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善良的凶手和守法的叛徒相遇时,我感觉整个世界都扭曲了

发表于 2017-05-21 10:00

俗语云,天下武功出少林,万物繁盛皆有始,连宇宙都是从某个点爆发而来的,我们游戏业的繁盛自然也是如此。

今天我们要谈谈游戏史里一个重要的分支:RPG,也是笔者最喜欢的类型之一。为什么包括我在内世界上有这么多的人喜欢RPG呢?简单点来说你可以在这里尝试你没有过甚至永远不可能有的生活。比如这样:

bb78952bd40735fa1d0bad069e510fb30e240872

又比如这样:

timg (1)

西方奇幻文学,无疑是RPG的骨架所在,那些远古的历史,神话,被写入书本,被搬上舞台,再被无数代人传诵。然后被制作成游戏,进入我们的电脑手机游戏机。

RPG的鼻祖被认为是出现是一款桌上角色扮演游戏(TRPG )——龙与地下城(D&D),这个游戏在1970年横空出世的时候惊艳了世人,游戏的世界观之广阔,规则之深奥,逻辑之完善,让那个时代的玩家们仿佛看到了另一个世界投射过来的曙光。这款游戏的便是从西方奇幻文学的版图上构建而来,其中某些规则与设定,甚至成为了后来RPG游戏通用的铁打般的规则,而游戏的著名的衍生物“九大阵营 ”划分,其影响则远超出了游戏圈,甚至成为后来影视与文学作品角色塑造的一个模板,其地位犹如12星座之于占星学,9型人格之于心理学。

timg (2)D&D的标识物品20面骰

在我们看过的所有影视作品,小说,玩过的游戏里,但凡出现的角色,几乎都可以套入DND的“九大阵营”划分里。虽然有人认为这和“用星座血型划分性格”一样是个伪科学,不过是巴纳姆效应之类的东西作怪。然而,笔者还真可以把自己印象深刻的角色一个个地代入到这个框架里。很难说这是某些作者有意为之,然而,“九大阵营”的划分显然不是作者脑袋一拍想出来的东西,它的适用性如此之广,让我不得不认为它反映了某种我们文化里的集体无意识。现在姑且让我盘点一下那些在影视游戏史里出现过的某些耀眼角色,让看官们看看,这个体系,这些故事,到底在告诉我们什么。

DND“九大阵营”分纵横两个坐标,其中一个坐标为“秩序度”,另一个坐标为“善意度”,下图作为参考。

863b881001e93901e73a0eaa79ec54e737d19649

“请叫我正义的大朋友”— 守序善良

守序善良这个分类的角色集合了人们对英雄,伟人的所有幻想。守序善良相信法律和公正,并认为有一个高尚的权力机构有利于社会的发展与民众更好的生活,因此他们会以此为目标努力。这个属性的人忠诚,爱护生命,尊重秩序,倾向于遵从规则和教条行动,并总是尽可能为多数人带来更多的福利。这个阵营的典型便是西方文学中经常出现的圣骑士。在近代文学中,这类型的光正伟全的人物作为故事主角的例子很多,可谓古典英雄主义的核心代表所在。小时候我们常说过,又或者常常听别人说要成为正义的小伙伴,守序善良,便是正义小伙伴进入成熟期的形态。

我眼中的代表人物:《超人》系列——超人

timg (9)

超人可以说是美漫黄金时代当之无愧的开拓者,也是超级英雄里最具代表性的人物。超人出生在经济危机尚未消退,战争阴云笼罩的时代,那个时候的美国人需要一个代表正义,真理和美国精神的英雄,就这样,这个披着披风,穿着蓝色紧身衣的男人出现了。作为一个外星人,作者顺利成章地往他身上添加了无数超能力——眼部激光,飞行,力大无穷,超级防御等等。这些能力越来越强,到了白银时期的超人,已经强到不能把“人”字挂在他身后了——能超光速飞行,能推动地球,连克星氪石都分分钟吃给你看,甚至有人戏言就算地球爆炸宇宙毁灭,白银时期的超人都能给你捏个新的出来。后来,超人那些强大到离谱的能力虽然被作者砍去了不少,但依然是美漫最强英雄之一。超人系列系列漫画连载70多年,期间能力设定角色性格不断变化,然而有一点从未改变,就是超人永远是那个善良的老好人,人类的保护者,正义和真理的象征。

哦顺便说一句,这个近乎无敌的超人被蝙蝠侠胖揍过,别问我蝙蝠侠是怎么做到的我不知道。

“对不起,我只想做个好人”——中立善良

中立善良在DND守则里被定义为“施恩者”,一听这个词就容易让人联想起牧师,护士,还有忽悠你的大地母亲之类的角色。一般来说中立善良的角色不会轻易投入一个阵营,除非他确认投身于某个阵营能实现自己的理想。施恩者凭自己的良知行事,他们不厌恶或者抗拒规则,但在行善过程中如果触犯了规矩或者戒律,他们也不会有过大的心理斗争。他们通常会认为平衡是非常重要的,过度的秩序或者混乱都无助于事物到达最善的境界,因此他们一般对他人的错误或迫于无奈的恶行有着较高的宽容度。如果他们认为保护规则事情可以往好的方面发展,他们便会成为规则的守护者;反之若他们认为规则已经无助于事情变得更好,他们就会成为推翻规则的改革者。

我眼中的代表角色:《蝙蝠侠》系列——戈登警长

timg (5)

戈登警长作为蝙蝠侠系列里最重要的配角之一,一直在笔者心目中占有重要的位置——最初的戈登只是哥谭市里一个小小的警官,没有高官手握风云的权力,没有蝙蝠侠惊人的战斗力与财力,但这样一个小人物依然在已经黑到骨子里的哥谭市坚持着自己的理想。戈登在刚抵达哥谭市的时候还是个 坚信正义,相信法律是颠朴不破的唯一的热血青年,然而在见识了哥谭市强大的黑暗势力之后,戈登相信单纯依靠法律已经无法拯救哥谭,于是他成为了蝙蝠侠的坚定盟友,成为蝙蝠侠与光明世界的中间人。他是哥谭市的第一道正义之光,他的存在之于哥谭市甚至可能比蝙蝠侠的意义更大。

“很多年前一个警官把他的大衣披到一个失去父母的孩子身上,他不知道,那天他拯救了这个孩子的世界。”——布鲁斯·韦恩

“要么作为英雄而死,要么苟活到目睹自己被逼成恶棍 ”——混乱善良

混乱善良,是现代叙事艺术作品里出现得最多,最常成为主角,最受欢迎的的阵营之一。他们多数有强烈的个性,或自由奔放,或深沉忧郁,不服从权威,不屈于邪恶,坚持自己的信念并为此战斗到最后。从梁山好汉到金庸笔下的江湖侠士,从罗宾汉到《守望者》里的罗夏,现代文学里采用这类型的人物作为主角的例子非常多。近代自由主义的兴起,令到古典英雄主义的代表阵营“守序善良”在不受规则束缚的“混乱善良”面前黯然失色——比起满脑教条主义的正义骑士,似乎自由不羁的侠客更来的真实,更能引起观众的共鸣。

我眼中的代表人物:《黑暗骑士》系列——蝙蝠侠

timg (6)

布鲁斯韦恩在年幼时目睹双亲被劫犯杀害,因而形成了巨大的心理创伤。这让他和《守望者》里的罗夏一样,对犯罪有一种近乎偏执的憎恨。哪怕在游历世界成为一个一流的武术家之后,父母被杀的一幕还常常在他的梦中反复出现。这种憎恨和愤怒驱使韦恩穿上蝙蝠衣走上街头打击犯罪。蝙蝠侠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一个英雄,除了绝不杀人的准则以外,他认为自己与哥谭的其他罪犯没有本质上的区别。在所有超级英雄作品里,蝙蝠侠可以说是其中最纯粹的一个英雄——他不在乎名声,不稀罕财富,真身不为人知,在诺兰的《黑暗骑士》系列第二部中,他甚至为了留给哥谭市民众一个希望而背负了杀害“光明骑士”哈维·登特的罪名,成为被全城通缉的罪犯。尽管内心中充满了对罪恶的憎恨和复仇的冲动,他依然用冰冷的理智克制住了自己,并为内心的正义而付出所有,成为恐惧的化身去净化哥谭市的罪恶。

“说起来,你的能力是啥?不会飞?”
“不会。”
“超级力量?”
“没有。”
“等一下,你该不会只是个穿着蝙蝠装的普通人吧?你tm在逗我?!”

“这是命令,命令,识得唔识得啊? ”——守秩中立

守序中立意味着处于这个阵营的人物比起善恶,更注重秩序。相信权威,服从纪律,而不去质疑权威与纪律的正确性就是这个类型最大的特点。一般来说,这种螺丝钉式的角色很少作为主角出现在故事里,缺乏个性让他们没有太多吸引他人的魅力。在现实中,这类人物多会在纪律严明的军队,或者法律系统中中出现,一般来说,他们会是一个好的审判者,好士兵,绝佳的执行者。但善恶观薄弱的属性也导致他们比善良或者邪恶阵营容易被权威利用,前一分钟,他们可以是依法行事铁面无私的包青天,可以是服从命令救死扶伤的烈士;下一分钟可能就会变成国家机器迫害民众的帮凶,对敌军展开大屠杀的士兵。据说二战结束后,不少轴心国的士兵是这样为自己的屠杀行为辩护的——这都是上级的命令。有不少证据表示,这些在战场杀人如麻的士兵,在生活中有不少是一个生活习惯良好的好丈夫与好父亲——我不抽烟不喝酒不纹身不不说脏话,不就服从上级命令杀了几个人而已嘛,你们为什么审判我?

timg (7)

佐井在火影中期以间谍进入第七班,原本是一个只会服从暗部命令的情感木头人,基本是团藏让干啥就干啥。后来被鸣人嘴遁感化,成了第七班鸣人的小伙伴,然而依然不擅长情感表达,这导致了直到火影结束我都不太能回忆起这个半面瘫角色有过什么戏份——除了被鸣人嘴遁哭了那几个片段以外,他的存在难道不是为了卖腐?

“有时候,我宁愿做一块石头,但有时候也有人把我称神”——绝对中立

一般影视作品,小说,游戏里,很少出现绝对中立的角色作为主角,因为这类型的角色往往没有什么立场,这就导致如果采用了这样的角色,故事可能就讲不下去了。而且就算如同“辐射”,“上古卷轴”这类开放性题材的游戏会把主角设置为没有立场,没有身份的人物,但随着故事推进,玩家几乎还是必须要做出阵营选择。因此我实在是想不到任何一个绝对中立的重要角色。在一个故事里成为绝对中立,意昧着基本不和任何人发生冲突,这大概只有卖道具的NPC和少林寺扫地僧这类神秘角色才能符合设定了。

我眼中的代表角色:《魔兽世界》——月神艾露恩

timg (8)

艾露恩是艾泽拉斯世界里最强大的不朽者,也是真神之一。有些人甚至认为她就是艾泽拉斯世界的宇宙本身。艾露恩从来不参与任何种族之间的斗争,一心维护艾泽拉斯各物种的繁衍与生息。按照暴雪的设定,艾露恩完全没有破坏和毁灭的能力,所以连对抗燃烧军团也是做不到的,在《魔兽世界》里艾露恩是很多种族所信仰的神灵,但从来没有人见过她的真身。唯一一次有关于艾露恩干涉物质世界的记录,是在上古之战——艾露恩为自己最忠诚的信徒,泰兰德·语风挡住了来自燃烧军团阿克蒙德的致命一击。

“我只是情绪多变,却总有人把我当疯子——混乱中立”

和所有混乱属性的角色一样,混乱中立同样不喜欢规则,但是不同于善良与邪恶阵营,这个属性的人的行为不由善恶导向——他们一般不会挺身而出维护正义,也一般不会以折磨他们人为乐。这也导致了这个阵营的人行动的不可预测性。他们随性行事,今天看你爽和你把酒言欢,明天看你不爽就可能就赏你一刀。他们的行事尊则是自己的内心,变幻莫测。在故事中出现的带有这个阵营属性的角色,一般亦正亦邪,又或者根本没有人说得清他究竟是正是邪。

我眼中的代表人物:《冰与火之歌》——“猎狗”桑铎·克里冈

image027_S

少年时由于偷了兄长格雷果·克里冈的玩具被按入火盆毁容,从此埋下对火的恐惧与对兄长的刻骨仇恨。猎狗既不喜欢童话般的的骑士道,也厌恶现实中丑恶的骑士,他有着自己的行事原则,同时也很容易因为愤怒动刀杀人。前期遇到史塔克家族幸存的女儿,被通缉的艾莉亚·史塔克之时还决意要把她带给皇帝换赏金,后来在旅途中和艾莉亚之间产生了微妙的感情因而改变念头。外貌虽然恐怖吓人,但内心有着柔情纤细的一面。在电视剧后期,猎狗似乎已经放下屠刀去尝试成为一个普通人,然而他所在的营地最终还是遭受了无旗兄弟会的洗劫,朋友和其他伙伴全部惨遭毒手。陷入极度愤怒的猎狗又再拿起斧头,一个人砍翻了整个无旗兄弟会。

“从此我将立于天上”——守序邪恶

无论是游戏,小说,电影,守序邪恶阵营都是最常被塑造成幕后大BOSS的阵营。顾名思义,守序邪恶阵营的人一般有一套自己的行动准则,并且他们总是倾向有计划,有系统地作恶,因此成功率极高。一般来说 ,他们不会以无法无天地犯罪为乐,这让他们比起恶棍流氓显得有魅力一点。。在守序邪恶的集团里一般都是纪律严明,等级分明的, 他们重视传统、忠诚与纪律,但不在乎自由、尊严与生命的价值,力量与权力是他们最大的信仰,犯罪虽然不是目的,但为了达成目的话,再恶劣的犯罪对他们来说都只是不足挂齿的小事。

我眼中的代表人物:《死神》—— 蓝染惣右介

6b87d009b3de9c823feb76cc6a81800a1bd843c3

在不少漫友眼中,《死神》这部漫画应该在蓝染被打败就结束了。并不是说作者能力不足导致之后的内容都像画蛇添足,而是蓝染这个角色塑造得实在太成功,以至后面的反派看上去都想玩过家家的小孩一样。蓝染最初作为一个裴勇俊式温文雅儒的五番队队长登场,精湛的演技几乎骗过了尸魂界几乎所有人。而当他一切计划达成后,表露身份一手抓出一个新发型的神奇技巧,也让无数后人慕拜学习。蓝染智商情商极高,为了得到超越尸魂界的实力机关算尽不择手段,最后被一护开挂打败后被中央四十六室审判之时,还极尽奚落与嘲讽之嘴技。而一护对蓝染“期待失去力量”的解读,也让这个角色染上孤独与悲伤的气息。在对反派的塑造上,蓝染在我眼中属于当之无愧的王者行列。

“快进来,在火炉旁找个妹子随便做。”——中立邪恶

中立邪恶这个阵营有点悲哀,在各类文艺作品中,几乎没怎么出现过以这个阵营作为主角的故事,甚至反派主角也没有太多他们的戏份。因为这个阵营的属性实在有点龌蹉:自私和利己是他们人生的最大目标,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没有什么是不可以做的。而且行恶手段不高明,犯罪行径不优雅,浑身都散发着失败者和小人的气息。比起守序邪恶,他们并没有什么道义,原则可言;相比起混乱邪恶,他们的犯罪又缺乏了一点“品位”:好色就去强奸,要钱就去打劫,心情不爽了去杀个人娱乐,说谎卖队友那是分分钟的事。这个阵营的人可能相互之间都不信任,不认可,外人就更不会觉得这个阵营有什么魅力可言了,也许“无拘无束”能算一个?

我眼中的代表人物:《X战警》系列——魔形女

134732728

魔形女在X战警系列里身手高超,心狠手辣,在X战警里魔形女整个的故事就是一个背叛与卖队友的故事——没有谁她是不能变的,没有谁她是不能卖的,为了达到目的她可以变成任何人,撒任何谎,做任何事。虽然她是个同性恋,但她可以毫无节操地变成男人和女人H,变成GAY佬和男人H,说不定还能变成椅子和柜子H。幼年的悲惨生活让她不相信任何人,魔形女唯一真心相待的两人一个是养女“罗刹”,一个是爱人“命运”,然而两人最终都未能与她长相厮守。

“有些人,他们不想要什么金钱,不稀罕什么地位,他们只想看到这个世界轰轰燃烧。”——混乱邪恶

如果有一个阵营是百分之一百恶魔的化身,那就是他们——混乱邪恶。混乱邪恶阵营天生喜欢冲突,憎恨秩序,他们肆无忌惮地犯罪的原因,并不是想利用犯罪来获得金钱和地位,而是热爱犯罪本身。他们不珍惜任何人的生命和尊严,甚至不珍惜自己的。他们大多数时候都没有详细的犯罪计划,甚至没有什么明确的目的,有人说他们就像一群疯狗,就算追上了目标也不知道拿它来干什么,然而这也是他们最可怕的地方——他们的恶是纯粹的,这种纯粹让他们的破坏力极大,他们不会害怕,不讲道理,不会被收买,他们以混乱为勋章,以他人的恐惧为食粮,借助破坏来得精神上的满足,而且这种满足就如毒品,让他们根本不可能停下来。

我眼中的代表人物:黑暗骑士系列——小丑

timg (4)

诺兰在《黑暗骑士》里塑造的大反派小丑,大概是电影史上最成功的反派之一。他将“恶”演绎得淋漓尽致——疯疯癫癫的举止,灰白的妆容,嘴巴骇人的伤痕,超高的智商和对人心阴暗面的掌握和利用,这一切让他把哥谭市变成一个活生生的地狱:他把一切都掌握在手中,民众,黑帮,警察,甚至蝙蝠侠都成了他棋盘上的棋子。他可以在身上绑满手榴弹和黑帮老大谈判;告诉让手下自相残杀来分得更多的份子钱;站在蝙蝠侠的摩托前面希望以自己的死来把蝙蝠侠拉入深渊;亲手设局让“光明骑士”哈维·登特失去未婚妻并堕落成为双面人;他甚至在两艘避难游轮上装上炸弹,企图让民众引爆对方船上的炸弹,把哥谭市的民众变成杀人犯。他的疯癫行为又和他嘴上伤疤的来历相互辉映,每一道疤痕的来历都是对一种社会现象的批判:家庭暴力,赌博,酗酒⋯⋯ 仿佛判官对罪犯念出他的罪状。这个角色的丰富,让我觉得自己再多的语言在他面前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所以我借用网络上一张图来表达小丑这个存在(图片来自知乎,作者Moy Walker)。

7937f54af7660b57cc366337e0f5f36c_b

641888669ead3bcc1ca2298053b2b6dd_b

3e379182103d86fc02616a1a52748c2c_b


“你看,疯狂就像地心引力,有时候需要做的不过是轻轻一推”——JOKER

这是一个缺乏安全感的时代,我们追逐者快速发展的社会,活在充满焦虑和不确定性的日子里。唯有在游戏里,在电影里,在那些故事里,不管主角怎么作,反派怎么强,勇者最终还是会打倒魔王,哪怕最后被作者弄死 ,公主最终还是回倒在英雄的怀抱里。我们对这种套路犹如小学生被课文一样熟悉,甚至有点厌烦。但当开放结局来临时,当作者不顾一切写出一个惊天动地的悲剧时,读者又会无所适从地恐慌——从各种细节推论主角没有死,努力证明这还算一个比较好的结局,甚至干脆给作者寄刀片。我们既需要跌宕起伏的剧情来刺激我们被现代生活麻木的神经,又需要一个美好的结局来安抚内心的不确定性与恐惧,而一个又一个鲜明的角色,就是我们内心深处的投射——可能我们正是希望从这些角色身上,看到生命的另一个可能性。

毕竟我们谁没有想过呢?“如果我出生在另一个地方,成为另一个人,我的人生会是怎样?”

0902443f3c5d65fa2b2e0394b2a6be14_b (1)

* 暂无相关文章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