埋在鲜血中的墓碑:僵尸成长日志

发表于 2014-10-22 17:07

作为恐怖题材的代表人物,僵尸已经成为了我们各种电影游戏的常客了。这边《行尸走肉》美剧和游戏双翼齐飞咬的正欢,那边《生化危机》又传出电影版结束以后要紧接着从电视上继续毁。如果我们将时间往前轻轻拨动一下就会发现,僵尸的热潮几乎是伴随我们的娱乐事业一路夫唱妇随过来的。但你又是否了解,好好的一个人到底是怎么一步步变成这种步履蹒跚、不人不鬼的恐怖生物呢?
289_150403_8da5b
首先我们先来明确一个分类标准:排除掉阿饱曾经提过的中国跳尸以外,我们日常概念中行动缓慢、咬人会感染的僵尸其实也分为两大类。一类是本体已死甚至已被埋葬,却因为诅咒或者邪恶的巫术重返人世,以迈克尔杰克逊经典MV《Thriller》中从坟墓里爬出来的活死人为代表;另外一类则是我们熟知的活人感染僵尸病毒一步步变成行尸走肉模式,以《行尸走肉》和《生化危机》系列为代表,它亦是当下僵尸题材的主流模式。
Michael Jackson in 'Thriller' Video - 1984
比起不着边际的诅咒和无数,“病毒”这个概念显然离我们更近,带来的恐惧感也更强烈。虽然游戏历代水平参差不齐,电影更是烂出了人神共愤的新境界,但《生化危机》依然有着它独特的设定魅力。今天阿风就以个人心目中无论是设定严谨度,还是游戏可玩度都最高的《维罗妮卡》中《饲养员的日记》为例,和大家谈谈一具合格的僵尸是怎么一步步走过来的。
Resident_Evil_4_file_-_Chief's_Note_1

饲养员日志

1998年5月9日
晚上,我和警卫斯科特、阿里亚斯以及研究员史蒂斯一起玩扑克牌,最后史蒂斯成了大赢家,但我想这家伙是靠出老千才赢这么多的。
1998年5月10日
今天,一位一级研究员教我去喂一个新品种的“怪物”。
他活像一只没皮的大猩猩,研究员告诉我必须得以活的生物来喂食。我放了一只猪进去,它先是把猪玩弄了一番——先是将猪的大腿撕下,然后再将猪的肠子给掏了出来……

发展到今天,《生化危机》中的怪物已经多到数不清,譬如小号噩梦舔爷、一步步进化的威廉博士、阴魂不散的追击者、CG电影中被能一拳打爆坦克的暴君全力一击正中面门站起来就能跑的李三光等等,但没有一头怪物能具备僵尸那样的代表性。要了解僵尸,便要先了解T病毒到底是怎么回事。
2012061215434118
ialcr_fullxfull.48174
比起太大动静老能引起世界警察美国爸爸注意的核武器,生化武器一直是小国们更热衷的武装方向。雨伞公司是一家生化公司,虽然名义上是一家垄断了各国医疗的药品制造商,暗地里却一直在为各国研究生化武器。最终他们研究出一款名为T病毒的生化武器——嗯,目的当然不是要制造僵尸,而是制造体能和战斗力都极为强大的超级士兵。T病毒的研究一直在浣熊市郊的洋馆中进行(生化危机1),但是仍旧处于实验阶段,这款半成品最大的问题在于它虽然能促进人体新陈代谢、让宿主产生极强的体能,却有极大的不稳定性。宿主会因为病毒的过度繁殖丧失智力和思考力,由于新陈代谢过快,它们需要大量的食物来补充迅速消耗的能量,因此食欲也会特别旺盛。
309295_100157_4426
初期的T病毒其实是没有任何实战意义的,只能算个半成品,即使是经过精心调制、最接近“成功制品”的暴君1号也会有心脏暴露在体外这种致命弱点,而且完全不受控制(生化危机1)。一般人类一旦感染了T病毒,结局可想而知……所以《生化危机》中的僵尸属于纯粹的意外产物,是病毒泄露事故的牺牲品,并非雨伞公司有意而为之。前面说过,T病毒的作用方式是通过促进新陈代谢,加强宿主体能,所以宿主的变异总体来说将会经历四个阶段。

初期阶段:

1998年5月11日
凌晨5点左右,斯科特叫醒了我。还叫我和他一样也穿上一件太空服般的“防护外逃”。听说是实验室出了什么意外,唉,似乎研究员们都是些
不用睡觉的家伙。
1998年5月12日
从昨天起我就穿着那件笨重的防护服一直到现在,他使我的皮肤发痒,非常难受。
我让那群怪物空着肚子,看着他们焦躁不安的样子,我才觉得好过一些。
1998年5月13日
我的背部又红又肿,只好去了医务室。
医生在我背上绑了一条大绷带,并告诉我可以不用在穿着那件“太空服”了。我想今晚总算是能够睡个好觉了。

T病毒的感染症状与一般的小病症的症状没有什么区别,最多也就是咳嗽、打喷嚏,皮肤偶尔也会其疹子般地发痒——人体在过敏或受到刺激时的反映也就与上述症状差不多,所以也不会有人去在意这些,顶多以为自己不过是感冒了,就用些普通的药片来对付。当然,这些普通的药片是无法让这些症状消失的,并且,在经过了一段时间以后,人体体内的T病毒就开始感染宿主的细胞组织,从而进入了第二阶段。
20131205173724_84019

第二阶段:

1998年5月14日
一觉醒来,我发现我的脚上起了个大水泡。但还是有工作要做……我只有穿着拖鞋去喂那些怪物。奇怪的是今天它们似乎显得特别安静,似乎有什么不对劲?细细一检查我才发现原来少了几只怪物!如果这件事情被上头的人知道麻烦可就大了……
1998年5月15日
嗯……今天的确有些不太舒服,不过我仍然打算去和我的南希见面,这可是我等了好久的假期。可是公司门口的警卫却把我给拦了下来,说公司命令任何人也不准离开这里,甚至连打电话也不准……实在太离谱了。
1998年5月16日
听说昨晚有一个试图逃离这里的研究员被枪决了。
我只感到浑身灼热,就像火烤一样,并且骚痒难耐……
而当我用手用力抓手臂上那些发肿的地方时,手上一块腐烂的肌肉掉了下来……
究竟在我的身上发生了什么事?

这时就是T病毒真正发挥效用的时候了。T病毒最根本的作用是加快生物体内的新陈代谢,于是,当作为宿主的人类体内的新陈代谢速度加快的时候,宿主的皮外表就会不可避免地发生一些变化——首先是皮肤变得惨白,毫无血色,这正是由于在快速的新陈代谢之下,已死亡的表皮细胞逐渐堆积所造成的;然后由于T病毒自身的不断繁衍,使得宿主体内的新陈代谢速度越来越快,当皮肤细胞无法承受这么快的新陈代谢的速度时,皮肤就会发生软化甚至腐烂的情况,直至大面积地脱落。最终我们将会看见了那些身上肌肉残缺不全,甚至没有嘴唇、脸皮、眼珠的宿主。
s1101wsj21s

第三阶段:

1998年5月19日
我已不再发热,但仍然发痒。
饿的时候,就吃狗粮充饥。
与我有着差不多的症状的斯科特过来我这边,他那副丑样叫我非杀了他不可。
真是美味啊!
发痒!美味!

宿主的症状将变得更加严重。由于病毒已经开始破坏脑细胞,使得宿主自身的智能急剧减退,理性、感性也慢慢变得迟钝,最后完全丧失作为“人”最基本的道德观,成为一具彻底的行尸走肉。但是,宿主本身的身体机能还是在高速的新陈代谢之下超负荷运行着,为了弥补高速新陈代谢所消耗的大量能量,而这些能量的补充只能从体外摄取,所以宿主的食欲就变得异常亢奋,只要是看到、听到、闻到其他生物的存在,就会立刻向该生物发起进攻,就是所谓的“吃人”。而受到袭击的生物,同时也收到T病毒的传染,就算是侥幸逃脱,在一段时间之后,身体就会出现初期阶段的症状:咳嗽、打喷嚏、皮肤发红发痒……僵尸的世界就这样扩张开来了。
original

Resident-evil-6-zombie

第四阶段:


1998年5月20日
好饿啊!

末期,这时宿主——某头僵尸的全身组织已经开始溃烂,浑身散发僵尸所特有的“恶臭”,动作也变得迟钝起来,除了脑部的少数维持身体基本运作的神经元之外,其他部分已经完全被T病毒所破坏了,只剩下“动作的本能”。虽然此时的僵尸的头部大小并没有因此而缩小,但脑容量却已经接近零了,并且全身的骨头也因为身体负担过重而脆化——所以有时只需要一枪,就能把僵尸的头给“打爆”、一脚就能够将它的头踏碎——这不但是一个刺激的画面效果的展示,并且也用事实证明了僵尸大脑是空的。而当僵尸的头被彻底毁坏的那一刹那,身体的最后一点机能也算是消失的完完全全了——流出的一滩污血告诉玩家,这次僵尸是真的翘脚了。
2012010715354976086

a5045480_s

在《生化危机》系列史上虽然有多次设定不严谨的场面(譬如生化危机2中黑人警察变僵尸的速度与本文使用的维罗妮卡资料就不太一致),可怕的僵尸仍旧是我们谈起《生化危机》时最津津乐道的题材。即使《生化危机》系列发展到今天已经渐渐从凡人的苦苦求生变成了超人大联欢,不过不要忘记当初我们第一次遭遇那“回眸一笑”时,永远挥之不去的梦魇。

您可能还喜欢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