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五宅话题」探寻忍者的起源 ——“甲贺流”忍者

发表于 2014-09-19 17:41

jiaheninja-10

昏暗中悄无声息靠近的身影、一身黑色装束、使用各种近乎妖术的技能去执行任务、生于黑暗死于黑暗……提起“忍者”,能让人联想起不少这样的神秘特征。然而,真实的忍者并非如此。

jiaheninja-9

随着和平时代的到来,忍术结束了自己的原有使命,转而利用所长,置身歌舞伎、街头艺术等大众艺能的世界。原来人见人怕的兵法,如今让所有人为之倾倒。在这一过程中形成的忍者的形象,便是现在人们眼中的忍者形象的根源。

忍者与忍术的产生

jiaheninja-14

“忍者”,简单地解释就是在古代日本一种受过特殊机构施以特殊“忍术训练”而产生出来的特战杀手、特战间谍。其所呈现的是属于“派系组织性的单位”形态。而这种“组织性的单位”有很多门派分布在日本各地,有官方及非官方性质的。

忍术的历史是从公元6世纪开始的,当时中国的《孙子兵法》和佛教一起传到了日本。这本被誉为“世界上最古老、最高明”的兵书有一条教诲——“战争是危险的,不可滥用,运用智谋才是真正的王者之道”,由此发展出了各种各样的忍术。

jiaheninja-16

通常认为最早使用忍者的是苏我马子和圣德太子。马子派东汉直驹接连暗杀了崇峻天皇和其他对抗苏我氏的豪族,扩大自己的势力;而圣德太子据说曾派遣秦的河胜(香具师的祖先)、服部氏族(伊贺忍者的祖先)、大伴细人(甲贺忍者的祖先)等人收集各地的情报。

jiaheninja-15

还有一个对忍术的产生不可缺少的因素就是“修验道”的影响。当时的僧人行基倡导本地垂迹说,宣扬现世佛教,但是被朝廷认定是邪教而受到迫害。当时保护了行基的就是“修验道”的头领——役小角和他手下的山伏们。他们以杖术为基础,创造出了独特的山伏兵法,击退了官兵。这种杖术后来分化,并各自发展成了剑术和枪术。

有关具体的忍术和忍者介绍,玩家们可参考任玩堂 launcelot 童鞋的《「周五宅话题」臨兵闘者皆裂陣在前——谈谈日本忍者

忍者始祖——猿飞佐助
jiaheninja-20

猿飞佐助是日本战国时代非常有名的“忍者真田十勇士”之首,是居住在信州鸟居峠的山林中的隐士鹫尾左太夫之子。一天傍晚在山中与山猿追逐嬉戏时,偶遇“甲贺流”忍术高手户泽白云斋,并拜其为师学习甲贺流忍术。三年后忍术学成,达到“免许皆传”(日本各种武术流派弟子中最高水平的称呼)段位。

十五岁的一天,在鸟居峠狩猎时遇到真田幸村,成为幸村之家臣,并改名为“猿飞佐助幸吉”。大坂保卫战前,幸村在九度山蛰居,这时佐助游历日本,并将天下情势及时报知幸村。

甲贺忍术和甲贺忍者

jiaheninja-18

甲贺的中央有座海拔664米的饭道山,自古以来就是天台宗的三大修行道场之一,这里有很多修验者。他们因为曾在各地云游修行,掌握了很多各地的情报,所以这里也成为了一个情报的交换场所。因此,这里的修验者也就可以与各地的战国大名们发生联系,而且能够更加早的知道时局的变化。这些修验者当中有不少身怀异能的人,其中一些人定居在这里,形成了甲贺忍者的原形。

甲贺位于近江南部的要地,离京很近,运送的伊势的货物又必须经过甲贺的铃鹿峠,可以说这里是近畿圏的军事、经济的重要据点。基于自己的家乡自己守护的想法,后来就产生了被称为“郡中惣”的自治系统。

【钩之阵和甲贺忍者】
jiaheninja-19

照片中的是钩之阵时义尚本阵真宝馆(永正寺)。钩之阵发生于1487年,当时以观音寺为大本营不断积聚着力量的六角氏无视足利幕府的命令,将军足利义尚派兵讨伐,于是就爆发了同六角家的战争。义尚动员了诸国的大名逼近六角家的居城观音寺,六角政赖、高赖父子弃城逃往甲贺城。于是义尚把本阵移到栗太郡·鈎的安养寺,并攻落了甲贺城。逃出来的六角父子命令手下的甲贺武士在山里展开游击战。

甲贺武士们利用山里的地形,不断的发动各种奇袭,有时候又借着夜幕的掩护潜入义尚的本阵放火、放烟,给幕府军吃了不少苦头。这场战争一直没分出胜负,到了1489年,义尚在阵中去世,前后历时三年时间的战争终于结束,六角家生存了下来。这一战,神出鬼没的游击战和高强的战斗力,使甲贺武士之名传遍全国。

日本最后的“甲贺流忍者”

jiaheninja-1

曾经当过工程师的川上仁一,18岁时就成为日本甲贺流派第21代掌门人,如今被视作日本“最后的忍者”。川上现担任日本伊贺市伊贺流忍者博物馆名誉馆长,对外介绍忍者与忍术历史,推广忍者文化。

川上6岁就入门甲贺流派,拜师上一代掌门人伊志田正三。他说,与师傅第一次见面印象模糊,只记得他当时穿着的僧人服饰。

jiaheninja-5

“我认为,我获得‘最后的忍者’称号,是因为可能没有其他(健在)人士还掌握所有从忍术宗师那里直传下来的技能,”川上告诉不久前探访博物馆的法新社记者。

“我一直修炼,却不知道我在做什么,直到很久后发现我在练忍术,”法新社19日援引川上的话报道,练习内容包含身体技能、精神技能、化学物、天气和心理等。

“以专注度训练为例,我会盯着一根蜡烛的烛芯,直到感觉我确实在烛光之中;我还训练自己听针掉在地上的声音”,川上说,“我被要求忍受酷热与寒冷、痛苦和饥饿,训练艰难而痛苦,没有乐趣。但我没有去问为什么,训练已经成为我人生的一部分。”

jiaheninja-2

在川上看来,忍术实质上是“全面的生存技能”,但后来发展成侦查、游击等战争技能。忍者虽然在电影和漫画中显得神秘且强大,但精髓不是暴力,而是抓住他人毫无防备的时刻。

“人不会所有时间都保持警惕”,川上说,“总有一刻,他们会放松戒备,你就可以抓住这个机会。”

川上解读,忍者能够取胜更显强大或者数量更多的对手,往往取决于他们最大限度利用别人的弱点;在寡不敌众时,他们也能成功分散对手注意力,抓住难得的逃生机会。

“如果你甩出一根牙签,人们会顺着方向去看它,给你逃跑的机会”,川上说,“我们还有个说法,你可以站在敌人的睫毛上存活下来,意思是你靠得太近,他们反而看不见你。”

【濒临失传】
jiaheninja-13

川上10年前重拾旧业,开始在伊贺市传授忍术。不过在川上看来,这只能算是一种文化的传播,而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技能“传授”,“真正的忍者已不存在”。

川上介绍,忍者秘籍上有一些工具的草图,但连他也没有找出所有工具的细节。“不少传统通过口口相传,因而我们不知道这个过程中有没有发生改变”。

此外川上说,不少忍术技能已经与现在社会格格不入,难以验证。“我们不能尝试谋杀和下毒,即使有这种指南,也不能尝试”。

“忍者根本不适合生活在现代,”川上说,自己不打算招收任何真正意义上的弟子,甲贺流派将终结于第21代。

忍术村
jiaheninja-11

“在甲贺那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一群黑忍者,他们活泼又聪明,他们调皮又灵敏,他们自由自在生活在那绿色的大森林,他们善良勇敢相互关心”,咳咳,这里是甲贺之乡忍术村,只要走进忍术村就会觉得好像是通过时空隧道回到了忍者时代。占地面积非常大的忍术村内有忍术博物馆,机关住房,剑道场等很多可以体验忍者世界的设施设备。有机会去甲贺的玩家朋友不妨一探!

jiaheninja-8

地点:甲贺市甲贺町隐歧

交通:JR甲贺站有车免费接送(须联系)。

费用:1000日元

营业时间:10:00~17:00

休息日:星期一(如星期一为节日则次日),年底年初

咨询热线:甲贺之乡忍术村 +81-748-88-5000

官网:http://koka.ninpou.jp/

对忍者感兴趣或立志成为忍者的玩家还可以关注这几篇文章《「忍者の传说」:叶隐忍者三期生招募开始》、《「忍者の传说」:忍者之乡——神奈川小田原的“风魔祭”》

周五
宅话题

您可能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