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编辑故事大接龙:悲催少年的一天

发表于 2014-09-09 15:59

随着炎热高温天气逐渐进入尾声,任玩堂小伙伴们的脑洞也随之越来越大(什么逻辑),大得都有点无处安放了……有一天,不知道是哪个心思活络的小可爱说:“不如我们弄个故事接龙吧。”——所以就出现了以下这一篇东西。

故事接龙的规则是酱紫的:没有开头,只有一个小伙伴给出的结局,其余的小伙伴就一个接一个的进行故事瞎编(喂),但不管内容怎么扯淡,最终都要回归到结尾上来。

由于以下各位抖 S 的脑洞,已经将文中的主角少年君虐了个千百遍——穿越的、索命的、装神弄鬼的、蓄意害人的……总之是品种齐全,应有尽有,童叟无欺。

那么事不宜迟,咱赶紧开始吧!

悲催少年的一天

ivans-1

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少年又开始了自己朝九晚五的工作日。到了最近的车站,看到大排长龙的人群,心里又不禁浮躁起来。骚年无奈地跟着人群排起队,一个洁白的身影引起了他的注意,那是一名身着白裙的少女,打着伞站在马路对面,虚空的眼神像是完全没留意身边的事物,洁白的身影却透露着一种难以言表的孤独。

gu-shi-jie-long-06

少年看得出神,一股莫名的吸引力让他不由自主地向着少女一步步走近,一步、两步、三步……突然间耳边响起震耳欲聋的喇叭声和卡车刹车的声音——少年猛然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竟走到了马路中央!幸好疾驶而来的卡车及时在自己的面前刹住了车,这才留下了自己的一条小命!骚年吓出了一身冷汗,再看看那名白衣少女,早已不见了踪影……

ariesmu-01

接受完路人齐刷刷的注目礼之后,少年还是无惊无险地来到了公司,因为时间有点晚,所以电梯门前同样是已经排起了长龙。排在队末的他望着前面好长好长好长好长的队伍叹了口气,干脆摸出手机一边看小说打发时间,一边随着队伍慢慢前进。

gu-shi-jie-long-08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低头看手机看得脖子酸的他抬起头来,竟然发现自己已经来到电梯门口,更诡异的是,周围一个人都没有了……随着“叮”地一声,电梯门打开,少年虽然有点心里发毛,但想着就快到上班时间,为了个全勤奖,他硬着头皮走进了电梯。电梯稳当地上升,到 13 楼时忽然停下了,门打开,咦?没人——不对!少年惊觉对面原本已经荒废的电梯的门竟也开着,还有一个人静静地站在门内,那一身白裙看着好熟悉……而就在少年被吓呆的时候,对面的电梯突然像断了线一样猛然下坠,地底下传来白衣少女的尖声惨叫!

miyu-01

“喂!”一个回神,忽闻一个甜美的声音从背后响起,让少年凭空生出一些不祥的预感。他扭过头去,却看到那个白裙的少女正笑吟吟地站在他的身后。“平时你都到得挺早的,怎么今天这么晚呢?”

“呃……”少年的脊背后渗出了一股寒意,先不论少女说话的内容,刚刚她不是才出现在对面的电梯里?怎么突然就到了自己的身后?等等不对仔细想想她说的话也好恐怖啊!怎么听起来像是认识自己一样……

gu-shi-jie-long-09

叮。电梯门再次打开,已经到达了公司所在的楼层,电梯间里如意料中般的空无一人。少年惴惴不安地迈出电梯,身后却忽地吹来一股阴风,少年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他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回头,总觉得这里一旦选错了分支,就会引发不可挽回的后果。

思索再三,他还是回过了头,却看见白衣少女与他的距离近得有些吓人。她低垂着眉眼,轻轻地把滑到前面的碎发撩到耳后,少年仿佛能感受到她的呼吸暖暖地、软软地呼到他的脸上。

“好久不见”。四个字从少女的嘴里缓缓吐出。

peggybear-01

“我见过你?”少年心生疑虑,问道。

“主人你已经忘记我了吗?真是贵人多忘事呢。”少女答。

少年仔细打量少女清秀的脸庞,柳叶眉杏花眼樱桃小嘴,似有几分熟悉。正当少年苦思冥想究竟是在何处见过少女时,少女的声音再次传入耳中。

gu-shi-jie-long-05

“我前世本是一白狐,而你是富甲一方的王爷,在一次狩猎中你将我射伤。心生愧疚的你将我带回王府,悉心照料,你对我那洁白无瑕的皮毛甚是喜爱,终日让我伴你左右。”说到这,少女的脸庞滑落几滴泪水。

“但是!”抽泣的少女猛然抬起头,对少年怒目而视。

shu-sheng-01

“你竟因小妾的一句‘好漂亮的狐狸皮’,把我活生生地剥皮,只为做一条毛皮围巾讨她欢喜!”,少女的眼睛越来越红,血丝布满了眼球,“你可知道……你可知道……我当时是那么的爱慕你、崇敬你,你却对我下如此毒手,让我在这人世间苦苦游荡了五百年。”

“啊?”少年只觉得自己的喉咙很干,发不出一点声音,肺部几乎被空气灌得不能呼吸。

“终于,老天有眼!我痴等五百年终于盼到今日,这等良机我又怎能轻易放过你。请一定要注意安全哦,呵呵呵呵……”
说着,少女的脸挟着凉风越贴越近,越贴越近,将他紧紧地包围,似乎要和他融合为一体,他只得浑身发抖紧紧地闭着双眼,一动也不敢动……

gu-shi-jie-long-10

“喂!先生!先生!”突然,少年的肩膀被人重重地拍了一下,他猛地转过身子,只见面前站的是大厦的女物管员,正皱着眉一脸迷茫地看着他,“你已经在电梯里自言自语地站了好几趟了,究竟要去几楼啊?你不会是来捣乱的吧?”
“啊……啊?不是不是。”少年看了看物管员,再看了看周围,这里还是平时上班的电梯,空调吹得他瑟瑟发抖。原来是幻觉啊。少年只觉得自己的后背已经被冷汗浸透了。

“我……我……去18楼。”

“有病就早点吃药,不要放弃治疗嘛。”女物管员边嘟嘟囔囔地说着,边按了18楼,不一会儿,电梯就到了18楼。少年完全不敢回头,三步并作两步地走出了这个可怕的空间。当他走远之后,一抹微笑浮现在女物管员的嘴角,电梯门缓缓地闭上和墙壁融合在一起。

原来这个位置根本就没装电梯。

lala-01

少年跌跌撞撞走进公司,还好还好,公司的一切倒是和平常没什么两样,这么看来刚才发生的一切大概都是自己压力太大产生的臆想吧。虽然自我安慰的成分更多,但心里一旦这么认定,越想就会越觉得在理。

就这么浑浑噩噩的熬过了一个白天,电脑上显示的时间刚到 18 点,少年就急不可耐的抓住背包走出公司。这次电梯没有再出问题,很快就到达一楼。“回家就没事了,我只是太累了”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往地铁站走去。

gu-shi-jie-long-16

虽然一天里发生了这么多事让自己精疲力尽,但想到马上就能躺在自己的床上休息,少年就慢慢的轻松了起来。这时,十字路口的灯变成红色,于是他停了下来,抬起头随意的打量着马路那边一个个面无表情的路人。

诶?对面的人齐刷刷都是面向这边而站,为什么有个女孩是背对着我?啊……大概是和朋友在讲话吧。少年又揉了揉近视的眼睛,想确认自己的想法。但是等等,既然她确实是背对着我站着,那么,为何……她的脸……

……正面对着我?

a-bao-01

少年吃惊地捂着嘴,微微眯了眯想要看个究竟,忽然周边的景物就像窒息一般地静止了,川流的车辆在这一瞬间都停了下来,身边原本喧闹的路人们都没有了声息,飘落了一般的树叶也静止在了半空。经过这一天的事惊魂未定的少年被吓得双脚一软,跌坐在地上。就在这时马路的对岸发出了好像是扭动生锈的铁门般刺耳的声音,少年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往前方看去,那女孩正在慢慢地、艰难地转动着身子,脑袋却纹丝不动!随着身体的转动快卷成麻花状的脖子不停地溅出血花,顺着女孩宽大的连衣裙淌在地上。

少年觉得自己一定是被蛊惑了,眼看着女孩正在慢慢往这边移动,他心脏跳的快要蹦出胸腔,身体却丝毫不能动弹。女孩搅得只剩烂肉的脖子上顶着一张精致的脸蛋慢慢清晰,那诡异地笑容甜美而危险,无辜的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少年。少年已经无法顺畅地呼吸,随着起伏的胸腔喘着粗气,女孩伸出纤细的手轻轻擦去少年脸上的汗,轻笑着露出小巧的獠牙,声音银珠落盘:

“好无聊,咱们杀人玩吧。”

gu-shi-jie-long-11

说完从连衣裙的口袋里搜出一个透明塑料袋,轻轻套在少年头上,并狠狠地在少年的脖子上打了个蝴蝶结。塑料袋里稀薄的空气随着少年绝望的呼吸剧烈地收缩和膨胀,少年抬起头,透过塑料袋看见高处红灯的亮光腥红得像要渗出血来,女孩眨着空洞的眼睛依然天真地笑着,肥美的尸虫开始爬满了她的身体。

就在少年以为自己快要窒息而死的时候,猛一睁开眼睛,竟只看见一片斑白——斑白的天花板,斑白颜色的海绵铺成的墙壁,斑白的铁门,斑白的铁床,和被约束带束缚得无法动弹的自己。

这是……医院?刚刚的是梦吗?我为什么被这样绑起来?

正想着,铁门忽然应声而开,走进了一位身穿护士服的人,少年一看——竟和那梦中的女孩一模一样!少年瞪圆了眼睛,想要挣扎着起身却无果,只听见那人关切地说:“别怕别怕,这是给你治病呢~”说罢,便往少年的静脉推注了一支地西泮针。

shuttlewind-01

药效过去以后,少年开始感到头疼,长时间的梦境跳跃使得他有点搞不清自己所在何方,只觉得斑白的铁门和墙壁在眼中的形象,仿佛如麻绳一般渐渐扭曲成一团向自己压过来,鼻子里呼吸的不像是空气,倒像是腥味的血液和陈败腐烂的木头混合起来的恶臭——他突然想起来自己为何身处这里,便用力的挣扎起来,捆住他的约束带绑的很死,他只能连滚带爬像条虫子一般扭到铁门边声嘶力竭的呼喊起来:

“护士!护士!你们真的抓错人了!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上班族而已!我是无辜的啊!!!”

用力的嘶吼扭打过以后,他无力的坐到地上,空气似乎并未对他的努力作出任何回应。始料未及的是铁门的窗口居然打开了,还是那个护士装女孩在门后,小小的铁窗看不清她的脸上表情,只有一双眼睛温柔的盯着他,充满关怀:“我知道你现在一定很痛苦,但是请坚持下去,我们的医疗团队正在努力寻找治愈你的办法,只要再等一阵……再等一阵……”

铁窗关上,整个世界仿佛又只剩自己和挥之不去的死寂。少年由于双手被捆绑了起来,他只能绝望的用身体撞门,直至右肩的骨头都在隐隐发痛。

gu-shi-jie-long-04

“嘿嘿……”角落传来一阵阴沉的笑声,阴沉得不像是人类能发出的声音。少年才发现惨白的房间里除了自己以外还有其他人存在。那个人与自己一样全身被白色约束服死死捆住,一双浑浊的眼球死死的盯着他,嘴巴里一副发黄的牙齿还缺掉了几颗,死灰的脸上没有半点人类的神色。

“你真的以为自己没病吗?我跟你说,每一个进来这里的人都声称自己没病,嘿嘿嘿嘿,但是结果如何呢?我一年到头也见过不少像你这样看上去正儿八经的家伙进来,还老觉得自己是被冤枉才进的精神病院。切,这年头哪个疯子会承认自己他妈的有病啊,你不承认自己有病他们就要继续治疗你了,我两三年前才进行了一轮疗程 1 就认输了嘿嘿,还是老老实实当个疯子比较好嘿嘿嘿嘿……”

少年感觉自己受到了前所未有的侮辱,脸上泛起了愠色:“我和你们不一样!疯没疯我自己清楚得很!只要……只要让我见到了院长,我就能直接和他交涉证明清白!”

“嘿嘿,在你之前也有两个人是这样说的,所以我给你的回答也是一样的——想见院长唯一的办法就是坚持到疗程 3 ,然后院长才会亲自给你治疗,到时候可要记得有冤报冤有仇报仇咯嘿嘿嘿嘿。不过你知道传说中的疗程 3 是什么样的吗?嘿嘿嘿嘿……咳咳咳咳……”疯子笑得更欢了,一时喘不过气,一口黄牙随着咳嗽声呼出一股恶臭。

“我没有病,而且我现在意识非常清醒,只要能和院长交谈他就一定会相信我的!”

“是~么?在你之前的那些人也是这么说的呢。然后你知道吗,然后他们就都不知道消失到哪里去了……咳咳咳咳……唯一回来的一个家伙我看他那样子啊……哈哈哈……咳咳咳咳……已经成了一个废人……咳咳咳咳……”疯子越笑越开心,咳嗽声也随之越来越大,仿佛要把喉咙都要咳断似的。

gu-shi-jie-long-15

“回来的那个人怎么样了?”

“他啊,傻了呗,整个人连话都不会说了,我逗他他也不会回答。那个小伙子啊,可帅气了,老子以前趁晚上想偷偷摸摸他那白嫩的小脸蛋都不行,疗程 3 做完回来以后可是随便我怎么蹂躏呢嘿嘿嘿嘿……咳咳咳咳……”
“疗程 3 ?这些疗程都指的什么?”

“老子当初才接受了一个疗程 1 就放弃抵抗了,我还记得当时被那帮畜生架到电椅上啊,说是电击能治疗神经病,妈蛋说这些话的人就是一神经病。不过老子被电了几次就服气了,不然回头还要接受后面的治疗呢。”

“那……后面是什么内容?”

“老子不是说了疗程 1 下来就扛不住了吗,疗程3的事我也只是听别人聊过,听说啊~可是非常好玩哦……咳咳咳咳……”

“那是什么……”

“脑部手术……”阴森恐怖的笑声和咳嗽声在狭隘斑白的房间里久久弥漫,挥之不去。

sheng-hao-01

“……”

“好吧,我骗你的,你居然指望一个精神病人跟你说真话,看来你真是没救了。”那个人撂下了最后一句话,就转身不理少年。可怜的少年只能望着那个蜷缩在房间角落的背影,张开嘴,却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于是,房间内回复了难得的安静。绝对的安静。

大概过了3、4个小时,彻夜未眠的少年觉得有些不对劲了。这不是精神病院吗?怎么没有一丝奇怪的呼喊声?即便是脚步声、谈话声也应该会有的吧!少年忽然有种似乎能够逃出去的预感,便又挪动身子,试探性地撞向铁门。

果然,铁门再也没有之前的结实,只撞了一下,少年就感到门框有了些许的松动。不管怎样,心中不断涌现危机感和希望让少年像是着了魔一般的撞门。而原本完好无比的铁门却像是被施了法术一样,逐渐变得锈蚀、残破起来。

最终“砰”的一声,铁门终于倒下了,扬起了一阵黑色的尘埃。少年喘着粗气,脸上一阵潮红。“终于打开了……有救了,可以离开这该死的地方了。”这样想着,少年的眼中似乎看到了光明。只是,双眼赤红的他好像感觉不到身后有什么东西接近。

gu-shi-jie-long-01

“都说了精神病人就不要装正常人了,老老实实呆在这里吃药打针挺好的,非要去撞开这道门。”那个怪人不知什么时候站起身子从角落走了出来,朝霞下慢慢映出他瘦骨如柴的身影。他低头看着少年,咂咂嘴:“啧啧,这是第 19 次循环了吧,怎么还不长记性呢?莫非真要等到第 20 次才开窍吗?”可是他此时的面容已经不再是那般恐怖,而是五官开始慢慢蠕动,竟组合成了少年的模样!接着便将仍裹着约束带的少年拖至怪人呆过的那个角落。

少年正要问,就被怪人抢先了话头:“我知道你要问什么,我这是在帮你呢~我们医院提供全方位的精神病治疗服务,每接受完一轮治疗,根据恢复情况院方会让患者重新回归正常生活,一旦病人出现异常现象,则会再次被送入院。而在这段时间,将由我,来代替住院治疗的你,继续原本的正常生活。当然出院后我们各归各位,互不干扰。但为确保跟进和确认治疗效果,将会在再次出院之时删除你治疗期间的记忆。”怪人把少年的约束带加了加紧,用轻快的语气接着说:“不过入院次数达到 20 次就得一辈子呆在这里了哦。呀……现在已经 19 了呢,下次再抓进来,可就出不去咯~”

gu-shi-jie-long-13

“荒谬……这、这不可能,我明明很正常!你们这是非法拘……”还没等少年的话说完,怪人不知从哪里掏出一只对讲机:“工号 4089732 出院,工号 4089732 出院。”一边用手轻轻捏了捏那张新长出来的脸,一边面无表情地说着,对少年的嘶喊视若罔闻,信步走出门外。

“啦啦啦啦”这时从门口传来一阵熟悉的少女歌声,那个白色身影慢慢走进病房,哼着歌,手舞足蹈。

结尾

这位身穿白色长裙的少女微微低着头,稍长的刘海下看不清她的表情,只见她唇角微扬,轻喃一声:“醒了吗?欢迎回来。”

—— 终 ——
* 暂无相关文章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