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GS非主流人群调查:不再年轻的他们眼中的游戏

发表于 2015-09-24 17:26

每年的 9 月中旬,都会在日本东京千叶幕张展览馆举行亚洲最大的游戏展览会东京电玩展(简称 TGS)。今年任玩堂也去到了那里,我们几个年轻人欢呼着雀跃着,眼花缭乱的 ShowGirl、游戏和展台,让我们肆意地感受着游戏带来的无限乐趣和惊喜。

tgs-07

但还有那么一群人,他们不是朝圣的狂热玩家,不是手持大枪炮的媒体,不是在展台前忙东忙西点头哈腰的厂商。他们不再年轻,满脸皱纹得就像你的父母、长辈,他们对于“游戏”这个受众主要为年轻人的事物,有的淡然接受,有的茫然失措,有的奋起批判,有的无能为力……不如让我们来看看,在他们的眼中游戏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存在?

“年纪大了容易累,游戏是玩不了了”

警卫大叔太田先生是我在 7 号馆出口处一条通向国际会议室的通道中遇到的。50 岁模样,身穿崭新的警卫制服,和脚上一对略显破旧的皮鞋形成鲜明对比。他除了偶尔向迎面走来的游客点头示意,或帮助游客指路以外,几乎都是背着手站着一动不动。

tgs-08

开始太田先生表示工作中无法接受采访,但在我失望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他喊住了我,俯下身子摘下耳机微笑着说:“如果你可以等等的话,20 分钟后是我的休息时间。”

tgs-13

因为人流非常拥挤,20 分钟后的采访只能在通道不远处的自动贩卖机旁站着进行。我问太田先生平常是否有接触一些手机游戏,他听后有点局促地摸了摸帽檐,声音里带着日本中年人常有的粘稠感,似乎不知道怎么回答。“我几乎不玩手机游戏,因为我的手机还是比较原始的翻盖手机。而且有点老花,看着累。”

接着又马上补充道:“不过我女儿非常喜欢”。一提到女儿,太田先生似乎精神了起来,眼角的皱纹都洋溢着喜悦。他说女儿二十来岁的年纪依旧童心不减,非常痴迷迪士尼,所以手机里都是和迪士尼有关的游戏。去年《冰雪奇缘》在日本大热,女儿就每天玩官方推出的三消游戏——太田先生不知道“三消游戏”的说法,急忙将饮料放到一边,手舞足蹈地给我解释。而且曾经也让女儿教自己玩了几分钟,他带着老花眼镜一个个慢慢找着,一局下来都非常的吃力,就放弃了。

tgs-09

最后太田先生饶有兴致地问我,中国的手机游戏都是怎么样的,想看看。我拿出包里的 iPad 点开其中一款卡牌 RPG ,告诉他这是中国现在比较流行的一种游戏类型。他似懂非懂地应和着,直勾勾地盯着画面,有点慌张地从胸前的口袋取出老花眼镜戴上,连声问道到底怎么个玩法。

我一步步讲解这类游戏如何战斗、释放技能,他眉间的皱纹却越来越深了。最后我说,如果觉得操作太复杂,点击“自动战斗”就可以不用管了。他听完愣了一下:“既然可以自由战斗,那还玩什么?”我回答说,可能现代人生活节奏比较快,已经懒得在每个战斗中耗费太多时间了吧。他脱口而出:“忙的话就不要玩游戏了嘛”,尴尬地笑了笑,接着说:“哎,现在的年轻人真是难懂。”

“游戏容易让人沉迷,不是好东西”

一天的工作结束后,我们到会场附近的拉面店歇脚,在等上菜的期间拿出一大叠薄厚不一的宣传册,一边翻看研究一边有一句没一句地讨论着。中村先生就坐在我们的隔壁桌,他看上去 60 岁上下,拉面已经吃完,手里拿着装满冰啤酒的玻璃杯,眼睛时不时地往这边瞟。大概过了几分钟,他忍不住问:“你们看的是什么呀,我能看看吗?”说话的时候眼睛依旧盯着杂乱的册子。

wan-shan-03

我递了一本过去,大概说了一下这是某某游戏的宣传册。翻开的册子挡住了他的脸,看不到表情,只听到他十分敷衍地应着声。中村先生并没有认真看,只是随便翻了几页,然后在我正想补充什么的时候忽然皱着眉头打断了话头:“游戏有什么好的啊,我看过很多因为沉迷游戏而出乱子的人。游戏就应该禁止才对啊。”

wan-shan-02

我试图和他解释玩游戏出事的人原因在于自己“沉迷”,而不是出在游戏本身。中村先生一直皱着眉抿着嘴,一手拿着册子,另一只手则用食指轻轻地敲着桌面,看来可能是我的日语太差或者是说得不够让他信服,又或者是没有在听我说而是自己寻思着什么。他有点欲言又止,似乎想反驳我又担心自己不太礼貌的样子。

wan-shan-01

“游戏真的挺可怕的”中村先生闷了一口啤酒重重地将杯子放到桌上,他说曾经就因为好奇心玩了一款名字已经记不清的射击游戏,本以为自己自制力已经够强的了,结果这游戏不知怎么地总是有一股强大的吸引力让人忍不住玩了一遍又一遍,最后他竟为了这款游戏打乱了几天的日程,工作也耽误了。他说这个话的时候,似乎是在说一件这辈子做过最不堪回首的错事,表情非常懊恼。

“所以我就不明白,毒品差不多的游戏,竟然还能开展会?”说着用手用力地指了指我们脖子上挂着的工作证,“你们这些年轻人要好自为之啊。”

“手游似乎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难”

我在会场还见到了这样一对夫妻——丸山夫妇。进会场前他们捏着手里的入场证反复看了又看,然后又有点慌张地互相确认场馆出口和会合地点。他们告诉我,因为儿子在 TGS 里工作,觉得好久没见了两人就趁着连休的机会买了张机票就从兵库飞过来了,顺带也来看看电玩展究竟是咋回事。

tgs-02

丸山妈妈说,他们从来没有接触过这类的展会,来之前问了问周围的人有关于 TGS 的事,说展会里都是年轻人,人非常多游戏也非常多,都是操作复杂到他们难以理解的游戏,所以难免有些紧张。不过确实也是如此,进入会场后不得不顺着人流慢慢前行,纷繁复杂的展台和各种游戏设备让他们不知道应该看哪里,一下迷失了方向,地图也不知道塞哪去了。最后在儿子工作的展台聊了几句就因为太吵太多人,只能约定几小时后在场外会合。

tgs-15

“都是和你年纪差不多的年轻人,我们可是根本看不明白啊。”他们苦笑着说。但在那些让人搞不懂的高新游戏设备中间,手机游戏就显得非常地平易近人了,丸山爸爸也说,没想到手游的展台也不少,够他们玩上一圈了。他们去玩了类似《忍者乱太郎》、《宇宙海贼波比》这类画风可爱玩法轻松的手机游戏,工作人员也解说得深入浅出,而且因为排队试玩手游的人并不是那么多,不用等太久就能够上前体验一番。他们举起手机给我看,“他们说下载游戏就能有纪念品,但是下太多了,我们正在筛选该删掉哪一个。”我说如果太多其实可以都删掉的,“不好不好,一个游戏做出来也不容易,随便删了不好。”

tgs-03

丸山妈妈说她平时也会玩一些 Ameba (日本社交网站)的小游戏来解闷,也曾下载过几款手游,但是一直找不着门路。这次来 TGS 除了看儿子,收获之一就是发现原来手游还挺好玩的。说着便抓着我的手问我平时都玩什么游戏,我挑了几款。但因为说明得不太好有些着急,说完他们仍是一脸似懂非懂的样子,我便给自己打圆场,说如果一会发现太难可以删掉,我再找些简单的。他们笑着摇摇头:“没事没事,其实手游看上去并不是那么难对付的东西,我们倒腾倒腾肯定能明白。”

“手游化是时代的选择吧”

长谷川先生是幕张展馆餐饮区的经理,从早到晚都站在休息处旁的小摊车旁给来往的人们售卖中华便当。他一身衬衫西裤身前还挂着印有公司 Logo 的红色围裙。他在贩卖便当的小摊车旁小步走着,偶尔活动一下脚踝,看得出长时间站立腿部已经非常疲劳,但是他的脸上仍然挂着标准的“商业用微笑”,并高声招呼着客人。

tgs-20

长谷川先生说他曾多次利用职务之便进入到 TGS 的现场观展。当我问到今年的 TGS 和往年的相比有什么不同或者说这么多年 TGS 有什么明显的变化时,他用一边的手肘撑着小车,皱着眉抿嘴想了一会,说:“这两年手机游戏展区的分量越来越重了”——看上去这个改变他似乎并不喜欢。

他也非常喜欢玩游戏,最近才买了《合金装备 5:幻痛》的限定版 PS4,在提到游戏中的纸盒和看“静静”洗澡的梗的时候,他才脱离“商业用”模式叉着腰轻声笑起来。

tgs-11

对他来说,把所有精力都投入其中,什么都不想只需要考虑如何通关的,才叫做真正的“游戏”。简化了剧情和玩法的手机游戏,只能算是“消遣”。他说的时候一脸严肃,可能是忽然想起我这个采访人是手游媒体的编辑,又尴尬地笑起来,“也可能是我自己固执的想法吧,别见怪。”

tgs-04

在从前他为了玩《最终幻想》可以一整天不吃不喝,但是随着晋升和新的工作内容的加入,生活节奏越来越快年纪越来越大,已经没有空闲也没有精力把大段大段的时间花费在游戏上了。他很无奈地承认:“虽然很不情愿,但当我发现自己已经慢慢习惯在空闲时间就掏出手机玩游戏的时候,我其实就是一个手机游戏玩家了。”

最后他在送走一名客人之后,回头对我说:“这可能就是所谓的‘时代的选择’吧。”

您可能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