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海日记第一章:约定之日 旅程之始

发表于 2014-05-28 17:22

罗罗诺亚·索隆(Roronoa Zoro)是《海贼王》中的主要角色之一,草帽海贼团中的战斗员,同时也是悬赏过亿武艺高强的三刀流剑士,十一超新星之一,能够自由操纵三把刀战斗。爱喝酒,没事就睡觉,讲义气,海贼第一超级大路痴。为了小时候与挚友的约定而踏上了前往世界第一剑士的道路,随后成为主角蒙奇·D·路飞的第一个伙伴。在初次败给世界第一剑士“鹰眼”后向路飞发誓永不再败,并且更加努力的锻炼自己。两年后的他成功与伙伴们汇合,并且为了实现自己的梦想,奔赴强者如云的新世界。

haizeiwang05

日记正文

haizeiwang00

很久以前,有个男人拥有世界上一切的财富、名望和权势,他就是“海贼王”歌尔·D·罗杰。他在被海军行刑之前说了一句话——“想要我的宝藏吗?想要的话……那就到海上去找吧,我把世界上的一切都放在那里了!”这句话让全世界的人涌向大海,为了寻找传说中海贼王罗杰所留下的大秘宝“ONE PIECE”,无数海贼扬起旗帜,互相争斗,从此开启了大海贼时代。

one piece-zoro1

数十年后的某天,东海,摩志基村。

“喂!索隆,等等我!”我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
“你这家伙真慢,这种体质根本就不应该去学剑术嘛。”索隆停了下来,身子靠在树干上远远地看着我,虽然隔着的距离有点远,但我还是能看到他死鱼眼里的不屑。
“谁……谁说的,我马上就……就能追上你!”

说完,我一鼓作气跑到了索隆所在的树下,坐在地上大口喘气。索隆已经爬上树梢,眺望远方。

我叫汉克,和索隆都住在摩志基村,那里是东海的一个岛上的平原小镇,人口并不多,大家的生活过的很平静。我和索隆都是10岁,是家里唯一的孩子,索隆的父亲是地理学家,母亲是家庭主妇,而我父母是农民。虽然索隆的家教很严格,但索隆平时在村子里是出了名的“小霸王”,打架斗殴捣乱什么坏事都做,我却是村子最乖的小孩,对于我们俩为什么能玩在一起,着实是令村民们非常费解的一件事。有一天索隆脑抽筋,突然跑来和我说他想学剑术,经过多方打听,我们听说西摩志基村耕四郎所开的道场正在招生,于是便瞒着家人偷偷跑出来准备一起去拜师学艺。

haizeiwang06

万万没想到的是,西摩志基村虽然只在摩志基村前加了个字,但是距离却并不近。西摩志基村比摩志基村更小,四面环山,阡陌交通,鸡犬相闻,在纵横交错的田边只有几户人家,而耕四郎剑道馆则在村子另一头的平原。

穿过村子,我们来到耕四郎剑道馆门前。

“有人吗”,索隆迫不及待地扯开他的大嗓门,“有人在吗!我是来踢馆的!厉害的家伙都给我出来!”
“喂喂,我们不是来拜师学艺的吗?!怎么变成踢馆了!”我赶忙捂住索隆的嘴。
索隆一下甩开我的手说,“连我都打不赢的家伙,还有拜师的必要吗?”,继续喊着,“有人吗?快给我出来!”

过了不多久,有人出来应门。这是一个中年大叔,留着马尾辫,脸上的笑容令人感觉非常舒服。

“大叔,我是来踢馆的。”索隆说道。
“踢馆的啊,最近真是少见呢。”,大叔的样子并没有觉得意外,“我就是馆长耕四郎。”
“别以为我是小孩就小看我,在摩志基村我可是所向披靡的,无论是谁马上把他打得屁滚尿流!”
“哦,嗬嗬,这样是吧……”

话音未落,从他身后走来一个女孩。

“对付这种毛都还没长齐的小鬼,就交给我吧”,女孩道, “父亲。”
“好吧,既然这样的话,那么你就上吧。”
“但是我不和女孩打架。”索隆忿忿不平地说。
“古伊娜的剑术已经可以打败大人了,请放心。”馆长带着微笑说道。
“嗯……好吧,既然这样的话。”
“那么,就请跟我来。”

one piece-zoro2

耕四郎转过身,把我们带进剑道馆的练习场。练习场内有大概五十名学员分站两列,正在练习挥剑。馆长把他们喊停,让出了练习场最中间的位置给索隆和古伊娜。

“这里的竹剑你都可以用,请随便拿。”
“好吧,看我的。”

索隆抓起七八把竹剑,两把往嘴里塞,另外六把则分别拿在双手。

“来吧,千万不要客气。”女孩用竹剑指着索隆说道。
“预备……开始!”

两人分别站在道场的两边,女孩缓缓举起剑突然向索隆攻来,竹剑顺势往下一劈,由于索隆手里太多剑,只能勉强举起剑招架,“啪”的一声竹剑结结实实地敲在索隆的头顶上,但女孩并没有就此停下来,而是继续发动猛攻,索隆招架不及,被打倒在地上。

“起来吧,丧家之犬。”女孩看着他,冷冷地说道。
“你说什么?!”索隆怒火中烧,随手抄起两把竹剑冲向女孩。就在他要击中女孩那电光火石的瞬间,她侧过身子避开索隆,手中的竹剑往他的后脑重重一敲,索隆就像麻袋一样软绵绵地摔在地上,不省人事。
“那么,丧家之犬就给我好好地学习剑术吧。”,女孩撂下这句话之后,走出练习场前望了我一眼,“还有你。”
“索隆!索隆你怎么样了?!” 我赶紧冲上去查看索隆的情况,却发现他并没有不省人事,而是眼睛呆呆地望着我似在思索什么。

one piece-zoro3

后来我们才知道,女孩古伊娜是馆长耕四郎的女儿,剑术修行几乎可以和大人媲美。而在众人面前被古伊娜打败、正式进入剑道馆之后,索隆完全变了个人,每天天还没亮就跑出去偷偷练习。春去夏来,年复一年,无论酷暑还是寒冬,武道馆随处都可以看到他的身影,吊石块、劈木桩、负重越野跑,无论什么训练他都是冲在最前面,并在接下来陆续击败了一个又一个的对手,但他还是无法超越大山一般的那个人——古伊娜。古伊娜则越来越厉害,之前只能打败一个大人,现在可以连续击败数个大人。而我由于没有索隆那样的天赋和决心,每天只是跟师傅按部就班地练习剑术,没有太大的长进,但师傅并不是一直教我剑术,有时会在一天的练习完成之后单独教我剑术的步法和如何夺取对手的剑,这令我很费解,不过既然是师傅的安排我就只能老老实实地遵从了。

可是,无论索隆怎么努力,打败了一个又一个道馆师兄和外面的剑士,他还是被古伊娜抛在身后,更别说我。到后来,古伊娜成为了摩志基小岛最厉害的剑士,而索隆仍然按照之前的训练方法每天坚持不懈地努力着,因为他一定要成为超越古伊娜、超越世界上所有人的剑豪。

haizeiwang03

时间就这样匆匆流逝着,两年后的一个黄昏,索隆突然在大家吃饭的时候把古伊娜叫出去,我怕索隆做出傻事,便偷偷地跟在他们身后。他们在前面走着,我在后面偷偷跟着,直到太阳下山他们终于在一个草地边停了下来。借着月亮的亮光,我隐约看见索隆在路边草丛搜索着什么,然后,我就看见他将三把剑从草丛里拿了出来,居然是带着刀套的真刀!我赶紧捂住嘴巴,避免惊讶声被他们听见。“他们应该不会拿真武器决斗的。”我在心里暗暗祈祷。

“喂,古伊娜,我来给你下第2001次战帖,这是我们最后一次比赛,做个了断”,我远远听见索隆说道,“用真刀!输了的话我马上切腹自尽。”

古伊娜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

“怎么?怕了?”
“不是,我在想你为什么有胆子敢用真刀和我决斗。”
“因为我今晚一定可以打败你!”
“你确定?输了可是会没命的哦。”
“我确定!如果连你都不能打败,更别说世界上的其他人,那我宁愿死!”索隆喊道。
“好吧,这可是你自找的,死了以后别找我。”
“放心,我一定不会找你。”

说完之后,他们走上草地分站在两边,相隔大约20米。晚风轻拂着草地,发出沙沙的声音,月亮散发着淡黄色的光,静静看着草地上的两人,索隆拿着双太刀,古伊娜拿着单刀。时间在这一刻似乎已经停止。

one piece-zoro4

月光下,索隆双刀交错于胸前,霸气隐隐而发,古伊娜则静静站在他对面,单刀横于眉间。

“啊呀!”索隆首先冲向古伊娜发动攻击,如猛虎袭来,他先挥动右手的刀用力假装砍向古伊娜,左手的刀却留在后招暗中使劲,这一招很快就被她识破,古伊娜微微定身,一下就把索隆右手的刀隔开,然后稳稳地挡住左手的刀。两人一来一去地进攻着,不一会已有十几个回合,有几次古伊娜都差点被索隆的刀砍中,看上去索隆占着上风。而蹲在草丛后面的我后背早已被冷汗湿透。十几分钟之后,索隆由于年纪小还不够体力长时间挥动双刀,他的动作渐渐变慢了,古伊娜看准索隆体力下降的好时机,欺身一挥,“当啷”一声把索隆两把的刀击飞,索隆也应声后仰倒在草地上。

one piece-zoro6

夜风突然变急了,呼呼地扫过草地,而索隆倒在地上,双手遮着脸,蛐蛐的鸣叫声不知从何处响起,夜晚又变得格外宁静。

“可……可恶,为什么我还打不赢你?!好不甘心!”索隆躺在地上,用手捂着双眼,已经泣不成声。
“不甘心想哭的,是我。”古伊娜慢慢走到索隆身边,安静地望着远处月光下的群山,目光空洞无神地说着。

索隆停止了哭泣,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古伊娜的脸上没有丝毫胜利的喜悦,反而充满了哀伤。

“女孩子发育比男孩子早,但是到一定岁数之后肯定比不上男孩子,无论体力还是身体,我马上就会被你超越。”古伊娜平静地说道,风吹拂着她前额的刘海,轻轻飘动。
“索隆你不是一直说要成为世界第一的剑豪吗?我也和父亲这么说,但是他只是说女孩子是做不到的”,古伊娜眼里渐渐泛着光,“我知道!我明白!但是,但是我好不甘心啊!为什么我是女孩子而不是男孩子?!我恨啊!”

她的眼泪终于还是没忍住,大滴的泪水沿着她漂亮的脸庞流了下来。

“我也想成为世界第一的剑豪啊,可是,胸部慢慢发育膨胀起来,肯定会影响到用刀的。”

索隆呆呆地听着,手足无措。

“你都赢了我!别得了便宜还卖乖!”,索隆突然大叫起身,憋得满脸通红,“我们发誓吧!”
“我们发誓吧!总有一天”,索隆伸出小手指,“你或我一定要成为世界第一的剑豪,我们来比谁先成功!”

古伊娜停止哭泣,静静地看着索隆坚定的目光。不一会儿,她破涕为笑,伸出了小手指和索隆紧紧地拉在一起。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月亮越发皎洁明亮,我看着俩人在草地上傻傻地笑着,也不由主地跟着一起傻笑起来。

haizeiwang04

一周之后,我和索隆正在离剑道馆数公里的瀑布下进行体力练习,索隆口咬木棍手拉绳索,绳索的另一端绑着石块,两只巨大的石块在树杈间上下移动。正当我们休息的时候,三个师兄忽然从树林中走出来,与往日不同的是,他们的脸上布满了阴霾。

“你们怎么了?”我和索隆都停下手中的训练,抬头看着师兄。
“古伊娜……古伊娜她……她死了。”

(未完待续)

haizeiwang01

航海日记

您可能还喜欢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