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精的生活哲学:专业游戏玩家对NPC是不会有怨言的

发表于 2016-03-23 11:41

时下里《青丘狐传说》和它的同名手游正霸占着我们的电视屏幕和手机。既然改编自蒲松龄老先生的多部以狐仙为主题的聊斋故事,《青丘狐传说》的主角自然也都是狐狸精们。虽然时代不同了,过去的狐仙故事慰藉了寒窗苦读的少年书生,而对现在的观众来说,哪怕古力娜扎貌美如花,守着《青丘狐传说》猛流口水的观众却可能是为了蒋劲夫。但总归狐仙们都满足了人类那饥渴的心灵。
1454903891520

从古到今的完美情人

作为所有精怪里最喜闻乐见的一种,狐狸精的出场总是伴着突然就暧昧起来的旋律,而文学作品里,她们的把戏经常都会变成屏蔽字。这种动物有着细长的尖嘴,上挑的眼睛,相对其他猛兽似乎稍微文雅一点的吃相,还有漂亮顺滑的红棕色皮毛。种种特征使得它染上了几分“女气”,早在先秦时期《山海经》里就出现过“青丘之国,有狐九尾,德乃至来”的描述。到了魏晋时期的《玄中记》中又明确指出“狐五十岁,能变化为妇人,百岁为美女,为神巫,能知千里外事。”传统意义上的狐狸精变成女性可不是为了爱美之心,她们把男人的精气视为难得的美食,五脏六腑则是这道美食的配菜;被古典老派狐狸精魅惑住的男士们,通常九死一生。

20140815142435371

到了清代,狐狸精们的觅食方向经历了剧烈的转变。蒲松龄用一部《聊斋志异》塑造了全新的狐狸精形象,他把古典狐狸精的“妖媚”保留下来,剔除了“残暴”和“嗜血”,又加进了他在青楼女子身上观察到的“热诚”和“不羁”。《聊斋》里收录了超过五百则故事,其中八十三则主讲狐狸精,大多都是漂亮乖巧的小母狐狸和人类书生的事儿——细细一想,公狐狸或为《聊斋志异》成书之后的最大输家吧,单身概率怕是蛮高的。

ec641524526e75b8aed9cd6bd996f3d0《青丘狐传说》里的公狐狸终于没有打光棍儿,也不容易。

聊斋里确立的“狐狸精”形象,其实正是蒲松龄心目当中的完美女性。首先她能够随心所欲变化地塑造外表,就好比是把一张脸交给一流的整形医生,自然也就十分漂亮。聊斋的狐狸娇娜让书生“望见颜色,嚬呻顿忘,精神为之一爽”;《胡四姐》里的尚生整天盯着身为狐狸精的胡三姐看,人家问他看什么,他回答“我视卿如红药碧桃,即竟夜视不为厌也”;可见狐狸精的入门素质就是一副叫男人大半夜盯着也看不腻的皮囊。另外,身形体态上的“狐媚”也不能少,明媒正娶的人类姑娘们要遵守三从四德,也没人教她们怎么巧笑倩兮;可狐狸们就不一样了,大自然的召唤啊,野生动物的自由啊——总之,她们更懂得跟男人相处。《恒娘》中狐狸夫人仔细教导隔壁的人类女性如何保住自己的丈夫:要用眼角瞟,要笑的微微露齿,要体态柔软温存;显然,这位狐夫人把男性人类的交配喜好研究的更为透彻。

AA01484253

要当狐狸精,还需要一颗主动而热情的心。在《红玉》这一则里,红玉姑娘直接爬上墙头冲住在西边的书生笑,直到对方搬了梯子来请她,她就大大方方地“遂共寝处”。清代的男性想要见一面门当户对的未婚女性,往往要付出结婚的代价;而人类女性会以贞洁作为婚姻交易中的重要筹码,所以她们不太愿意与陌生男性交往,尤其对方还是与一穷二白的穷书生。可狐狸嘛……自然界可没什么房子车子票子的问题,她们看谁顺眼,就非要把谁追到手不可。狐狸们挑选男人的眼光也叫一般人类女性大惑不解,聊斋里充斥着一般意义上的渣男书生,比如明明有老婆还跟狐狸精搞在一起啦、明明有狐狸精还跟别的女人搞在一起啦、明明有别的女人还又回头搞老婆和狐狸精啦……这些情况里,狐狸精们不但不生气,反而还有钱出钱,有力出力,表现出了一种堪称“圣母”的善良与随和。在《莲香》一则中,人类女子挑剩下的桑生被女鬼和女狐狸一起爱上了,围绕着他展开了一场跨越三界的争风吃醋,到最后狐狸甚至秉持“死了都要爱”的原则,把这一世的桑生让给女鬼,自己等着他下一次轮回。在狐狸精看来,追求爱情是第一位,生命、道德、修为之类细枝末节的小事儿,全部都要退居次席。

纵然狐狸精有着青楼姑娘般的万种风情,大家闺秀的坚贞感情,青梅竹马的种种情愫……可她们毕竟还是妖怪,而且她们跟人类之间似乎有着繁殖壁垒,狐女为人类书生生子的事情并不多见。于是,真正讲道理懂情意的狐狸精都会帮自己的人类夫君寻个能生养的小妾,等到她们的人类夫君飞黄腾达金榜题名的时候,这些上不得台面的狐狸夫人还要隐居起来,眼巴巴看着爱人再娶一房没有尾巴的人类女子。真到了“因为男方混得好了于是不得不分手”的时候,人妖殊途这句话就被搬上台面,从物种角度来讲,这大概就是“门不当户不对”的意思吧。

于是狐狸精们潇洒的拍拍手,挥一挥衣袖走了,这样身娇体柔易推倒的美娇娘,推倒了不光不需要负责,还会在需要消失的时候主动消失,不光不带走一片云彩,还要给书生们留下金珠娇娘,功成名就……

如此完美的情人,真是打开宝马车头的氙气大灯都不大好找。

报恩?说说而已,不要太认真

这些法力无边、寿命无限、无欲无求的狐狸精姑娘们,到底为什么要死心塌地地跟人类书生们做游戏呢?讲狐狸精故事的书生们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光是“才华”二字很难解释狐狸精们的奉献,于是这类故事经常还有着“报恩”的内核。书生们——有时候甚至不是他们本人,而是某一代的祖先——随手救了一只被石头压住的小狐狸,那狐狸逃跑前回头望他一眼,情深意切——多年后这狐狸就来用身体偿还恩情啦。这个逻辑迎合了中国传统道德体系中的“仁、义、礼、智、信”,书生们一下子释然了,自己毕竟是救了一条性命,收取一点回报又有何不妥呢?他们当然也在其他各种文学作品里救着其他各种人类少女,但救人通常比救狐狸难度大、代价高,所以每天也都依旧有大量娇媚的小母狐狸被从石头下翻救出来;这么想想,因为书生们盯着小狐狸救,所以这种生物成精的概率大抵上也会高一点吧。

fUBeEVMrDjvx2Bv9AAckVkJie9U531书生们总能在转角遇到需要拯救的狐狸。

说来说去,狐狸精其实就是蒲松龄为自己、也为许许多多像他一样不甘于承认现实的男人们塑造的完美配偶。在层层稳如磐石的阶级夹缝里,这些书生空有满腹的诗书,读够了治理天下的锦囊妙计,却一辈子也等不来个能让他去指点指点的江山。他们想要漂亮姑娘,狐狸精很漂亮;他们想要认识女性却苦于无门无路,于是狐狸精架着梯子翻墙来了;他们想要获得承认,于是狐狸精们都有着一颗求贤若渴的、金子般的心。 于是啊,他们只好挑窗夜读,指望着院子里有狐火微微一闪,一个说不清道不明的漂亮姑娘就嬉笑着走了过来。才子配了佳人,苦学得了回报——至于佳人长着条毛茸茸的大尾巴嘛……不要太在意细节啦,换到现在还是二次元宅的萌点好嘛?

425360019414359043现代社会的狐狸精,已经走的是这样的style

到了近代,书生们脱掉了青衣大褂,穿上了优衣库和ZARA,可他们却依旧找不到愿意赏识自己的好姑娘。狐狸精的故事随着时代逐渐进化着,男人们从来没忘记过天边的狐狸精,没有忘记那些美丽、热情、主动、自由、而且还无欲无求的女性。比起蒲松龄的时代来,我们的时代里女性“勇敢”的代价要稍微弱一点,于是书生们不用再苦等在西墙下,他们可以刷刷微博逛逛贴吧,也能碰上一两只不开眼的小狐狸。那些在微信上广撒网散布生殖器照片的朋友、那些认真翻找QQ附近的人的男青年、还有那些在女生寝室门口游荡的单身男性,他们都在期待着遇到一位狐狸精。这位狐狸精应该是美丽的,又或者至少是鲜嫩的;还应该能够看到这位男士身上那微微闪光的宝贵优点……实际上现在也有很多这样的女孩儿。她们享受自己的的青春和肉体,也享受男人带给她们的快乐。而因为青春和不错的家庭条件,她们也很少向男人要求点什么。哪怕买几个名牌包包,她们自己本身也就用得起。

只是,这些狐狸精们,又是如何看待书生们的呢?当年被救了一命,所以就要以身相许……书生们确实是这么认为的。但狐狸既然都已经能记住人类恩情了,自然就已经通了灵性,有了法力。这样厉害的妖物为什么会轻易被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们给救了下来呢?

1452569918_0

细思恐极。或许不是书生每块石头翻着去寻找小狐狸,而是小狐狸们妥善安排好合理的伤口,假装无力地瘫软在路边,等着书生或是他的祖先路过——哪怕是在《青丘狐传说》手游里按照设定被女娲娘娘惩罚,削去了不少仙力的狐族,混在新手村的小狐狸也是可以随随便便打个七八只老虎不带掉血的啊。这些狐狸的精怪生涯太长了,她们需要跟人类做点游戏,闹不好这是她们修仙过程中最大的乐趣。这就好比是活在当下的你我会需要用《虚拟人生》来打发时间一样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她们会如此的无欲无求,谁会对游戏里的NPC有太多怨言呢,反正他只是游戏的一部分,反正他早晚要被自己抛在脑后?

把握当下吧,书生和狐狸都细品着当下的滋味。

这是一场挺公平的游戏。

您可能还喜欢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