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五宅话题」臨兵闘者皆裂陣在前——谈谈日本忍者

发表于 2014-07-07 17:31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在战场中能否掌握到关键情报,往往决定了胜利的天平将倾向哪方。在古代日本有种特殊职业,即是武士又是刺客,受雇于大名及封建贵族,进行秘策、破坏、暗杀、收集敌方前线情报、搅乱敌方后援基地等种种谍报活动,这种特殊职业在江户时代得到了属于自己的称谓——忍者(にんじゃ/Ninja)。由于忍者生前必须隐姓埋名,过着终生见不得天日的生活,更不能留下只言片语,以免日后东窗事发,因此关于忍者的历史记载是少之又少,也使得忍者一直都充满了神秘色彩。

Friday-ninja-01

正因为忍者的特殊性,忍者的技艺大都是通过家族内的口头教授来作为传承方式的,也就是说,忍术的教授和学习,只会在一个家族中的长辈到晚辈之间进行,外姓人是很难介入其中的。但随着时代局势的变化,忍者中的一些有识之士,在延续原本传统的知识传授形式之外,还采取了对忍者来说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书籍记载方式。而这种方式在将忍者的各项技术和修炼方法做了更为系统和精细的归纳整理之外,也使得更多关于忍者和忍术的信息得以更广泛地流传。若没有那些有他们在知识传授方式中颇具“离经叛道”意味的革新,恐怕忍术将作为一种家族代代流传的秘术,湮灭于时光的洪流之中了。

在现今流传于世的所有忍者典籍里,最具史料价值也最系统化的忍者及忍术的典籍,莫过于被称之为三大忍书的《万川集海》、《正忍记》与《忍秘传》了。日本忍者的忍术流派以伊贺(三重县西北部)、甲贺(滋贺县南部)两地为本,而三大忍书,皆由伊贺流与甲贺流的忍者所著。

《万川集海》

藤林保武著,伊贺流与甲贺流忍术的集大成之作,书中系统全面地概括了忍术、忍具、忍者精神以及战略战术思想。也正因其极高的资料价值,在伊贺和甲贺之间,乃至整个日本,有着数种抄本的普遍流传。

Friday-ninja-03

《万川集海》其中1页,记载了侵入房屋的最佳时机。

《正忍记》

同为藤林家的藤林正武所著,主要记载了纪州流忍术,成书于延宝九年(1681年)。

Friday-ninja-04

《正忍记》其中1页,记载了变装的方法。

《忍秘传》

写于永禄三年(1560年),由史上最著名的忍者——服部正成所著,记载了伊贺、甲贺忍术的流传典籍。

Friday-ninja-02

《忍秘传》其中1页,记载了破坏锁具的方法。

说到服部正成,就不能不提起服部半藏(はっとりはんぞう)。其实在历史上的服部半藏并不是指一个人,而是伊贺流忍者头目的总称。而现在人们常说的“服部半藏”,一般是指14世纪末幕府将军德川家康麾下的服部氏第2代头目,服部半藏正成(1542年 – 1596年12月23日),乃德川十六神将之一,率领伊贺忍者屡建战功,又被人们畏惧地称为“鬼半藏”。

Friday-ninja-05

传说服部氏的祖先原本是日本古代(6世纪中旬)豪族之一秦氏的后裔,而秦氏则是由中国的吴国渡海过来的移民。秦氏不但传授纺织技术给日本人,更在日本各地展开「新乐」公演,令日本人大开眼界。所谓「新乐」,是3世纪末到4世纪初,在中国非常发达的一种大众文艺,内容包含歌舞、杂技、力技、魔术、偶人剧、口技,以及训练犬、猴子、鸟等小动物表演节目的大众娱乐,据说是融合吐蕃文艺与中国文艺的新型技艺。秦氏集团当时主要在中国南部都市与寺庙巡回演出,日后组织逐渐膨胀,分散到中国各地。其中的二、三个乐团,为了寻求新天地,渡海到日本来。日本和服的传统称呼是「吴服」,语源正是取自秦氏出身的吴国。

忍者的特殊能力常常被夸张,如隐形、变成动物、高楼越下、飞行能力和预见将来,大部分的夸张之说来自于忍者自己,还有一些来自于作家和电影业。而在西方流行文化中,忍者通常仅仅被描述为精湛的武术家,运用各种各样奇异武器和技巧来完成他们的任务。他们身穿传说中的装束——深蓝色衣服,包头只露双眼。这些所有描述经常构成西方小说情节,常常让忍者作为虚构情节中的公敌(任务多在亚太地区)、超级英雄或超级坏蛋。

Friday-ninja-06

虽然在电影、戏剧里经常会有用漆黑的装束包裹全身的忍者登场,但是实际上忍者使用的颜色绝对不会仅限于黑色。《正忍记》中便写道:“衣物应使用茶色、烂柿子色、黑色、紫蓝色、花色。因为这些颜色经常使用,是很容易就可以混在人群里的颜色。”所谓花色,指的是蓝色。所谓烂柿子色,指的是柿子放久了开始变坏慢慢变黑的时候的颜色。一身黑不仅会让人一眼看上去就抱有警戒心理,而且根据试验证明,在黑暗里一身黑色打扮反而更加醒目。烂柿子的颜色、赤茶色这一类带一点点灰色感觉的颜色,反而容易融化在黑暗之中。如果在雪中,或者白墙壁、白沙等地方隐身的话,忍者也会用上白色。

尽管在外衣下面穿着锁子甲、长刀斜背在身上的样子似乎成了忍者的固定形象,但这是非常片面的。谍报活动是忍者的主要任务,而不是重要的战斗力量。穿上锁子甲就跟把全身捆住一样沉重,对防御来说是有效的,但是却不适合忍者的快速行动,也会极大地消耗忍者的体力。实际上,除了大规模的打斗以外,忍者是不会穿着锁子甲的。他们通常的装束是筒状的半长上衣,下面穿骑马裤、手甲、胫巾,这在一般的劳动者、旅行者身上也经常能看到,没有任何特殊的地方。预先把羽织(外披)、衣装等做成里面和外面不同颜色或者款式,可以因时制宜地把正反两面调过来穿,这是一种“变衣”,也是忍者常用的手法。

Friday-ninja-07

忍者的头巾「三尺手拭」也非常简单,使用豆属植物苏木将布带染色,使之具有杀菌作用。这和一般为了挡太阳、遮尘垂下来放在脸颊两侧的头巾看起来没有什么两样。用手巾过水可以杀菌,受轻伤时还可当作绷带包扎伤口。而三尺手巾除了在泥水的过滤、绷带、包头、代替腰带等用途之外,还可以用水弄湿以后让它具有黏着力,在翻越围墙的时候卷住高处的树枝,当作拉手跳上高处,有时候也用作武器的代用品。通常忍者的腰带是把两端缝起来的形成环状的环状带。这样做,是为了在黑暗中也可以一瞬间就系紧而准备的。

Friday-ninja-08

忍者的刀也是如此,如果背负长刀的话,在小空间里活动就会受到阻碍。白天,忍者以可以藏在怀中或者行李中的武器如短刀护身,也有把佩在腰上的短刀藏在木制或竹制的手杖中的。当乔装成山伏、虚无僧(带发云游的头陀)、有钱的城里人等形象的时候,也会将一把颜色很深的、没有装饰、不会给人留下印象的腰刀插在腰带上,而不会用带流苏的带子固定。实在没有办法要把刀背在身后的时候,刀柄会放在左边。一般选择刀身结实锋利,刀长一般在五十厘米以内的短尺寸直刀。为了能够防水,刀柄和刀鞘都涂上了漆。

Friday-ninja-09

忍刀的携带方法,绘自江户时代。

当然,在单兵作战的情况下,忍者也需要各种各样的工具来帮助自己完成任务。忍者的工具统称为“忍具”,分为预先制作随身携带的“真”,以及在任务执行现场组合或者就地取材制作的“草”两个大类。

“真”,包括八方手里剑、铁鞠、撒菱做成菱角形状的锐利的小型金属物,撒在地上,敌人踩上去脚底会受伤。鎹(曲钉)、铔(锯子)、苦无等轻量小型、结实而且便于随身携带的物品,但是也不能大量携行。在《万川集海》第十八卷的忍具编写道:“根据敌人的情况加以考虑,做好准备,只携带与时机、状况相符合的忍具就可以了。”而“草”,则是可以在现场快速、准确地制作,使用以后不留痕迹地收拾干净的忍具。

忍具的数量非常多,全部带在身上是完全不可能的,能够以事前获得的情报为基础对忍具进行严格的筛选,将一种忍具发挥多种用途的忍者才是优秀的忍者。不过,忍者还是有着6样必携道具的(忍の六具),分别为草笠、三尺手巾(上文已提过)、钩绳、打竹、石笔和药品。

Friday-ninja-10

草笠(編笠)

从里面可以清楚地看到外面,别人则看不到他们的脸,所以只要一换衣服,就可以做到像换了个人一样。草笠的突起部分等处,可以将报告文书等裁开来捻成纸线编到里头去,如此一来可以很好地藏起来。

钩绳(鉤縄)

在绢质或者麻质的细绳上绑上爪钩制成的工具。用法是往高处攀登或向低处下降、渡河等时候,把铁钩扔到目标附近,人则悬挂在上面。此外,还有捆绑敌人、绑住门户的入口处等用处,在偷偷潜入时用起来非常方便。此外,小绳子(辅助绳)也可以使用。

打竹(付竹)

这是可以常时把火种放在里面随身携带的工具,要用火或者放火、夜袭、铁炮等发射需要用到,方便之处非常多。当时的点火法是用燧石或者火镰互相打击,不仅要花费时间,而且还会发出声音。忍者把用旧的麻布弄成碎片,和锅灰、糊等混在一起,经过蒸、烧以后装在金属的筒里,然后放进竹筒,用布缠起来,在口上点上火,放在衣袖或怀里随身携带。寒冷的时候也当做怀炉使用。忍者执行任务时,一定会在火筒、火绳筒、短火绳筒三样中任选一样随身携带。

石笔(石筆)

由于忍者写下的东西,要做到容易抹去不让敌人发现,在给自己人留下记号等时候,为了事后容易抹去,大多用石笔书写。另外,使用普通墨水的矢立也是必需的,在写报告书、做笔记或者伪造敌人的文书、印鉴等时候都会用到。

药品(薬)

作为忍者,关于中药药效的知识是必不可少的。据传有两百种以上的药物根据目的的不同而被分门别类地加以使用。防虫药、外伤药、兴奋剂、催眠药、毒药、解毒剂、发烟药、有毒气体和气体散布的药物等,忍者需要从里面挑出自己需要的种类随身携带。

除了忍具外,忍者能顺利完成任务的保证,便是通过了死亡率极高而毫无人性的修行所掌握到的忍术。在古代日本,作为一名忍者家族的后代,一旦降生,就必须接受残酷的命运现实——成为忍者,或者死。并且从很小的时候起,就被灌输以对主人誓死效忠的思想。主人的命令,无论是什么,忍者都将毫无疑义地听从,并为之行动。效忠主人,为主人献出自己的一切,对忍者来说是无上的光荣,除此而外,忍者不再会有任何的思想,由于这种封建观念的深深植入,忍者比任何的宗教信徒都更加狂热,更加无所畏惧。

仅凭机械的思想灌输创造出的只是向前冲杀的野兽,而不是无敌超人,忍术远不止于此。它有着一套切实可行的强大精神力量的训练方法,这种技术才是忍术的秘中之秘,简单的说就是:一名忍者是忍者的同时也是一名东密的行者。

大多数忍者都是东密的狂热份子,尽管很多忍者不是刻意去修习密宗,但从生下来他们就被灌输了密宗思想,以后会不自觉的沉溺于其中或多或少的受到一些影响。所谓密宗是相对于佛教显宗而言的,为古印度后期佛教的特色,是佛教与印度教结合的产物。由中国密宗流传到日本后,经过改良演化便形成了东密。东密对于人体念力的开发,向来有着自己独特的传承,在密教界一直以显著快捷著称,忍者通过通过东密秘法的修习,锤炼自己的意志,使精神变得无比纯粹和坚韧,体内的潜能将得到最大限度的开发,可以完全除去心灵的迷惑和恐惧,全神贯注的投入战斗。我们在电影、动漫中经常听到的“臨、兵、闘、者、皆、裂、陣、在、前”便是东密中的九会曼荼罗真言。

Friday-ninja-11

忍术起源于平安时代末期,其发源地为伊贺地区,忍术的理论基础是由中国传到日本的《孙子兵法》而来,之后再加上修练道,以及在山中的伏击技巧发展而成。忍术的山中伏击技巧,来自住在大和、吉野、鞍马、根来、伊贺的忍者的山地战经验。京都则是忍术中使用的法术(阴阳道)的发祥地,高野等佛教密宗的本山。忍术的武艺方面来自柳生流剑派、宝藏院流枪术。忍术包括了战斗、制造混乱和收集情报,是古代日本忍者所掌握的整套完善的间谍情报技术体系,忍术的训练内容包括了伪装、逃跑、隐藏、格斗、地理学、医学和爆破。

Friday-ninja-12

至于忍术中的遁术,早已失传。后来流传的遁术也就是一些利用五行学说开创的障眼法而已,要求使用者具备极好的轻功和极快的身手,这和中国武术的精髓如出一辙:武术搏击最高层次就是讲究出招的力度和速度。忍者通常技艺超人,擅长使用剑、钩等各种兵器与飞镖等暗器;他们能飞檐走壁,在沙地上飞跑而不发出一点声响;在水中屏息可长达五分钟,如用特殊器具则可在水底待上一天一夜。他们善于在水面和水底搏斗,甚至能潜到船底,偷听船上人的对话…

在历史中,忍者被分上忍·中忍·下忍三个阶级。上忍,又称“智囊忍”,专司策略布局的统领工作。中忍,是实际作战时的指挥,当然也有着相当水准的忍术。下忍,也称“体忍”,是最前方与敌军交手的实际接触人员。并且忍者也不全为男性,女忍者同样存在,比如德川家康向政敌石田三成送出的初芽局便是一名女忍者。

日语中把女忍者称为「くノ一」。这是因为平假名的く,片假名的ノ,汉字的一,合起来是汉字“女”。在战国时代,忍者的头领们会在社会上搜寻那些在战乱中失去父母的女婴,长大后,那些貌美的女子就会被作为忍者培养的对象。女忍者除了掌握一般忍者技能,还要掌握呪术、祈祷术、护身术,和针对男性的色诱之术。女忍者的主要任务是在一面倒的战况之下,成为帮助改变战况的特务人物。多数被伪装成为女仆和或妾侍献给目标人物,使女忍者能够刺探对方的机密情报甚至是暗杀该要员。但是为了防止女忍者真心爱上目标人物或作出背叛行为,常有负责联络及监视的忍者与其共同行动,在感到有任何背叛的可能时,马上杀死女忍者。并且,如果被敌人识破,女忍者下场同样很悲惨,大部分被开膛破肚,也有人会选择自杀。

忍者,因乱世而生,盛行于日本战国时代,在德川幕府将其纳入正式编制后,进入最兴盛的年代。蜚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随着乱世的终结,在日本明治维新后,德川幕府的消亡,警察、陆军、海军的设立,失去了雇主的忍者也失去了自己活跃的舞台。一些幸运的忍者转行做了警察,但一些不幸的忍者则沦落为盗贼,那些身怀绝技的忍者,就这样逐渐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

您可能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