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通农场》打工日记:李二狗失恋了求安慰

发表于 2014-03-28 15:42

hay-day

是的是的,我就是那个永远长得比较着急的,虚岁25的农场打工仔李长顺。好吧,李二狗什么的只管叫,我一点也不介意。什么官二代,我爹就是个没权没势快退休的村委主任,守着家里的一亩三分地,连县城的小商品房都买不起。家里唯一的儿子也没找着体面的工作,只是在一个小农场里打工。

还记得小学的时候,老师让我们回家写一篇作文——题目叫《我的梦想》。梦想?我大大滴有啊,写起来唰唰的简直下笔如有神。爹跟我说,别尽写些解放军、科学家、宇航员那些虚的,梦想是件很严肃,需要花脑筋去想的事情。先要想清楚自己的兴趣喜好,再来制定梦想。

1、最喜欢大口吃肉
2、最喜欢摆弄花草
3、最喜欢驯养动物
4、最喜欢的地方是夏威夷

这么综合起来看,我的梦想应该就是“夏威夷开农场”了吧!

hay-day-02

那时候年纪小,哪会知道夏威夷的地形气候到底适不适合开农场,天花乱坠地说了一大通。后来作文本发回来一看——没打分,老师的评语简洁且无标点:你好天真。当时完全就是个白痴,以为是自己写作水平和精神世界已经达到了一定高度,超过了评分的标准。老师对我佩服得五体投地自愧无法匹及,所以无法打分。前几天回家看娘,无意中翻出了这本作业本,现在看来,老师当时的评语充满了嘲笑与不屑。

好吧,也算老师神机妙算了,一早料到我李长顺是个连省城都混不出去的Loser。但是话又说回来,虽然现在不是在夏威夷只是在邻村,不是自己开的农场而是个打工的,但梦想也算实现了三分之一,有个稳定工作应该也还可以吧。

……那为啥黑蛋不喜欢我咧。

前几天我实在憋不住了,直接问黑蛋,她爹选好日子没有,啥时候让我俩成亲。没想到把她吓到了,一副看到怪物的样子。我忽然就懵了,笑问你怎么了,不是喜欢我很久了么?还没回答呢,她牛高马大浑身黑黝黝的三哥就奔过来,直接给了我个上勾拳——下巴脱臼,住院三天。

hay-day-05

她爹借着给我送慰问品,还一副臭脸地训了我一顿。言简意赅的来说就是让我有自知之明,他家黑蛋是他的掌上明珠,不是我这种外来务工人员攀得起的,以后不要骚扰她了。我想说老子什么时候骚扰过你女儿,不都是她经常装着路过买东西,来偷看我好吗!

好吧,就算所有都是我李二狗的臆想。照照镜子,这幅皮相果然跟“帅”字沾不上半点关系。单眼皮塌鼻梁高颧骨小雀斑,唯一能夸夸的就只有永远不会有祛痘烦恼的皮肤和178cm的身高了吧。而且黑妞从来就对我一点意思都没有,全部都是我一厢情愿自作多情。

最近才听说黑蛋和村里首富刘福贵两家是世交,小屁孩的时候就定了娃娃亲,两家打算明年就办喜事。怪不得住院第二天刘福贵还让他的小跟班来送果篮,颐指气使地让我少闹事。果然首富就是首富,这一个小动作激起多大动静,一副正宫娘娘被挖墙脚的既视感,哈哈笑尿。(´▽`)

hay-day-03

我现在搁谁看都像是丑人多作怪,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吧。就跟小学时写得那篇作文一样,自己脑洞太大,其实别人都以为我一个人在犯傻呢。

可话又说回来,黑蛋算个毛线天鹅肉啊,除了心地善良些温柔贤淑些笑起来甜了些大眼睛忽闪忽闪漂亮了些做菜手艺赞了些,还有上次在身后喊她,被她一扭头两个大麻花辫扇了两个大耳光的时候有点小心动以外,她也就算个芦花鸡肉,什么天鹅肉。不就是有个首富的发小么,好像她的身价也跟着涨似的,牛气什么。

说实话我好得很,内心强大如我又怎么可能会伤心难过呢,只是觉得被黑有点不爽而已。家乡的那群猪朋狗友不知怎么也知道了消息,一个个写信来安慰我,真心用不着,Relax~Relax~

hay-day-08

出院后的那个晚上,老张头不知道是为了安慰我呢,还是因为上次偷看我日记的事情想跟我道歉,竟拿出他珍藏多年的三蛇药酒,美名其曰此酒有祛风除湿,通经活络的功效,可以补补身子,把我叫上房顶小酌。

刚坐没多久,老张头就开始说他的那些个风流往事。每个故事太雷同,内容都可以缩减为,当年的小帅张卡泡莱多妞斯基,不费吹灰之力就用其强大的人格魅力吸引了一波又一波的妞,但是个个都投入过真心,无法取舍其中最爱。为了不伤害任何人,小帅张卡泡莱多妞斯基决定将所有的伤痛都留给自己,最后谁也没有选,孤身一人再次远走他乡。

hay-day-06

老张头一个人边喝边说挺陶醉,我没怎么听得进去。后来,不知道是被装药酒罐子里那三条蛇死不瞑目的眼睛瞪得两眼发酸,还是房顶风太大眼睛里进沙子,亦或是药酒喝多了上头发酒疯,本来就不大的单眼皮小眼,被眼泪糊得什么都看不清了,晃晃悠悠直接摔下了房顶。

还好楼下的灌木铺得厚实,只是扭了腰没什么大碍。就是有点疼。

hey-day-04

第二天经过村里长舌妇们的口口相传,“李二狗为情自杀”的谣传不胫而走。果然只要跟首富扯上关系,农场小喽喽都能上新闻头条,好心累啊肿么办,汪峰我对不起你……

老张头为了让我转移注意力,就跟沈大娘跑省城去买了只小猫回来,取名毛蓉蓉。(说什么为我,其实是沈大娘喜欢猫要讨好她嘛,谁不知道啊。)小家伙挺可爱的,喜旺也不欺负它。一猫一狗总喜欢腻在我身上,蹭我一身毛之后又合伙到鸡圈里吓唬老母鸡。

hay-day-07

我每天就喂喂牲畜,打扫打扫农场,跟着喜旺身后捡捡狗粪,修修被蓉蓉挠坏的皮鞋。每天都很忙,过得既充实又快乐的。好像从来都不曾这样快乐过。

未完待续

《卡通农场》打工日记

您可能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