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角度诠释“雷锋”,盘点手机游戏中的“无私”精神!

发表于 2014-03-05 23:36

3月5日是雷锋节,雷锋诠释了一种精神文明——公而忘私,奉献自我的正能量。今天,我们并不是要讨论“雷锋”,在雷锋节,我们要看的是手机游戏中,与雷锋精神相似的一种表现,一种为玩家用不同角度诠释“无私奉献好游戏”的理念。

不逐名不逐利

日渐成熟的手游行业自成一派,拥有独立且独特的商业运作模式,而在个别开发者手中,开发商游戏并不单纯为获利。当中印象最为深刻的,要数独立开发者Andreas制作的《翼飞冲天》,无心插柳柳成荫,以节奏操作控制小鸟飞出最远距离的简单玩法,以及清新简约的画风获得巨大成功后,为感谢玩家对他的支持(原话是玩家的支持,改善了他的生活),将耗费一年时间制作的第二代内容更新进一代作品中,根据苹果商店的售卖规则,相当免费赠送给已购买的玩家,也相当把前后两部作品以一部的价格出售,在绝多数厂家都在追逐利益最大化的环境下,堪称无私的最佳体现。

这种违反市场定律的行为也曾受到质疑,“肯定是炒作”、“故作清高”、“砸同行饭碗”等流言蜚语比比皆是,夹杂着嫉妒和质疑,但Andreas不理会的态度和坚持不动摇的心态,最终还是获得玩家乃至同行们的认同,时至今日,它依然存在于App Store商店,供所有喜欢它的玩家下载——即便开发者已离开苹果这个生态圈。

公益广告在绝多数时候,最能传达正面向上的精神能量。《蠢蠢的死法》源自于澳大利亚墨尔本铁路运输公司制作的一段安全宣传MV,制作方以诙谐的抽象小人和让人忍俊不禁的“死法”,展示不注重安全的后果。应用到游戏中时,虽有着“故意控制小人去死更有趣”的恶搞反响,但在小人不断死去的同时,玩家们也逐渐感受到游戏的制作初衷——注意铁路安全,珍惜生命。就像节约纸张、节省水资源的公益意念。

这与不逐名不逐利有何关联?这得额外说明一点,因为《蠢蠢的死法》纯为公益事业,游戏最初既不收费下载,也没有任何内购、广告等盈利项目,但在强大创意的无意推动下,却意外获得巨大的市场反响,游戏制作方本可以乘机获取巨大收益,但游戏从发布至今依然坚守着制作初衷而没有任何动摇,即是远在海外的中国玩家对墨尔本铁路运输公司没有太多认知和支持,它依然将游戏免费奉献给全球玩家。

高索取高回报

当然,在一个成熟的商业环境下,不逐名不逐利并不能帮助一款游戏直接获得成功,更多情况下,只会让一款游戏入不敷出,变为亏本买卖。所以在理所当然的市场环境下,还衍生出“理念一致,做法极端相反”的理念,信奉只有最赤裸的金钱交易,信奉“不吃饱哪来力气努力拼搏”,才能将游戏质量最大化,继而达成为玩家继续制作、继续奉献好游戏的长远价值观——高索取高回报,更有助于好游戏的长远生命力。

Glu是一家勇于自我颠覆的公司,也是一家敢于打破秩序的公司,用免费+iAP策略打破了AppStore传统的付费下载模式,开创了“内购烧钱”时代。但这烧钱并不是毫无意义的行为,因为在Glu的游戏当中,钱可以换取等值的游戏便利和乐趣。拿知名度最高的《枪火兄弟连2》作例,金钱可以直接换取最高级的护甲和武器,带基友线上竞技和挑战Boss敌人时,让双摇杆射击玩法更爽快。

Gun Bros 2 枪火兄弟连2

Glu游戏的“贵”是不争的事实,在“贵”的同时,我们也获得了一种“便利”——不必担心游戏质量太差,也不必担心游戏先天夭折或半路嗝屁,就因为“贵”存在,使游戏质量与“贵”划上等号——第一款游戏获利,砸出更好的第二款,第二款成了,砸出最好的第三款!

另外Glu旗下的《机械战警》、《杀手2-影子阴谋》、《永恒战士3》等作品也有着同样特征,高水平高质量高收费。

Glu旗下游戏资讯

与美国Glu相似的还有来自日本的世嘉(SEGA),旗下绘卷系列游戏,结合卡牌、战略元素的塔防玩法表现极为突出,同期几乎没有任何作品能与之比肩,同样以高索取高回报而闻名于玩家群体中。如《百鬼大战绘卷》,以日本江户时代盛传的百鬼世界为主体,衍生出讲究卡牌在战斗中的升级、移动和搭配的高质量玩法。

百鬼大战绘卷

从《源平大战绘卷》开始,《亚历山大大战绘卷》,至后来的《百鬼大战绘卷》,绘卷系列游戏在渐趋完美的同时,也正如滚雪球一般,借助第一次成功所获取的高收益,转化为制作第二款、第三款的动力,后续作品得以进入开发阶段并陆续面世。

为玩家用不同角度诠释“无私奉献好游戏”的理念。以上盘点的实例并不代表绝多数手机游戏,有“不逐名不逐利”的温和派,也存在“高索取高回报”合理却商业化的表现,但不管哪种情况,为玩家带来好游戏的出发点并没有本质错误,玩上自己喜欢的游戏,不论丰俭,感受游戏带来的乐趣和开发商的诚意,足够了。

* 暂无相关文章