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通农场》打工日记:被公主抱神马的臣妾做不到啊!

发表于 2014-05-26 12:11

To 所有喜欢打工日记的盆友们:
上周Hay Day《卡通农场》迎来了重大更新,可以建小镇了~~~!但是大家都知道李长顺是个穷逼屌丝,永远跟不上时代的脚步。建小镇不仅要够等级还要先建月台,想买钻升级又不够钱……所以有关小镇的内容各位看官莫要捉急!李长顺正在努力等级攀升中!攀升!攀升!攀升中……~

各位好,我还是大家的李长顺。那个为了拯救地球大隐隐于市,佯装成屌丝过着平凡农场生活的狂拽酷帅官二代。我的梦想就是进入大企业,不用多久,就会升职加薪,当上总经理,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但是为什么如此狂拽酷帅的我现在正被人公主抱中……?
没错!!还是被上一回说到的那个金刚芭比古叶公主抱着晃来晃去!!
要问为啥,还要往前了说。

hay-day-0121

上回书说到我李长顺为了赖在农场,无可奈何做了这金刚芭比的“师弟”。可你还别说那金刚芭比,人确实挺能干,炼出的金条银条都比别家的成色要好,村里给我们下单子的厂都夸她技术好。人一被夸吧,就容易来劲,所以她更是努力地炼,我看着她一身黑黝黝并且与日俱增的肌肉,简直不寒而栗。
hay-day-08

不过也多亏了她,咱农场盈利不少。老张头果然是一有钱就爱拓展业务,马上在农场旁不远处又开了一个渔场。虽说我屈身“师弟”,但也是兢兢业业,对待工作从不含糊。不过说句心里,对黑蛋还是有点小疙瘩的,所以所谓的“兢兢业业”也是为了避开跟黑蛋有关联的一伙人,如今开了个渔场我更是每天泡在里面不爱出来了。
hay-day-07

每天在渔场拿个鱼竿安安静静地钓几条鱼,不仅能以完成订单为借口不出来不说,还能思考思考人生什么的。刚开始老张头可能也考虑到我的问题,就没太强求。结果过了一个星期,老张头忍无可忍终于把我从渔场揪出来——
“我说二狗子,你这样每天闷在渔场可不行啊,外头的牲畜和庄稼没个人看着怎么行!”

hay-day-09

我去,不是还有你吗,明明每天净知道和沈大妈两个人暗送秋波,就是不干活。
“古叶她顾着炼炉也没时间打理这些,话说我不都让你给她打下手么,你这是违抗圣旨罪加一等哈!”
金刚芭比闻声赶来,一脸歉意道:“望张大侠息怒,都怪我平日管教师弟无方。并且我相信二狗贤弟万万不是此等胆怯之辈,怎会因儿女情长之苦而惧外出,宁鼠窝于此。”
“你!”这金刚芭比瞎说什么实话!
“贤弟莫要多言,快快于张大侠陪个不是!”
听金刚芭比这么一说,老张头忽然也软了语气:“狗子我知道你也不容易,黑蛋和刘福贵那帮人别理他们!再说了你一大老爷们儿怕什么?”
“所言甚是,再者说倘若那帮歹人当真到此闹事,师姐在此定保你毫发无伤!”说罢,她面露怒色将用来炼金的大铁锤狠狠往地下一砸!这、这地都要裂了好么……看这阵势我也拗不过去,再多半句抬杠唯恐那金刚芭比真拿锤子往我这砸:“好、好吧……”
“如此甚好!甚好甚好!哈哈哈哈哈……”这俩二货又边笑着扬长而去。

hay-day-02

刚开始几天还不怎么想露面,看到有村民来买东西都埋头在牛圈里不想出来。其实吧,那感觉说不清楚,也不全是怕,就是不想看到他们那帮人,感觉直面他们我的阿Q精神就撑不住了,不得不承认自己是个蠢货的感觉。
结果有一天,村头二胖——也就是黑蛋他爹来买东西了。好死不死金刚芭比的炼金正处于最关键的一步,老张头又在渔场想给沈大妈整条大鱼补补,百般无奈也只能硬着头皮去了。
“叔,这是您要的东西。”虽然很尴尬,但怎么说我也是专业的服务人员,营业性微笑我还是有的,不信快看我标准的八颗牙!
“额、嗯?哦!”怎么感觉他比我还尴尬。为了避免正面冲突,我也不想说多余的话。他也没说什么掉头就走了,可没走几步又回过头来,一脸歉意地跟我说:“狗啊,之前的事你也别记恨叔了啊,有些话我也是在气头上。”接着在临转头前含糊地说:“我也替黑蛋道个歉。”
听完我忽然就觉得轻松了不少,扯了扯嘴角笑一笑:“没事叔,我早忘了。”
他听了之后一边往外走一边嘟囔着“忘了就好,忘了就好……”

hay-day-04

晌午吃完中饭,我跟老张头和金刚芭比随口提了这事,怎么说这俩人也挺关心自己,也应该让担心自己的人放放心了。
“见你如此,师姐甚是宽慰。”说完用一只巨手往我背上一拍,刚吃完的饭差点就尽数喷出。

我们这正嘻嘻哈哈闹腾着呢,门口忽然传来一阵骚动,往外一看——又是刘福贵那群跟班。
“李二狗一听说你回来了,我们都急着来‘看看’你,怎么样够朋友吧?”领头说话的就是先前住院的时候来医院闹事的刘福贵头号跟班,旺财。
我们三人闻声走到门外,只见他们一行约莫六七个人,全员手持小腿粗细的木棍,一副要干架的阵势。一个个要么嘴里叼着烟要么站没站相,要不是知道是村里首富家的下人,还以为是街上的小混混呢。
金刚芭比一个信步向前,一手将我们挡在身后:“大胆歹人,胆敢到此撒野!”
“……你,你又是谁?!”估计是被她魁梧的身形吓到,几个带头的外后缩了缩。
“给我记好了!在下十口古,单名一个叶!有本事冲着我来。”
看金刚芭比如此淡定自若,那边士气瞬间减半:“切,难、难不成老、老子还怕你不成!小的们都给我上!”
哼!仗着人多欺负人的混账东西,我们这三个人,两个爷们一个壮汉(?),一人解决俩也不是什么难事……咦?!还有一个人呢?!老张头哪去了!靠,他竟然吓跑了!!

hay-day-10

还指望他我还真是个二货,不管了!我一手抄起门边的木扫帚,朝着迎面冲来的滚蛋当头就是一棒,解决完再将一个从九点钟方向袭来的小子一棍正中腹中!身旁的金刚芭比赤手空拳,更是举起个人就往地上摔——估计不重伤都得脱个臼,不用多久几个人就躺在地上哭爹喊娘了。
“不行!那壮汉太难缠,先解决二狗!”捂着肚子躺在地上的旺财一声令下,剩下的几个还“健在”的人团团将我围住,拿着木棍就往我身上砸——随着脚踝一声清脆的断裂声,让我仿佛回到了狗熊撒欢,万物复苏,新生嫩芽破土而出的春天——特么疼死我了!!!!!
金刚芭比见状,大呼一声“二狗贤弟!”,一手拎起一个小人,在空中旋转几圈后往远处扔开好几米。看样子她已开启黑化模式,健壮的胸肌一起一伏,身上紧身T恤似乎下一秒就要爆开一般,紧握的拳头让露出的肱二头肌由黄变红再变黑。恍惚间仿佛身后燃起了熊熊烈火,眼中的怒火让人觉得她下一次出手就会将他们扔进太平洋。

hay-day-04

旺财几个果然被她强大的气场吓尿,搀扶起被扔到几米开外的小子一伙人屁滚尿流地落荒而逃。
说时迟那时快,金刚芭比将脚踝断裂动弹不得的我一把抱起,大步往农场外走去。

hay-day-06

“我……我说……那个……”
“贤弟莫要多言,当下找郎中是为要紧。”
“不、不是……那个、你、你、我……”
“难道疼痛难忍?莫慌!贤弟稍做忍耐,医馆即刻便到。”说罢又加快了脚步。
……疼是疼,但是你可以放下我,正常搀着我走可以吗!众目睽睽被公主抱什么的,这么羞耻Play的事,臣妾做不到啊!

hay-day-05

《卡通农场》打工日记

您可能还喜欢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