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八卦」暴雪爸爸动怒了!《魔兽世界》国服一个月封停25000个帐号

发表于 2016-08-25 20:12
暴雪很生气后果很严重《魔兽世界》国服一个月封停25000个帐号

最近《魔兽世界》国服搞了个大新闻,自进入8月份以来已经连续发出 5 份封号公告,近 25000 个涉及外挂使用的账号被永久封停,而在最新的一份封号名单中,官方又一次出手封停了近 1500 个账号。虽然《魔兽世界》国服仍有忠实玩家留驻,但毕竟已经过了顶峰时期,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可能会有些纳闷儿:为啥这个时候突然这么大动干戈?

游八卦-1

其实这主要和魔兽月卡的推出有关,75 元起步的月卡看似比 15 元激活一个帐号的价格更高,但因为可以使用 30 天,整体的花费变低,所以外挂刷金币和坐骑的成本其实是下降了。因此在 8 月 4 日国服月卡推出之后,外挂数量瞬间增多,而一向是“眼中揉不得沙子”的暴雪自然不会坐视不管。更何况国内因外挂猖獗而元气大伤的前车之鉴太多了,《DNF》《冒险岛》《天堂2》,哪一个不是当年的 S 级产品 ?运营了国服魔兽 7 年多时间的网易自然也不会乱了阵脚。

而且这事儿从市场效应来说也是一石二鸟的一招,不到一个月封停 25000 个帐号的铁血手腕显示了月卡的到来并不代表外挂难度的降低,其中有着封号的高风险。至少在短时间内确实能一定程度的抑制外挂的增加,为玩家带来更良好的游戏环境。再加上《魔兽世界》7.0 版本 9 月 1 号就正式上了,在八月底通过这个大新闻也能体现暴雪品牌的强势和网易对魔兽的重视,这对已经流失的老玩家来说也是一次成功的营销啊。

Riot创始人失言回击战队老板 行业尴尬玩家动怒

近日 Riot Games 惹出了这么一件事,The SoloMid 战队老板 Andy Dinh 在一次采访中指责 Riot 经常在重大赛事之前发布重大改动补丁。“以 NBA 举例,这好比在季后赛前把篮球换成了保龄球。”他指出,版本更新的时机不恰当让很多战队常面临战术失效的尴尬局面。这对战队乃至整个 LOL 电竞圈都会有负作用(比如加大战队的融资难度)。让人意外的是,Riot 创始人 Marc Merrill 对此的回答竟然是:“想要解决这个问题,应该投资更多钱在战队的 LoL 项目里而不是其他电子竞技项目的建设上”。这个牛头不对马嘴的回复既莫名其妙,更是在推卸责任,一时间网民们都怒了。

游八卦-2Riot 创始人 Marc Merrill

当然,我们首先要承认的是,作为目前仍然最火的电竞游戏,《英雄联盟》为职业电竞发展带来的贡献确实是不能被忽视的。他们为这个产业带来了由下及上的正规赛事体系、选手待遇正规化,俱乐部运营成本降低,以及为资本拓展了商业变现的可能性。而且国内代理方腾讯也同样做得不错。但北美电竞行业并不是大家想象的那样一片乐土,特别是《英雄联盟》相关的电竞比赛产业还并没有形成可以变现的成熟商业模式。类似运营赛事培养选手成本高、游戏公司与职业战队之间的矛盾等问题一直不断暴露。

就像前 Riot Games 产品经理 Johnathan Pan 在去年发表的电子竞技前景分析的文章中说到的一样,《英雄联盟》相关的赛事获得源源不断赞助(这个商业模式)的基础还不稳定,而且游戏厂商从转播权、赞助、周边商品、门票、活动现场餐饮以及游戏虚拟道具销售上获得的盈利远远比不上为运营赛事、人力物力成本花费的金额。这也导致多数电竞赛事对于游戏公司来说都是赔本生意,因此对于如何去稳定的提高职业选手的收入、挑选人才和收益分配上他们也有些力不从心。

这样看来,Riot 创始人 Marc Merrill 的回击倒也可以理解。但是,毕竟您还是一家顶尖游戏厂商的老大,这种毫无交际艺术的回应方式真的还不如闭嘴呢。

行业都在等着看Rovio笑话的时候 人家一个360°转体逆袭了

今天,芬兰厂商 Rovio 反常地宣布了自家 2016 年上半年的收入状况,这家手游开发商终于在今年上半年实现了 8620 万美元的收入,比去年同期增长了 1160 万美元。即便是去掉《愤怒的小鸟大电影》获得的利润,他们在 2016 上半年也取得了盈利增长。这让一直做好在哪天突然收到“Rovio宣布破产”消息的整个游戏行业都大跌眼镜了。大家纷纷开始用放大镜细查这家公司到底是懂了什么“手脚”扭亏为盈。

愤怒的小鸟1

最直接和巨大的财富来源自然是怒鸟大电影了,它的全盘成功很大程度上首先是因为这个 IP 对改编娱乐电影形式的适应性,从全球影响力来说怒鸟绝不是最强悍的游戏 IP,但幸运的是它对应的年龄层非常广泛,而且电影版并不用纠结对游戏的还原,毕竟只要故事本身够好看就行。

但 Rovio 也并不仅仅依靠幸运。回想下他们每推出一款怒鸟 IP 游戏时我们不加思索的不屑,甚至是同情吧:创造了一个爆款容易,再创造一个新 IP 确实难,你看 Rovio 可不就快完蛋了么。但其实我们都忽略了他们在这些作品中体现出的战略布局:对这个 IP 世界观的丰盈。比如它们在 14 年推出的《愤怒的小鸟思黛拉》这款游戏中,角色来自怒鸟季节版,讲的是雌鸟的故事,而之前怒鸟的世界观里只有两只雌鸟。而到了上周才刚上线的《愤怒的小鸟:进化》则更像是另一个平行世界的探索:同一批人不同的设定和故事,类似是衍生的世界。

Angry Birds Stella3《愤怒的小鸟思黛拉》主打女性玩家,游戏中满是各种雌鸟

Rovio 盈利之前我们都认为它只是在赌博:九头牛都拉不回来的赌在一款 IP 上,目前来看他们赌赢了。而且考虑到怒鸟大电影的续集已经开始筹拍,未来 Rovio 的财报应该会更加好看。

任大嘴 游八卦

您可能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