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密达game】被忽略的角落——Good Game Show 2015见闻录

发表于 2015-06-02 11:40

由韩国京畿道文化振兴院主办的韩国游戏大会Good Game Show是韩国仅次于Gstar的大型游戏展会。虽从大会规模和知名度来看,Good Game Show相比每年在釜山召开的Gstar还略有几分逊色,但也许正是因为如此,反而吸引了一些在大型游戏展会上难以看见的展商参与,让我们可以看到一些游戏展上往往被忽略的角落。

VR设备+载具成展会主流

good game show01

相对于各类PC网游、主机大作云集的Gstar,Good Game Show明显更为偏重各类带有游乐设施性质的的游戏装置。此类展台几乎占据了展览会场的半壁江山。除了常见的单屏、三屏式载具型游戏装置,今年的Good Game show上使用VR眼镜设施占据了不小的比例。相比传统载具机台的分屏显示,载具的4D式体感结合VR眼镜的沉浸式体验能带来更强的临场感。不过同时也是因为VR游戏的高沉浸式感受,游戏大多采用第一人称视角。对于习惯性晕3D的玩家来说,这种犹如脑后插管一般的游戏世界可能有胆无福消受——头戴VR眼镜再加上随着地形强烈晃动的载具,这晕车晕船的感觉不要太真实……

IMG_2474

对于VR眼镜和各种载具的结合上,一部分厂商着眼于怎么带来更加炫酷拉风的感受。这一类载具往往体形巨大,以各种车船坦克为主,开起来会借助液压装置一边剧烈的倾斜、晃动,一边发出巨大的拉风声响。而另一类厂商则更着重与生活体验:比如占地面积大概只相当于一个电脑桌的滑翔伞,或者是需要你猛蹬踏板才能前进的自行车。

good game show-zixingche

它们都不需要占用太大占地面积,你甚至可以在自己家里就来上一套。然后就可以天天在自行车上一边玩游戏一边挥汗如雨(简直是宅男锻炼身体的福音),或者坐在悬挂的吊床上,戴上VR眼镜,拉动拉绳来体验一下在高加索山脉中迎风滑翔的感觉。

gameshpw-jangluoshan

在前者的身上我们能看到VR和载具是如何让游戏变得更加华丽、带感。而在后者身上,你能感受到那种将游戏与“生活体验”相结合的脉脉温情——让你足不出户就能尽量真实的触及山间滑翔、公路骑行这些真实存在,而一般人却难以随时体验的生活。

游戏展与儿童

无论是在以展示游戏为主的TGS还是今年进一步被强调了Showgirl穿着标准的Chinajoy,在整个场馆中也主要是以各类成人游戏为主。尽管在PS或者Xbox的展台会有一些老少咸宜的游戏作为展示,但无论在游戏的数量上和参展观众上,儿童都是一个被忽视的群体。而在Good Game Show,儿童则是游戏展的一个主要组成部分。

goodgameshow-boys

首先从参展观众方面,有专门的老师组织带领学生参观——这些穿着整齐的校服,以队列形式在场馆中穿行的小孩子们非常幼小,目测约在小学2年级左右,更有一部分萌萌的小朋友看上去大约只有幼儿园大班的模样。在老师的带领下这些小孩子会去体验一些不太剧烈的载具类游戏机、投篮机、PC上的模拟手游等在娱乐场所可见的全年龄段游戏。

good game show-boys2
除此之外,现场还有一些明显是专门面对低龄儿童的展台:可以读出白纸上不同颜色的色道而调整行进路线的机器人,类似捕鱼达人的娱乐机等等。在展馆的一侧我们还看到了一种专门为儿童提供的投影沙池——投影仪在沙池上投影出波光粼粼的大海和水中的游鱼、海龟……围绕在沙池旁的小朋友可以在老师的指导下在沙池中堆出岛屿、用手指触碰投影在沙面上的鱼儿、海星、乌龟……无论是游戏的设备还是游戏的方式,这些设施都毫无疑问是专门针对幼儿而打造的。除此之外,在PS4等主机游戏的专区,我们看到工作人员在带领小朋友玩一个将玩偶丢到墙壁的洞里的小游戏,无论从玩偶的大小和墙上开洞的高度来看,这都是一个针对幼童的项目。

good game show-boys3

在5月29日的短短一个上午,我们在馆内看到的由老师带领的幼儿队伍就不下十只。这些小孩子们都穿着统一的园服或校服,在老师的带领下体验游戏,和各种游戏设备合影。这样的情况在Chinajoy上是不可能见到的——就算抛开那些谈游戏色变的家长(在80后和90后转职为父母之后这样的情况有所减轻),这些游戏展会也绝对不具备这样的条件,Chinajoy那连成年人都可能被挤死的人潮显然容不下这样的稚童。

good game show -boy4

尽管是展会本身的性质造成了这样一个醒目的差异,但是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了韩国对游戏行业的支持是从幼童时代开始的。而这帮在老师的带领下就开始玩电动,参加游戏展会的小孩子们,也许将来也会成为游戏行业的中坚力量。更何况,在这样的支持行为的背后,还有儿童游戏的商业市场。

你可能不知道的韩国制造

在本届游戏展中,扮演主角的除了各类手游、游戏机械之外,还有动漫形象设计者们。这些设计者多数为Kakao、LINE提供Q版表情包,并授权制造业生产和其相关的文具、毛绒玩具等周边。不少动漫设计者还希望将自己的产品授权制造手游(当然这一类的手游也往往以休闲游戏或者针对低龄儿童为主)。

goodgameshow-katong

和国内兔斯基、罗小黑等经典动漫设计形像的设计者都是年轻人不同,来询问和洽谈相关授权业务的人员不少都是两鬓斑白,甚至穿着略显土气的大叔。但也正是这些大叔们,手中往往握着软糯Q萌的小兔子或者小猪、小狗的表情版权。而更为不太为人知的是,已经有不少这样的动漫表情提供商,已经把自己的产品授权到了中国。当你打开豌豆荚、微信、QQ等软件,并在上面下载一个萌萌哒的表情包时,这个表情包的提供商其实并不是我们往常以为的微博条漫作者,而是来自于韩国。在5月29日下午我们接待了4家这样的动漫形象设计商,其中有3家就已经和微信、豌豆荚等软件已经开展了授权合作——如果你看到之前的文字还认为这是一片可待挖掘的沃土,那么现实就是国内大公司的触角其实已经伸得足够远和深。

molang

(如果不经说明,你或许不会知道这是由韩国团队授权提供的微信表情)

也许从国际影响力和规模来说Good Game Show还远不及享有盛名的Gstar,加之展会更多的倾向于定向邀请,使得整个展会看上去并不像我们常见的游戏展会那样人头攒动、热闹非凡。但也正是因为这不同的定位,让我们得已看到韩国游戏产业的不同一面。目前就中国的游戏产业来说,无论是规模还是收入都已经大大的超过了韩国。但经历了这一次的Good Game Show之后,我们依然还是发现了国内游戏行业和韩国游戏行业 的一些差距。这些差距不是来自于游戏制作水平的高低,而是游戏这个行业可以涉及的年龄领域以及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