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五宅话题」时代之爱——论日本的“隔江犹唱后庭花”

发表于 2015-01-23 11:42

众所周知,日本有许多的道文化,日本人将这些“道”里最重要的挑出来,合称“日本八道”,包括茶道、艺道、花道、书道、剑道、棋道、柔道和空手道,其中又以茶道、花道、书道举世闻名。除此以外还有一道是大家多比较少见的,那就是“众道”(衆道/しゅどう)。对于素来追求形式的日本人来说,茶道、花道都是恪守郑重其事的礼仪,众道亦是如此。武士道曾经明言:“武士之于武士的爱要唯一,一个武士有权利以背叛者的鲜血洗净崇高的武士爱所受到的玷污。”众道延伸着武士道的忠诚信念,是深具武士尊严的爱。

zhongdao1-04[1]

历史起源

日本从平安时代开始,贵族、僧侣之间流行起男同性恋关系,而到了中世的室町时代,武士间也盛行起来,并融合到武士道精神的“主从关系”价值观当中。武士之间流行的男同性关系和之前在贵族社会流行的美少年癖好有所不同,由于女性禁止进入战场,因此武将需要其他男性服侍,而这些人一般年轻貌美被称为“小姓”,这便是武士阶层里男同性恋关系的开始。不过在某些特殊的时候,“小姓”也会取代“女性”被当做替代品。白仓敬彦在其著作《江戸的男色》中认为,将军的小姓制度是在室町时代得以确认。能乐的创始人世阿弥就是足利义满的娈童之一,将军的宠爱使他得到庇护,而他奉献出他的男色就是回报。

zhongdao1-09[1]

zhongdao1-01[1]

氏家干人在他的书《武士道とエロス》甚至还提到了“男色与战术的关系”。在《新编会津风土记》第74卷“土人ノ口碑”中提到,文明十一年(1479年),芦名氏利用男色收集情报,一举在高田城战役中获胜。同时男色也被认为是武士出人头地的策略,或是有加强军队团结的作用。此外《叶隐》对武士道之中的男同性恋关系也进行了阐释,“一生之中只有一人值得相互思念”,“始乱终弃简直大逆不道”,“先相知五年再确定是否值得相恋”。然后,如果对方风流成性不值得信任的话,或是没有共同价值目的的两人应该果断分手。勉强下去只会让两人纷争不休,“一刀两断”方是上策。在《叶隐》中,众道关系应该是值得自己为对方付出性命的。

zhongdao1-06[1]

织田信长与森兰丸

从室町时代以后一直到战国时代,男同在战场的武士中间十分盛行。信长与森兰丸之间的关系,让人足以窥见战国大名的另一面。森兰丸本名森长定,兰丸是他的小名。兰丸的大哥森可隆与父亲先后为织田家战死,加之兰丸天生丽质,于是从12岁起跟着信长当作小姓。据史料描写,森兰丸长相可爱身材矮小,聪颖智慧也是信长喜爱他的原因,葡萄牙使者前来拜访信长时候曾为其身后少年之容而惊讶,疑为天人。

zhongdao1-08[1]

信长对兰丸宠爱有加,特别迷恋兰丸的长发美态。在日本,所有成年的男子都要束发。但因为信长太喜欢兰丸长发披肩的样子,竟然下令兰丸不准行成年礼。兰丸虽然尴尬,却无可奈何。因此,森兰丸也是日本历史上为数不多超过了成年的年纪依然长发披肩的武士。此外兰丸也不仅仅只是名男宠而已,他替织田打理杂事、分忧解难,与他共同进退,两人心灵相通经常拥有一样的想法。

zhongdao1-12[1]

都说织田信长是第六天魔王,战国一代霸主,拥有二十几名妻妾,而真正和信长在本能寺直到最后的却是森兰丸。本能寺之变那天,信长只带了少数随从,结果被一直伺机的明智光秀带了几万人包围在了寺中。由于京都处于信长领地的核心地带,信长根本没想过会在这种地方出事。关于当日所发生的具体情况,至今仍众说纷纭,其中一说是当时寺庙将破的时候,信长命森兰丸介错,而后据说寺内有易燃物(类似火药)引起大火和爆炸,信长及兰丸尸首无存。

zhongdao1-13[1]

zhongdao1-15[1]

后世塑造森兰丸形象时都喜欢加入浓重的女性元素,例如《战国无双》《100万人的信长之野望》等游戏,在众多彪悍的男性阵列里森兰丸可谓首屈一指,很多不明真相的玩家都会直接认为是女性角色吧……

zhongdao1-03[1]

消逝没落

当然时代不断变迁,无论是众道文化还是小姓关系都慢慢消逝。江户时代中期开始,随着对君主的忠诚度要远远重要于众道关系后,同时伴随着争夺美少年的各种争风吃醋的争斗事件,导致众道关系被视为是影响社会安定的一个重要因素。安永四年(1775年),米泽藩的藩主上杉治宪颁布了针对众道关系更为严格的法令,宣布可以对众道关系采取死刑。到了幕府时代末期,包括萨摩藩等在内的一度盛行众道关系的藩也开始对众道关系进行取缔,由此逐渐落下帷幕。

周五宅话题

bestof2014banner

* 暂无相关文章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