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通农场》打工日记:师师,师姐?!

发表于 2014-05-02 22:21

咳咳,那个……那个那个……我李长顺又回来了,哈哈哈哈哈(干笑中)。

……啊!你们打哪儿都行,但是不要打脸好吗!

什么?老张头说我要辞职去考公务员了?这个死老张头,丫怎么什么都往外说……

哎,既然你们这么诚心诚意的发问了,那我就……(滚!)

……好吧,其实我回来也是走投无路了。

hay-day-05

休假回家后,我没跟家里人说在这边的事,下巴脱臼什么的也只是用摔了个狗吃屎来搪塞过去了。那时候挺消沉的,爹看我精神头儿不对,就买了点小酒和脆花生,跟我唠起嗑来。他老人家还以为我在邻村干活不习惯,工作不顺心呢,忙劝我回村参加公务员考试。我想想也是吧,当时觉得黑蛋这混蛋妹子,老子一辈子也不想再见到了,闷头干了几杯就点头应承了下来。

……谁知道离考试还剩下不到两个星期,匆匆忙忙报了名,匆匆忙忙买了几本大部头,就匆匆忙忙开始复习了。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怎么还有逻辑数学题啊!我们村村委书记连帮他媳妇出门打酱油都能算错价钱的,也没见他数学好到哪去啊。而且我李长顺可是文人!文人他……!像我这种意识流文人又、又又怎么可能有严谨的逻辑呢!这不等于把考试费送给考官了么!

hay-day-04

好嘛,果然,考试当天上午考行测就把我吓尿了——真的差点尿了啊!没开玩笑呐!还好穿多了条裤子没露馅,只能找个借口提前退场了,不然这脸可真丢大了。行测都没考完呢,结果可想而知。

hay-day-20

接下来就在家吃了睡睡了吃上个厕所继续吃了睡睡了吃。俗话说得好,回家头两天爹妈当你是个宝,超过两个星期就开始各种看你不顺眼了,连最疼我的二姐也不愿意开小灶给我煮荷包蛋了。

hay-day-03

可现在就业形式这么严峻,投了简历也没回音,公务员考试又不通过,想来想去,与其在家啃老,干脆还是回农场抱老张头大腿算了。在这种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又哪有什么“英雄气短儿女情长”呢,黑蛋算个啥,要老张头还愿意要我,当牛做马在所不辞啊。

hay-day-09

老张头看到我站在农场门口的时候,情绪似乎非常激动,两眼瞪得圆咕隆咚的。我正心疼地想看看他眼中是否有滚烫的泪水时,他低了低头一边深呼吸调整情绪一边迈着大步就向我走来。好吧好吧,都是我的错,让深爱着我的你如此想念和煎熬。来,来我的怀里,咱抱一个……噗啊!——刹那间我似乎闻到了青草的芳香和……喜旺的米田共……不对!

hay-day-09

“老张头你干嘛打我!”他气冲冲地站在我的面前,手里拿着凶器——他左脚的脏布鞋。

“你丫不是说不回来么!老子这都请好了人替你了,你又回来这是要老子多花钱养你个傻蛋是吧!”什么?!老张头他,竟然招了新人?!

“不是,这……”话还没说完呢,从饲料机背后闪出个人影,声音圆润正气:“张大侠,眼前这位是……”

“……啊,他呀,是先前跟你提过的,在你之前的老员工李二狗,刚辞职,说回来看看我。”

“不是!我还没辞职啊!我要回来继续在农场干活呢!老张头你这就太不够意思了!……”

“原来是二狗兄!”那人闻声三步并作两步向我走来。他背着光,看不清长什么模样,只是气场强大得可怕。只看见那人身材健壮且修长,和我一般高,声线却满是女人气——哼!原来只是个娘炮,是个金刚芭比,我李长顺二十四K纯爷们儿,难道还怕你不成。

hay-day-11

“久仰二狗兄大名,如今得见,幸会幸会!”忽然他就把我的手握了起来,用力挥了挥,我顺着那双大手望去……额?!这,这货不是“他”,而是“她”?!竟然,是个女娃?!

“鄙人,姓十口古,单名一个叶,一叶知秋的叶,请多指教。”

这人脸长得还算标致,但从头部以下简直就是肌肉森林……虽不能说肌肉发达得离谱,但是这标准的倒三角身材是肿么肥四,从稍紧身的T恤衫包裹着的肉体上可以看出,这货的腹肌也是杠杠的,完全就是个肌肉减退半数的李狗蛋!

hay-day-01

我惊得说不出话来,老张头倒笑得开心:“古叶上星期才来的,是炼金师。你不在这段时间我们场子开了矿井,挖点矿石,她负责炼成成品。”

hay-day-31

hay-day-33

“家传炼金拙术,让二狗兄见笑了。”说完便和老张头俩人自顾自地哈哈笑了起来。

什么二狗兄二狗兄的,这货是看武侠小说看多了吧!怎么样也得叫长顺兄好吗!

哎,不管怎么说,还是要继续跟老张头争取留下,顾不上这金刚芭比那么多事。当晚我就死皮赖脸地住下,给老张头贡上各种特产美食,软磨硬泡了一晚上。最后老张头估计是看在我们曾经共同创业同甘共苦的份上,同意再给我一次机会。

第二天,老张头召集了农场全体员工(也就仨人……)召开了员工大会,会议上说,我李长顺以后位置于古叶之后,以后的工作就是给她打下手。

……额?!这不对头啊。

“老张头你这就不厚道了,我就算是有错在先,怎么说也是早来几个月的前辈,业务也比较熟悉。不能做个上司,起码也得平起平坐啊。”

“你不是中途辞职了么,这样算来,你入职的时间比古叶晚,所以古叶才是你前辈呀。而且你在农场各方面都比较熟悉,以后古叶的工作就全靠你辅助了。”老张头笑得一脸阴险。

“二狗兄啊不,二狗贤弟。从今往后你喊我古师姐便是,不必拘束。”

hay-day-19

……什——么——?!谁跟你拘束啊!你丫算老几啊,看档案貌似丫才不到24啊,老子都是25的人了,还得喊你姐?有没有搞错啊!你这自来熟表脸的小三!别以为你肌肉多老子就怕你!(这正宫娘娘被挖墙角的即视感是怎么回事_(:з」∠)_)

老张头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没事,等以后场子效益好了,我再找个小师妹,到时候就有人喊你‘二师兄’了。”

我摸了摸鼻子和肚皮……不对!你才二师兄,你全家都二师兄!

“不是,古叶你……!”

“嗯?”她忽然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抄起身边的鸡毛掸子,一边指着我一边慢慢向我走来,逼得我连连退后,直到后背撞上房梁,鸡毛掸子轻轻点着我的鼻尖。

hay-day-21

“你说什么?”那金刚芭比微低着头,歪着脑袋眼睛却直勾勾地瞪着我,一侧嘴角上扬,眼神里透着杀气。

hay-day-22

“喂我说你……”

“再说一遍?”她一字一句地问道,接着又逼近了几步,鼻尖上鸡毛掸子的力道加大。在阳光的照射下她绷紧的肌肉泛着异样的光泽。

“……古古,古师姐。”

hay-day-16

说完,金刚芭比眼里的杀气尽散,却在我掉以轻心之际,屁股挨了一记鸡毛掸子。

“真是我的好师弟。”伴着爽朗的笑声,她和老张头一起踏着大步走出了门外。

hay-day-34

这,这到底是咋了?

hay-day-10

(未完待续)

《卡通农场》打工日记

您可能还喜欢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