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你走进传说:吸血鬼事件的真相释疑

发表于 2014-06-12 23:53

月夜,古堡,老树的枯枝上停着一只撕扯着嗓门绝望尖叫的乌鸦,厚厚的云层背后透出的光亮在晚风的吹拂下渐渐明朗。古堡前,是一位手持长鞭银枪,一副贵族打扮的年轻人,目光如炬。这晚,他要进入这座被诅咒的古堡中猎杀传说中最凶残可怕的怪物——吸血鬼伯爵。城堡大门缓缓打开,阴森的哀嚎扑面而来,仿佛能让人窒息。英雄握紧手中的长鞭,夜风将长发缓缓拨起,鹰一般的身影不动如山……
xi-xue-gui6

这样的场景相信我们已经无数次在与吸血鬼相关的动漫和游戏中看到过,吸血鬼自古便是人类的一个挥之不去的梦魇,自十八世纪欧洲吸血鬼文学盛行以来便一直与文明同步发展着。发展到电子时代,文化的传播越来越迅速的今天,《恶魔城》、《暮光之城》等永恒的吸血鬼主题系列更是将吸血鬼的文化热潮推到一个新的高度,我们将吸血鬼当做是一种优雅、高贵、冷傲的生物来对待,似乎渐渐忘却了在阿鲁卡多(《恶魔城》月下夜想曲主角,吸血鬼与人类的混血后代)扬起白发、挥动长鞭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吸血鬼在传统文化眼里一直是阴森、恐怖、神秘的代名词。而这种传统意义上的吸血鬼的历史之悠久,影响之深远,确实值得我们好好玩味一番。

xi-xue-gui3

在愚昧的年代,人们认为吸血鬼是真实的存在,并且由此进行过一场场轰轰烈烈的吸血鬼捕捉运动;时至今天,科学将以完全不同的方式向人们提供对此类怪异现象的科学解释。接下来就让我们回顾一下源于十七十八世纪开始流行的吸血鬼传说,并对当中的事实和真相进行一定的提炼和分析,从中探寻一下关于吸血鬼的真相。

xi-xue-gui4

在爱尔兰作家布拉姆·斯托克的著名小说《德拉库拉》以及很多电影中所表现和描述的吸血鬼,用现代人的眼光来看完全就是封建迷信的遗毒。但实际上,18世纪在历史上是著名的理性时代,而在这个理性时代里巴尔干地区依然能多次出现吸血鬼现象的”蔓延”,就不得不让人感到玩味了。这些吸血鬼事件并非是民间的惶恐传说,而是堂而皇之的出现在当时各大报纸的头版新闻,性质差不多就和《人民日报》登出了“我国多处爆发丧尸狂潮”一样的不可思议。在权威媒体的渲染下,只有少数哲学家将它当做迷信加以抵制,大部分民众都相信那确有其事,整个欧洲都陷入惶恐之中。直到20世纪末,一些历史性和科学性分析才把这些事件背后的真相搞清楚并公之于众。

xi-xue-gui

从传统意义上说,吸血鬼指的是那种死了却能在夜间复活的人。每当日暮西山,这些坟墓里的不死者就会爬出来四处寻找受害者,被吸血鬼袭击过的人最终也会变成新的吸血鬼。这个设定直到今天的吸血鬼电影和游戏里都还有保存——《上古卷轴5》中,被吸血鬼咬过的玩家也会变成吸血鬼;《魔兽世界》里冰冠城塞的鲜血女王的撕咬更是能将让吸血鬼一传二、二传四,一路扩散。受到吸血鬼传说的启发,西班牙维哥的克塞劳尔医院神经科医生胡安·戈麦斯–阿隆索从医学角度分析了这种现象。在他的研究报告中,他指出了一个惊人的事实:在狂犬病与假想的吸血鬼现象之间,存在着让人震惊的相似之处——当年欧洲各大权威报刊正在刊登“吸血鬼现象不断传播”的新闻的同一时刻,在匈牙利的新闻中也出现了有关狗、狼和其它野兽狂犬病发作的报道。由于缺乏识别狂犬病症状的常识而导致的一系列错误的判断,加上完全错误的联想,使得巴尔干地区的乡村居民们相信他们就是吸血鬼的受害者。

xi-xue-gui2

还记得我们在《吸血鬼德古拉:真龙之路》里是如何将看起来几乎是无敌的吸血鬼,是怎么在玩家通过一步步解谜和收集元素集齐道具,最后将吸血鬼一击致命的么?在传统吸血鬼神话里,根绝吸血鬼的唯一办法只有在它们的心脏处钉入木桩才能让它们永世不能超生。在我们将狂犬病病症同吸血鬼神话联系起来之前,让我们先试着分析一下在识别病症方面发生的错误。1731年冬至1732年春,在靠近贝尔格莱德的梅德维佳村,一个士兵从希腊返回后很快死亡,死前他说在希腊时自己曾被一个吸血鬼咬过。他死去不久,村子里很多村民都说发现他在夜间出现过,而且这些村民都感觉到自己浑身乏力。人们把士兵的尸体从坟墓中挖了出来,在尸体上发现有被吸血鬼的血口吸吮过的痕迹。作为补救措施,人们在他的心脏上插上了木桩。

xi-xue-gui11

但这种所谓的“预防措施”在现实中发挥的作用似乎并没有我们游戏里面看起来那么可靠,尽管采取了这种措施,村子在接下来的几年内依然持续出现吸血鬼现象的流行和传播,村民们接下来依旧沿用之前的传统,对死者进行挖墓和掘尸,其中14具尸体在找到”一点都不容置疑的吸血鬼痕迹”之后被焚毁。这种疯狂行为的根本错误在于:人们不知道尸体在自然条件的作用下也会出现这种迹象,从而将这些尸体同假想中的复活后寻找受害者的吸血鬼等同起来。这些事件发生后不久,法国神甫奥古斯丁·卡尔梅在他的一篇论文中对这种现象进行了分析,他将”坟墓中的吸血鬼”同村民们声称看到或梦见的所谓”到处游逛的吸血鬼”加以区别。他指出,在保存尸体时可能会有温度偏低或在潮湿地区可能发生所谓”皂化”的过程,在这种情况下,皮下组织会转变为像蜡一样的物质,从而可以使尸体保存很多年。

xi-xue-gui8

吸血鬼德古拉4:龙之影》中详细呈现了所谓的“吸血鬼症状”——吸血鬼即使在死去以后依旧会出来作恶,吮吸受害者以后常常会在嘴角留下血迹。结合我们之前对吸血鬼的认识“死后”于是我们再来看一看这些可怜的受害者所表现出来的所谓“吸血鬼症状”:一些尸体体内有液体,口中有泡沫和血,如果不说它是吸血鬼现象,而将其看成是狂犬病的病症,那将更容易被人们理解。狂犬病是一种由动物传染的病毒性疾病,80%的人会发展为脑炎。它损伤控制感情和行为的大脑神经系统。这种狂犬病被称为狂躁性狂犬病,由于接种疫苗和文明程度的提高,导致了狂犬病侵害性的下降,今天已不大容易看到这类病症。然而在18世纪,巴尔干地区的贫困状况使得狂犬病的发病率极高。根据戈麦斯–阿隆索的观点,在这种特殊情况下,虽然现代人已经不太能见到,但还是可以想象狂犬病在人类之间传播的现象。

xi-xue-gui9

如果不打防疫针进行预防,这种病的后果将是致命的。在经过2周到2个月的潜伏期后,病症集中表现为焦躁不安、浑浑沌沌地东游西逛、过分敏感、恐惧、失眠和痉挛,从而导致瘫痪,最后因昏迷和窒息而死。正是这最后的结果才说明,在“假想吸血鬼的尸体里存在液体”是有道理的。事实上,在休克、衰竭和窒息而死的情况下,血液在尸体中会存留较长的时间,这种情况就可能使人陷入误区,即用狂犬病急性发作阶段的病症来描述”吸血鬼的特征”。狂躁性狂犬病的其它表现同吸血鬼的现象有着惊人的吻合之处:吸血鬼一般为男性,这种类型的狂犬病对男人的伤害比对女人的伤害高7倍;面部痉挛、厌光、怕水、性欲过强,这些现象使人把对吸血鬼的笃信同临床上对狂犬病人的某些描述对应起来。事实上,这种病是一种”动物等同症状传染病”,也就是说它在人和某些动物身上的病症相同,表现也一样,这些现象更增强了吸血鬼能变成狼、狗和蝙蝠等种种神话的”可信性”。家畜被传染上疾病之后就会发展为没有侵害性的狂犬病,它能直接导致家畜瘫痪,而在民间传说中却把它说成是吸血鬼的受害者,并且这些家畜永远也不会成为人的化身。

xi-xue-gui10

18世纪初,关于吸血鬼现象的争论十分激烈,甚至很多我们耳熟能详的理性派科学代表都犯过错误。法国哲学家卢梭就曾声明说,”如果说世界上存在着有完好文献记录的历史的化,那么这就是吸血鬼的历史。它史料齐备:有口头传说的证明,有可信赖的人的证明,还有外科医生、神甫和法官的见证。总之,谁还能不相信有吸血鬼呢?”鉴于这种说法,即使有人认为吸血鬼只是迷信,也拿不出相应的证据来反驳。所幸时间的推移并未将历史的真相淹没,反倒是科学的进步使得我们能够窥见更多当年或许根本无法想象的谜底,吸血鬼的真相才渐渐浮出水面。

xi-xue-gui1

看上去确有其事的一个吸血鬼事件发生在1770年,当时巴尔干地区流行狂犬病,于是当地居民就把它同最古老的有关吸血鬼的民间传说混为一谈了。如果没有这些不祥的事件,像《暗影吸血鬼》里那种穿着黑衣服的吸血鬼(他们咬受害者的脖子,吮吸他们的血,并把他们也变成了吸血鬼)也就不大可能至今还吸引与惊吓着一代又一代的电影和游戏爱好者了。  

xi-xue-gui5

时至今日相信已经不会有人相信会真的有吸血鬼的存在了,当年闹得满城风雨的吸血鬼现在给我们留下的是无尽的文化遗产和创作灵感,虽然历史的真相被剖析出来以后会失去了神秘感,但“窥见传说”的感觉也能让人精神为之一振。现在回想起来,如果真要找一个最贴切吸血鬼真相的游戏,前面所提及的那些游戏或许都没有《瘟疫公司》要来的贴切呢。

您可能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