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与“二次元”的火花 任玩堂专访《十万个冷笑话》手游制作人

发表于 2015-03-18 17:11

swglxh-interview-0

1520000000。

这是国产无厘头动画《十万个冷笑话》在2年时间内取得的播放总量。该剧的受众群体之广,受欢迎程度之深由此可见一斑。一开始当我知道这部剧要被改编成手游时,其实我是怀疑的。游戏怎么体现《十万个冷笑话》的精髓——“吐槽”?《十万个冷笑话》的人物贯穿古今中外,世界观可以说完全没有,能做成手游?

混B站的90后

接受采访的是《十万个冷笑话》手游制的作人左拉,此前曾开发了“蓝港第三剑”《神之刃》。穿着整齐衬衣,戴着精致手表的左拉,看起来是精英人士的模样,或者说看起来“并不年轻”的模样。所以在群访开始之初,就有媒体委婉地表示,“《十万个冷笑话》是二次元产品,你们团队的年龄会不会……”。

“会,对于我这个岁数来说理解动画就已经有点难了”,已过而立之年的左拉直言不讳。早在接手游项目半年前,左拉就看过《十万个冷笑话》的动画,给他推荐该动画的朋友告诉他,这部动画好好好。

但是,左拉没有看懂。“当时特别不理解,李靖怎么成这样了,哪吒怎么成那样了”。

这使得左拉意识到,团队需要“90后”。“你得让能听得见炮声的人的去打仗”,左拉说。

《十万个冷笑话》团队紧锣密鼓补招了十来个90后,分布在文案、角色策划、局部系统策划各个岗位。为了能招到对二次元文化了解比较深入的90后,他们在招聘启示上爱特意加上了一条:爱泡B站。

这些90后还有一项特权。为了能让游戏更贴近原作,项目组经常一起出点子,商量在游戏里加入哪些无厘头元素,最后再通过投票来决定是否采用这些点子。90后的选票拥有更高的权重,而左拉就属于无权投票的类型。

swglxh-interview-2

不要叫我战甲,要叫我秋衣秋裤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 《十万个冷笑话》世界末日篇中的无名男主突然一个大招劈死了试图毁灭世界的鸟不拉屎大王,但也不小心劈开了地球。为了拯救世界,无名男主穿越到古代,附生于拳师/灵剑/幻师(三大职业,玩家自由选择),并重新踏上寻找大魔王的道路。

这是游戏开场动画讲述的故事。到这里都还算中规中矩。直到我拿到第一件装备。那是一件叫“秋衣”的装备,装备描述赫然写着“里面带毛毛的秋衣,穿着贼暖和”。果不其然,紧接着我又获得了第二件装备——“秋裤”。

获得“秋裤”装备的过程并不容易。那一关的BOSS是三只癞蛤蟆,我方角色攻击完毕,静静地等待蛤蟆们出招,结果蛤蟆们自己打起来了,于是我方在没有伤亡的情况下拿到了“秋裤”。

秋衣秋裤原本也有狂拽酷炫x炸天的名字:战甲和皮革。但这“烂俗”的名字没有通过左拉法眼。“战甲皮革什么的完全跟十万个冷笑话不沾边,所以我让他们重新策划,装备可以从原版动画里找,即便是自己创造,也要符合原作的无厘头风格,“左拉回忆。

同样被左拉要求无厘头化的还有很多。例如公告栏里对玩家的称呼,由“亲爱的玩家”变成了“欧尼”;又例如玩家可以找到各种奇怪的随机名字,例如激昂的容、饿的单于、玩泥巴的岑……

swglxh-interview-6

游戏怎么发弹幕

在游戏玩法上,《十万个冷笑话》依然是玩家熟悉的卡牌养成RPG。因为这样的游戏类型“上手门槛不高、剧情人物都能还原”,也因为这样的游戏类型“能让IP方得到相应的收益”。对于后者,左拉透露《十万个冷笑话》版权方并未要求他们支付版权费,而是采用联合经营,利益分成的模式。

然而这种游戏玩法让《十万个冷笑话》在内测期间受到不少质疑,因为游戏玩法与左拉团队此前开发的《神之刃》颇为相似。左拉坦言两款游戏确实有相似之处,“毕竟是同一个公司开发的,以前积累的经验不能全盘否定”,左拉表示,“但是我们也改动了很多细节”。这些改动中,左拉颇为自豪的是战斗系统。他们大胆弃用了即时战斗,而是回归单机时代,选用了回合制战斗系统。一方队员全部攻击完毕,另一方再出招。

为了解放玩家双手,满足碎片时间需要,游戏配备了自动战斗,这是手机网游的常规做法。不过自动战斗期间,玩家往往没有事情可做,只能等待结果。为此,《十万个冷笑话》引入了弹幕系统,供玩家互动。

于是战斗过程中你能看到各种吐槽从屏幕上划过:

“秋衣是什么鬼”……

“话说是BOSS不是BOOS啊喂!这样打错两遍好吗啊喂”……

“白雪公主的毒苹果用来补血真的大丈夫吗”……

swglxh-interview-3

左拉的转变

“我理解的逗比感觉不就是这样吗,一本正经突然来一个毁三观。”左拉这样定义《十万个冷笑话》的风格。

很难想象这个侃侃而谈的左拉是文章开头那个看不懂《十万个冷笑话》的左拉。为了完成这种转变,左拉看了几十遍《十万个冷笑话》。“大概在接了项目半年后才真正找到感觉,就像学习一门语言,真的很痛苦”。现在左拉已经能给别人讲解动画里的“梗”了。

做一款更贴近IP的游戏,这个念头让他完成了一次转变。而他似乎有更远大的目标:填平与年轻人的代沟。

在接《十万个冷笑话》项目后,他把B站出的“100道最变态的题”找了出来。里面的题目有“英雄传说IV空之轨迹SC的op是? ”,有“声优冈本信彦所配的以下角色属于人类的是?”,还有“Clannd游戏通风子线后进入after story时已有几颗光玉?”。左拉答了将近一个小时,很多题目他百度完了也还不明白。100道题,他最后答对了56道。

“开始做《十万个冷笑话》的项目后,慢慢知道了原来世界还有这样一种文化,这样一种有特点的文化,所以我试着做很多东西”,左拉告诉任玩堂记者他成了B站的常客。他去日本还会特意跑到动漫店,一层一层的翻漫画看。现在的左拉已经能向记者科普,地球上不仅有“世界小姐”的评选,还有“世萌”的评选。

“无论做任何一个行业,未来永远是年轻人的,必须去了解他们,才能为他们做更多的产品,否则你一定会被这个行业淘汰”,左拉如是说。

swglxh-interview-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