

本次CiGA Game Jam2017以树为主题,吸引了全国九个城市、千余名游戏开发者围绕着这个中心创造了上百款各具特色的作品。在深圳站梦空间的这48小时里,我发现游戏是离不开“人”的,无论是制作游戏的人、游戏中的人、还是玩游戏的人。通过树与人之间的沟通串联,这些作品顿时变得鲜活了起来。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在这48小时里,我切身见证了这些有关“树”的游戏破土而出。而在之后的更多个48秒、48分、48小时、48天乃至48月、48年,也会有更多的游戏热爱者在这次盛宴的影响下,浇灌出更多名为“独立游戏”的参天大树,汇集成一片生机昂然的生命丛林。(更多CiGA Game Jam 2017 的参赛作品,请点击这里查看下载。)

搜索“任玩堂”或“appgamecom”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每天都有海量热门游戏礼包上架,留下您的评论还有机会赢取精美游戏周边!

differ

您可能还喜欢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