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无知 越幸福:游戏中的上古邪神克苏鲁

发表于 2016-08-24 12:46

有一种神话,不修仙、不救世、不造人,甚至没有任何谈情说爱的内容,却以科幻恐怖为核心,结合“远古邪恶”的设定,向世人传达“平凡人类的法则、利益和情感在浩瀚的宇宙中都是无效和没有意义的”这一主旨。它古老、邪恶、诡异得无法言说,甚至把人类这么多年来的所有创造和成就统统否定,以“世界根本不是依据你们运作的”来给人们一种宏观上的恐惧,它就是在西幻类游戏、电影等作品中频繁出没的——克苏鲁神话。

游戏作品中的克苏鲁血统1

克苏鲁神话的独特之处

在一般的惊悚类作品中,恐惧来源于未知,而在克苏鲁神话里,已知成为了恐惧之源。克苏鲁体系中的不少故事都拥有一个固定的套路,“我找到了一个笔记本,我知道了很多事情,我发现了邪神,这太可怕了但是我不能说,我疯了”,这就是克苏鲁神话的中心思想:人类的幸福来源自无知。它与我们通常所推崇的探索精神截然相反,更区别于其他神话中神与人类的接触模式,克苏鲁神话坚决反对人类发现这些“神”,否则一定会产生悲剧。

游戏作品中的克苏鲁血统2

由于克苏鲁神话这个“知道得越多越容易发疯”的设定,从桌面游戏时代开始,克苏鲁系列游戏就有着其它游戏所不具备的一项人物属性:理智值(也叫SAN值),一旦理智值归零,就算生命值还没有用尽,人物也会永远地陷入疯狂。冒险解谜手游《远古封印:预兆》就将SAN值的设定还原得十分严谨,该作中玩家需要组建一支四人调查小队来挫败邪神复活的企图,而其中理智的博学者在游戏中总是最容易丧失理智,因此合理搭配团队和想办法控制SAN值的提高成了游戏中比较独特的玩法。

游戏作品中的克苏鲁血统3

至于为什么克苏鲁神话会有一个如此与众不同,并且与人类积极探索未知的精神完全相悖的“无知即是幸福”理论,就与洛夫克拉夫特在这个体系中所创造出来的所谓的“神”息息相关。

游戏作品中的克苏鲁血统4

在这个体系中,神明既不是各大宗教中满怀慈悲怜悯的“善神”,又不能被简单定义为与之相悖的“恶神”,因为克苏鲁神话中神祗们大多无目的无动机地嗜好血腥猎奇,它们丑陋、痴愚、狂野又动机不明的行为,加上绝对强大的力量造成了人类既无法理解更无力反抗,智者之所以会产生“无法理解这种存在所以发疯了”的克苏鲁式绝望,正是由于发现人类所有的创造和成就都被彻底否定,世界不可能会依据人类来运作,神祗们都太强大,并且疯狂诡异,根本不在意人类的死活。

游戏作品中的克苏鲁血统5

相对于智商超群的智慧罪犯,人们往往更害怕无从对付的疯子,这就是克苏鲁神话的恐惧根源,也是为什么它比一般神话体系更加吸引人,而故事里那个经常发生恐怖事件的“阿卡姆镇”,后来被《蝙蝠侠》系列“拿来主义”,变成了“阿卡姆疯人院”,用来关押小丑等一干疯狂罪犯,也正是切合了克苏鲁神话的黑暗内涵。

初学者的摸索:将克苏鲁元素直接“拿过来”是最简单的做法

我们说到了克苏鲁神话并不是只属于洛夫克拉夫特,自由开放的集体创作让它拥有各式各样的神祗、怪物以及其他散碎设定,它们并不一定要被套入完整的克苏鲁体系之中,而能够适应多种环境。对于非克苏鲁式的作品来说,这种特质让“克苏鲁血统”的注入变成了一件轻松的事情。

游戏作品中的克苏鲁血统12

虚渊玄就是一个善于娴熟地运用克苏鲁体系的创作者,他在《FATE ZERO》中引入了克苏鲁神话中的重要道具拉莱耶文本,并将其做为Caster手里的螺湮城教本,作用为召唤长满触手的水生章鱼类生物。前者虽然属于比较晦涩只有粉丝才能辨识的边缘化克苏鲁道具,但其所召唤出来的水生章鱼类生物就充满了克苏鲁即视感。

游戏作品中的克苏鲁血统13

类似于将拉莱耶文本作为魔法书的简单引入是不少作品喜欢的做法,例如《加勒比海盗2》中的幽灵船船长戴维·琼斯很显然也是在Cosplay克苏鲁体系最有代表性的邪神——克苏鲁。

像这种参考造型的外观设计当然属于比较浅层的模仿,还有一些作品则会考虑将更多设定一并引入,例如《魔兽世界》中让玩家们深恶痛绝的鱼人,其不但两颊有腮、身体黏滑、背生鳞片等外观造型来自于克苏鲁神话体系中的一个著名异形种族——深潜者,甚至连半人半鱼,平时生活在大海深处,但是也可以根据需要爬上海岸等基础设定也同样有所参考。

游戏作品中的克苏鲁血统14

而除了这些含有恐怖元素,或者西幻色彩强烈的作品热衷于掺入克苏鲁血统外,一些低龄向动画也同样导入了克苏鲁元素。例如大家很熟悉的《数码宝贝》,其第二部第十三集“达高兽的呼唤”从名字上就套用了《克苏鲁的呼唤》这一模式。而且整篇气氛比起其他集数更加压抑灰暗,最后采用不算结尾的结尾,刻意留下很多没填上的坑等营造出的诡异未知效果完全就是克苏鲁神话的鲜明特征。

游戏作品中的克苏鲁血统15

不止如此,达高兽的被归为“水系兽人型”,完全体资料标注“是潜藏在海底的邪神数码宝贝”都暗示了其原型为深潜者之父达贡,而出场形象为章鱼头+蝙蝠翅膀的水中黑影则显然采用了克苏鲁的外形,也正暗合了本集的标题。

游戏作品中的克苏鲁血统16

连《数码宝贝》都忍不住想要套用一些克苏鲁元素,可以说,克苏鲁神话对于各种程度的“拿来主义”都能够适应良好,并且当你不执着于展现克苏鲁体系的内核思想时,这个体系中的元素完全可以不局限于恐怖惊悚题材,它的内容之丰富让你可以在各种作品中无缝插入,如果你仔细去找,还有更多作品也充满了这种“彩蛋式”的克苏鲁血统。

狂热者的爱好:抓住体系内核 展现属于自己的“克苏鲁”

克苏鲁血统在作品中的体现也不仅止于简单碎片化的“拿来主义”,还有不少游戏中追求的是让玩家感受更深层次的“克苏鲁式体验”,这点同样是基于克苏鲁神话自由开放的集体创作。由于洛夫克拉夫特所创造出来的克苏鲁神话并没有什么成型的体系,而他的言之不凿也正是基于作品核心的直面“不可知”,同好者们完全可以自由地根据自己的爱好创造出各式各样的神祗和怪物,进一步加深了体系的混乱,他们不但很容易就能从中抽取出一部分内容进行加工,也同样很容易就能加入这个体系,在克苏鲁神话中继续创作属于自己的内容。

游戏作品中的克苏鲁血统6

值得一提的是,得到众多粉丝公认的克苏鲁神话的迷人之处就在于这种谁也无法说清的混乱,基于此点,通常没有粉丝会因为任何作品“拿来主义”了克苏鲁神话的一些构想和内容而喋喋不休,他们热衷于此。

游戏作品中的克苏鲁血统7

关于再创作和融入核心思想,GAL游戏《沙耶之歌》交出了一份很好的答卷。患上了知觉障碍,在面对任何普通人类时都只能看到丑陋不堪的肉块的男主角,只有女主角沙耶在他眼里是温柔可人的美少女,但她的本来面目却是正相反的原生质肉块,不仅如此,这种无定型原生质肉块的外型设定非常像洛夫克拉夫特在《疯狂山脉》中所创造的一种名叫修格斯的怪物,而她的生殖方式又很像三柱神中的至高母神莎布·尼古拉丝。该作的脚本虚渊玄显然是综合了两者的特性杜撰出沙耶这个新物种,这就得益于克苏鲁神话本来就是开放体系。而在随着游戏进程一步步将整个故事的真相揭开之后,《沙耶之歌》借由结局所提出的“所谓男女之爱,到底爱的是肉体还是灵魂”以及“当我和世界格格不入时,是世界疯了还是我疯了”这两个让宅男惨叫不已矛盾非常的问题,则完美地展现出了克苏鲁式绝望。

游戏作品中的克苏鲁血统8

如果说虚渊玄只是借用了克苏鲁神话的一部分内核来展现克苏鲁式绝望,那么宫崎英高的《血源诅咒》则将克苏鲁神话从基础设定到核心思想包括体系特色等等统统“拿过来”。

游戏作品中的克苏鲁血统9

《血源诅咒》从故事叙述上就充满了洛夫克拉夫特笔下《印斯茅斯之影》的味道,玩家作为对整个城镇一无所知的外乡人,随着越来越多谜团的发现和揭开来逐渐接触世界的真面目。但不同于我们所熟悉的剧情向游戏中对获得真相达成完美结局的奖励,《血源诅咒》非常认真地贯彻了克苏鲁体系的精髓思想——越无知,越幸福。在游戏中的三种结局里,如果玩家保持自己对整个世界的无知,不使用自己获得的道具三条“1/3脐带”,并乖乖接受了老猎人格曼的要求让他结束自己的生命,那么就能得到第一结局“雅南日出”。在这个结局里,主角对世界的真相仍然一无所知,但已经从猎杀噩梦中醒了过来,迎接久违的白天。

游戏作品中的克苏鲁血统10

可能你会觉得,我玩了一整个周目却对整个游戏剧情一无所知这难道是最坏结局吗?但第二个结局“表彰愿望”虽然听名字还不错,内容反而比“雅南日出”恶意了不少。因为在这个结局里,主角虽然不使用自己获得的道具三条“1/3脐带”,但因为发现了其中的疑点而拒绝了老猎人格曼的要求,与其战斗将他杀死,在这之后得到的却并不是清醒解脱,而是代替格曼成为了新的梦境看守者,永远地留在了这个梦里,等待着引导更多像主角一样的无知猎人加入这个永无止境的猎杀之夜。

游戏作品中的克苏鲁血统11

而第三结局“童年开端”就更让人绝望了,主角在使用了三条“1/3脐带”后显然发现了更多真相,他不但击败了格曼,并且还发现了古神的阴谋抗拒了其让自己成为新的梦境看守者的命运,但击败古神后得到的也不是清醒解脱的美好结局,因为知道得太多,得到的也太多,玩家在击败古神之后,自己成为了一名新的古神,他没有离开梦境,反而成为了梦境的支配者,这个属于他自己的梦境他不但永远逃脱不开,并且还将所有人类困在了新的梦境里,可整件事开始,却是因为他想要打破这样的命运。

克苏鲁神话专题

可以说,《血源诅咒》是在用整个来阐述克苏鲁神话中的精髓,虽然你并不能在游戏中看到邪神克苏鲁,但如果你了解整个体系,就会发现游戏中的BOSS其实也充满了邪神们的即视感。而这种将克苏鲁神话从基础设定到核心思想包括体系特色等等统统“拿过来”的做法,也正是很多克苏鲁神话的粉丝对游戏欲罢不能的理由。

查看更多精彩「游戏之外」专题

* 暂无相关文章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