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R究竟有没有副作用? 科学家:还需要进一步研究

发表于 2016-03-22 14:36

目前虚拟现实(VR)正昂首阔步地进军主流市场,然而科学家们对此却表示了担忧:佩戴 VR 外设的长期影响仍是 VR 发展中的忧虑。之前任玩堂就报道过 Oculus Rift 的健康安全指南列出了 VR 体验可能导致的一系列症状:癫痫、恶心、眩晕与(儿童长时间游戏可能造就的)手眼不协调。尽管上述所列大部分症状都是短期的、无长期损害的,然而眼下也确实缺少对 VR 技术影响的深入研究。

VR-20160322-1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验光学教授、视空间知觉实验室主任 Marty Banks 在 VR 与人体视觉领域颇有研究。他表示,目前 VR 存在的最大问题是一种被称作“视觉辐辏-调节冲击”(vergence-accomodation conflict)的现象——它与用户的眼疲劳直接挂钩。目前来看该症状仅是暂时性的,然而 Banks 称其长期影响不容轻视。“眼下这些症状都是短暂性的,因为在摘下头显后你的眼球会自行调整适应以恢复机能,”他说道,“不过我认为,据此就断定该症状不会对人体造成大碍不是项明智之举。”

不过在 Banks 眼中,有些 VR 公司对 VR 负面影响的详尽陈列只是一种谨防事故的做法。“有些游戏的警告简直是无稽之谈”,甚至有公司称孕妇不宜使用 VR 头显。“这也能行?他们真是小心到一个境界了。”他说道。

诺丁汉大学人机工程学教授、人类工程学特许学会会长 Sarah Sharples 表示,关于 VR 的副作用还需作进一步研究。她说:“目前 VR 的使用用例都短于数月或数周——因此关于其远期效应的存在与否还需进一步确认

目前 Sharples 在已知“影响”与“问题”的联系上十分谨慎——一切都因为证据的缺失。“我们承认(VR)影响的存在,关键在于,这些影响是有害的吗?

VR-20160322-2

关于 VR 设备副作用的另一个方面是其对人类行为的影响。南加州大学 VR 医疗部门主任 Albert Skip Rizzo 称,这方面的研究还有大量的路要走。“作为一门学科,近一个世纪以来心理学都在专注于研究人类与现实世界的交互行为,我认为,人类与虚拟世界的交互行为之复杂完全不下于前者,”他表示。不过,真正让 Rizzo 兴致大起的是那取之不尽的 VR 之宝——在他眼中 VR 简直是医疗界的新宝藏:从帮助创伤后应激障碍症患者重返生活到缓解抑郁症患者病情,VR 皆有奇效。“我本人就是 VR 的忠实拥趸,我坚信 VR 会使这个世界变得更好,“他说。”不过有好必有坏,接受了 VR 的优点就必须接受它可能有的坏处。不过我认为目前人们无需对 VR 的潜在风险大惊小怪,重要的是做到未雨绸缪。

正如 Sharples 谈到的,VR 公司都在积极参与探索这些问题。不过就目前而言,常识应该占主导。她的建议与 Oculus 的使用警告交相呼应:当你感到不适时请停止使用头显、游戏时间请勿超过 30 分钟、游戏期间请确保周围有他人在场。

“VR 必然存在潜在的负面影响,而我们最重要的任务是做到防患于未然。”她说。“不过,我们也不能让它延缓我们挖掘 VR 宝藏的步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