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境中的先驱者 这些女游戏制作人值得被铭记

发表于 2016-08-23 11:27

2014 年,一位叫做 Zoe Quinn 的女性游戏开发者将自己的作品《抑郁之旅》发布至 Steam 平台,但是之后等待她的却并不是玩家们善意的鼓励,而是一大波来自玩家的性骚扰。随着其男友将 Zoe 的种种“劣迹”发布到网上后,这场针对性别歧视的纷争在游戏行业和玩家们中爆炸开来。甚至连支持 Zoe 的男性友人也惨遭人肉,并且到只能将公司出售的地步。

zoequinn-1

虽然这件被称为“玩家门”的事件已经过去了两年,但性别歧视在游戏圈从来就不少见,小则到对女性职员能力的怀疑,大到上升至各种人身攻击。本来游戏行业的女从业者就很少,我国去年更是仅有 22%,其中女性游戏制作人就更是一种稀有动物了。但即使是在这样有些恶劣的环境之下,还是有一些杰出的女从业者在达到事业巅峰的同时也致力于为其他同胞谋求职场地位等权益。这些名字值得玩家们关注,更值得女性们铭记。

史上第一位女游戏制作人
虽然如今女游戏人仍然不算多见,但在 1979 年就更加堪称奇迹了。当时,历史上第一位女性游戏制作人 Carol Shaw 被任命为一位视频游戏设计师,这是女性首次打破游戏行业的就业坚冰。Shaw 最开始是 Atari 公司的员工,并担任软件工程师。后来她加盟动视并参与了她最广为人知的游戏项目—— River Raid 的开发工作。此后,Shaw 在参与制作了 Happy Trails 等作品后于 1984 年离开动视。离开动视的 Shaw 在她的前雇主手下工作直到 90 年才结束。

史上第一位女游戏人-1Shaw  与她的作品 Happy Trails 

Shaw 从小就展现出对理科的超强领悟力和兴趣,即使小时候她经常被周围的人调侃“哎呀,你一个女孩倒是很擅长数学”,对此她只是很不屑:为什么女孩就不应该擅长数学呢?而在实验室工作时她甚至被 Atari 公司总裁雷卡萨尔打趣道:“我们有一个女游戏设计师,她可以做化妆品的色彩匹配和室内装潢墨盒!”但 Shaw 用实际成绩证明了女性一样可以作为核心力量在游戏行业立足,这种专注和勇敢的心态帮助她成为学霸并在顶尖的科技和游戏公司就业。在 1990 年提前退休后,她还参与了一些包括帮助女性在游戏行业就业的志愿工作,以更大的发挥她在以男性主导的行业中就业经验的作用。

将游戏与女权结合的女性斗士
Jade Raymond 的名字你可能会有些陌生,但这两年你应该见过这张面孔。从前年开始,Jade 在职场上的行踪就牵引着一众大厂商的关注。因为这份已经在游戏圈打拼了 18 年的履历越来越有竞争性,仅仅拿出其中“创造了刺客信条品牌”以及“一手打造育碧蒙特利尔工作室”这两项成就就足以让她的名字变得传奇起来。

相比多数人的阶梯式的提升,Jade 的职场之路却从未有过低潮。从索尼在线娱乐到进入 EA,再到进入育碧蒙特利尔工作室并一手打造多伦多工作室,之后又重新回到 EA。期间她参与或者主导了《刺客信条》《刺客信条2》《细胞分裂:黑名单》《模拟人生Online》等重量级游戏的制作。

JadeRaymond-1已经加入 EA Motive Studios 工作室的 Jade(左)将和同样是顶尖游戏制作人的 Amy Hennig(右)联手打造星战题材大作

随着 Jade 露面次数的增长,来自舆论的不和谐声音也此起彼伏,花瓶、潜规则等关键词不绝于耳,特别是在网络这种不用负责任的发声平台。起初 Jade 有些措手不及,但很快她决定回应这些负面的声音,而她的做法就是通过行动来证明。

JadeRaymond-2一张看似温馨的照片在“有心人”眼里却能解读出这么多“信息”

近年来 Jade 一直致力于各种公益活动,她是 WIFT-T(Women in Film & Television Toronto)的董事会成员(一个支持电影、电视剧、游戏等行业的女性工作人员的机构),以演说、讲座等形式身体力行地为女性进步尽自己的一份力。Jade 一直都在倡导更多的女性从业者进入游戏领域,比如 WIFT-T 支持其他对游戏行业感兴趣的女性通过网络一窥育碧多伦多工作室中大牛们是如何制作游戏的。她们将有机会了解游戏如何从构思、开发、到进入销售的过程。并且他们还提供一些实习机会给想要进入游戏行业的女性,而这些机会还包括除育碧以外的其他顶尖游戏公司。

她用游戏向性暴力说不
相比前两位在主流游戏领域为女性游戏人树立榜样或是发声,Heather Kelley 则是一个更加先锋式的游戏制作人。曾在 2013 年被欧美媒体评选为五大最有权势的女游戏人之一,她在 2011 年通过在 Fast 公司的就职经历成为游戏技术领域最有影响力的人才之一。并且她还主导了一系列的实验性游戏项目,比如名叫《糖》的跨媒体原创游戏,以及其他有关女性艺术的跨界合作。

HeatherKelley-1

Kelley 致力于为女性研究和设计游戏,并且还延伸到了互动智能玩具、掌上游戏等领域。这位拥有着过硬游戏制作技术的女游戏制作人还担任着 IGDA 的游戏特殊趣味发展女性联合会的主席以及联合国人口基金旗下的通过电子游戏终结性暴力项目的创意总监。并通过设计电子游戏、承办展览等形式来宣扬性平等等概念,以保护女性的权益。

Kelley 热爱着游戏行业的技术工作,为此她为玩家们贡献了一批优秀的游戏作品。但同时她更是一位有着艺术家式实践精神的女性权益的保卫者,通过在以男性为主导的游戏行业发声来为更多的女性争取权益。

未来的女游戏人将越来越多
女性游戏从业者数量的稀少并非来自一朝一夕的原因,这背后有强大而难以撼动的社会结构捆绑着。而且游戏开发商并不需要去讨好那些比例低下的女性玩家。但随着游戏产业的逐渐发展,特别是手机游戏逐渐进入细分领域的争夺战。类似女性向等曾经小众的游戏类型被搬上了台面,女性玩家被逐渐重视了起来。所以女性游戏从业者的队伍会逐渐壮大,而女游戏人的发声也会逐步被更多的人关注。

您可能还喜欢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